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下载app视频免费下载

*** 当地一声。

剑发出了最后的铮鸣,然后就彻底地静止了。

云迟握着那么剑,挑挑眉,唇角一勾:“嗯哼,我看你现在还怎么闹。”

晋苍陵定睛一看,只见那把剑的剑鞘上下各扣着一只幽蓝色的环扣,环扣之间有几个看不出来有任何缺的扣子锁住。那东西看起来材质非金非银,反倒是有些像是玉石。

但是光泽比玉石还要温润亮泽一些,光芒隐隐流闪,看起来竟然是十分好看。

这把神兵重剑本来是内敛无华的,现在加上了这么一个环扣,竟然有了几分奢华感,顿时十分引人注目。

云迟看着却是叹息了一声。

唉,她的无穷啊,现在是暂时打造不了了,玄石用来封剑了。

除非她能够再找到新的玄石。

“这便是封住了?”

晋苍陵握着剑,微微攒眉。

还会不会突然再冲鞘而出,对云迟不利?

初秋白衣飞扬的树叶遮面女孩

云迟伸手,“你把剑给我。我迟妖精封的剑,它能挣脱得了吗?”

晋苍陵把剑递了给她。

这把剑云迟曾经握过,知道奇重无比,所以她用了内力接过了剑。剑在她手里安静,敛尽了脾气。

“看。”云迟对晋苍陵挑了挑眉,“如若不用内力暴力拆除,你也不可能把这个封剑锁打开。不过,即便是用上内力,也没有那么容易弄断。”

“这玄石,当真如此坚固?”

“对。以后让人留意,玄石这种东西,我多多益善。”

“你要做什么?”

“兵器。”云迟把剑还给了他:“你是要带着还是先收起来,随便。”

晋苍陵沉声叫道:“来人。”

一名影卫闪身而出。

晋苍陵把破天剑抛了过去,“把剑收到本王的练功室。”

“是,王爷。”

影卫接剑的时候手微微一沉。

云迟扫了他一眼。

这影卫是她不曾见过的,看起来内力应该不错,否则也不可能只是手微沉。

“过来。”室内再无他人,晋苍陵眸光深深,看着云迟。

云迟娇笑如花,“王爷,您的目光像狼,我害怕。”

话音刚落,她已经被他拉进怀里,他的唇炙热似火,朝她的唇压了下来,气息瞬间被吞卷。

云迟双手贴在他的腰侧,轻咛逸出,“喂啊”

这么一声娇软轻嗔,已经让晋苍陵瞬间紧绷。

“王爷,还要不要救罗烈他们了?”云迟轻推开他,眸光亮晶晶,“还是我们玩亲亲,不管他们了?”

晋苍陵的脸顿时就黑了。

之前因为破天剑,他一直未能与她亲近,封剑之后近乎失控,只想把她整个人揉进身体里,竟然一时把罗烈和孙海师给忘了。

“古人言,红颜祸水,诚不欺我。”他声音微哑地着,捧住她的脸,拇指指腹轻轻抚过她的红唇。

他见过后宫妃嫔以鲜红脂抿唇,使得唇部娇艳红润,可是,总觉得俗艳。而云迟却没有用过脂,唇瓣鲜红润泽,妍丽如花,也算是得天独厚了吧。

她的唇总是鲜甜如蜜,让他不由沉迷。

若当真娶了她,若当真与她**缠绵,以她如此媚绝,连他都不敢肯定自己能够从她身上起来。

也许,从此君王不早朝,是真的。

云迟抿唇而笑,眼波流转间散发着极致风情。她踮起脚尖,主动凑了上去,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咬,俏皮的舌尖轻轻一勾他的唇,声音轻轻,“那什么时候让我真正祸一祸王爷啊?”

“妖精,”晋苍陵哑声斥了一声,唇追上去,再次将她的唇舌都攻掠了一遍,“不要玩火,本王等大婚之后再吃了你。”

他不想在大婚之前要她。

若是有了子嗣,对她不公平。

他得给她一个盛大的婚典,洞房之夜,再与她醉沉**。即便是他现在想要她想得身都痛了。

云迟撩拨得他几近喷火,才笑着从他怀里退了开去,低眸斜了一眼他的锦袍,掩嘴直乐。

“王爷需要洗个冷水澡吗?”

如此高峰,她心头也怦怦直跳啊。

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喜欢撩拨他,撩拨得他浑身似火。

“万一哪天本王控制不住,你当心着些。”晋苍陵眸里闪过火光。这妖精,哪里学得如此勾人。

想到她当初曾经过自己是什么楼的花魁,他又觉得牙痒,恨不得再朝她红唇咬去。

云迟看到他眸里的火光,顿时就知道该收敛了,否则当真惹得他兴起,她觉得自己会被他整个人拆掉,拼都拼不回来。

现在不就是因为知道他控制着才有恃无恐的吗?

“走吧走吧,救罗烈和孙海师去,本姑娘可是收了你的报酬的。”她立即咳了一声,正了正脸色,瞬间就从勾人的妖精,变得一本正经。

晋苍陵忍不住曲起一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

咚。

云迟捂着额头冲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罗烈和孙海师被转移到了另一个营房。

两人躺在床上,一身死气。

沈京飞已经准备好了两套新的银针,一直在来回踱步等着云迟的到来。

就算他们什么都不会,但是罗烈和孙海师两人的样子却明显地看得出来,已经徘徊在生死边缘。

丁斗和木野呆在角落,丁斗刚刚听完木野讲完罗烈和孙海师是怎么得罪了他们姑娘的。

“要天仙不记仇,我可不相信!”丁斗哈哈笑道:“所以这两位要被救恐怕还得等等了。”

就云迟那个性格,如果她有那么大气不记仇,丁斗是不相信的。所以,让罗烈和孙海师熬到现在,分明是云迟故意的。

“谁让他们当时那么欺负我们姑娘。”木野也有些愤愤不平。

这时,云迟和晋苍陵才走了过来。

见他们已经能够并肩走在一起了,丁斗和木野都瞪大了眼睛。

“咦?”丁斗立即问道:“天仙,你当真能封了剑啊?”

“丁叔以为我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云迟道。

丁斗心中突然一动。

那么,她是不是也能够办成那件事?如果可以,可以得到宝贵的报酬啊!

那是他曾经接下的一个任务,这个任务比较特殊,已经接下一年了,一直未能完成!

“天仙,等你忙完,我跟你件事啊!”

云迟见他一脸奇异的激动,便知道他要的绝对不是什么事,便点了点头。

“等我与王爷先救了那两个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