豆奶短视频成版人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冷柔这辈子已经是第二次如此失落了,而第一次也是方河给予的。

她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顶着鉴宝堂的名头还能够做不成事情,以往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鉴宝堂的威名在江湖上几乎就无人敢惹,偏偏在这个时候会让自己陷入到这种深渊之中。

本来挺好的,得到命令把古玉寒藤收购过来,她之前谈得也挺好,怎么突然间曹贺阳那个人渣就变卦了呢,怎么突然间方河就杀出来了呢。

这一点冷柔没有想到,估计她也想不到了吧。

或许在这个时候去想那么多都没有用,她只知道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方河!

“方河!在明北市欺辱我在先,这次居然又抢走了古玉寒藤,决不能饶!”

回到了酒店之后,冷柔便拨通了一个电话。

“盗圣大人,我想调集一批人手,做掉方河!”

电话的另一头,便是全江湖都认为已经死掉的人,盗圣。

对于这个电话,盗圣毫不以外,他知道冷柔处理事情的麻烦之处,所以他对冷柔说:“如果想通了,就去做吧,尽量做干净一些。”

黑长直的素颜美女女人味十足私房

“必须要做,我们鉴宝堂的威名不容他这样践踏!”

“好,鉴宝堂的资源现在可以随意调配,不过要注意,方河不是善茬,凡事小心。”

“是,盗圣大人!”

电话挂掉之后,冷柔很是开心,她觉得自己马上就可以成功了,毕竟鉴宝堂灭掉方河是很简单的事情,况且现在又在中安市,又不是方河自己的地盘,有什么好怕的呢。

这一次,冷柔决定一雪前耻!

然而同样挂掉电话被尊称为大人的盗圣则有些难受,此时他正在车里,坐在他旁边的人,则是魅影,开车的人是司命主,副驾驶位是沈野。

“沈先生,我的手下准备向方河动手了。”盗圣说道。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想到盗圣没有死,也没有人会想到有朝一日盗圣会成为别人的手下。

当然更没有人想到,鉴宝堂居然也是沈野旗下的组织。

一个暗杀星,一个堕落死囚,一个鉴宝堂,都是数一数二的大组织,可是这三个组织的老大都听命于沈野,都尊称他一句沈先生。

得到这个消息的沈野并没有露出特别不愉快的眼神,他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都没想到他能够来中安市,看来他早晚要惹到我的头上啊。”

“沈先生,不行就杀了他吧,正好也可以报我们堕落死囚的一箭之仇!”魅影马上如此说道。

然而沈野却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没有人理解沈野所说的不是时候是什么意思,但他是沈先生,那么所有人都必须要听他的话。

开车的司命主也极度气愤:“说句不好听的,之前方河能把堕落死囚灭了,现在他能不能把鉴宝堂灭了呢?盗圣有能力保住鉴宝堂吗?”

“小司说什么呢!觉得我盗圣连保卫鉴宝堂的能力都没有了吗!”

见两人开始吵了,沈野马上劝架:“哎,俩不要吵,小盗让的手下安心做事就好,出什么问题都不要太惊慌,时刻向我汇报便是。”

“好,可是那古玉寒藤一直是沈先生想要的东西,如果失败了的话,我们应该有什么补足的备用方案?”

“我相信们,去做吧。”

随后,沈野便让司命主开车离开,他的脑海当中若有所思,或者说已经开始怀疑方河是不是在隐藏一些什么。

关于方河,沈野已经有些头疼,但似乎因为某些事情他不能主动去做,所以便也只能先不想这些事。

此刻的方河,已经回到酒店里把玩着古玉寒藤。

躺在小盒子里的古玉寒藤散发着冰冷的灵气,单是抚摸便能够感受到那彻骨的寒冷。

方河看过古书,知道古玉寒藤并不是俗物,应该是传说当中神树的其中一部分。

神树,高耸入云,直达天际,根入地脉,连通九冥。

关于神树也只有这十六个字的传说了,即便是方河这种精通药理的人也并不能够了解太多。

因为连神树是真是假都没人能够确定。

看到了古玉寒藤,方河大概知道神树的传说应该是真的了,可是去哪里能找神树呢?

这个梦想方河就不会去想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并没有那么多未被探索过的地带,若是神树真有说得那么高大早就被发现了,还等方河专门去发现吗。

不管神树是不是真的,但古玉寒藤是真的,方河已经在开始考虑这个东西应该如何炼化了。

寒气逼人,说实话并不是特别适合方河的修炼,而且想炼化古玉寒藤并不能够利用普通的炼丹手法。

恐怕就连方河的师父鬼葫郎中也不一定有办法炼化吧。

所以方河也只好把古玉寒藤放进乾坤袋里,以备以后有机会再将其拿出来。

方河准备睡一晚,明天让施一刀约要见面的人。

结果第二天,方河还没有等来施一刀的电话,却听到服务员说:“方先生您好,九楼的会议室里有位女士正在等您。”

“九楼?会议室?女士?”

方河彻底懵了,心想是谁大清早地找自己呢,柳家兄弟的话就会直接联系自己,犯不着让服务员来通报。

难不成是冷柔?

思来想去,方河觉得大概也只有冷柔才会用这种方式来找自己了吧。

既然是冷柔,那就去看看对方有什么事情,但八九不离十应该是关于古玉寒藤。

穿好衣服之后,方河便乘坐电梯来到了九楼。

希尔顿酒店有专门提供租用的会议室,为的是出差的商务人士寻个方便。

大约三百多平的会议室全部都由玻璃打造,落地窗前可以看到中安市大部分的景色,能在这里开会也足够心旷神怡了。

会议室内,果然是冷柔在等待。

她依旧面无表情,但整个人却比昨日要性感许多,那职业的白领服饰大概也只有她穿的时候才会显出如此气质了吧。见面之后,方河便喊出两个字:“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