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ios在线官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景山公园夜色昏沉,本来方河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当他越走进里面,便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仔细的感受了几分钟之后,方河简直大惊失色:“这哪里是煞气,明明就是天煞之气!”

作为一名邪道修士,方河心里面很清楚天煞之气是集齐天地间所有的仇恨而酝酿而成的一股气息,这种气息常人感受不到,哪怕是正道修士也感受不到,只有极其厉害的邪修才能够感受得到。

这种气息可比普通的煞气要猛烈许多,但同时能够给人提升的修为也强大许多。

能够在这里进行修炼的人不用说也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只要不是傻子便很清楚在这修炼能够带来的修为有多么高。

但同时方河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能够提升如此强大的天煞之气呢?

方河仔细回顾了一下景山公园的历史,简单的一想便明白了。

这里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皇帝的殉国之处,崇祯皇帝本来是一个非常爱国爱民的人,但是由于大明朝在那个时期已经不行了,所以他也没有回天之力。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句话一样,朕非亡国之君。

确实如此,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崇祯皇帝当时都不是亡国之君,但是偏偏大明朝却在他的手里亡掉了,他怎么可能不恨呢?

大概这就是天地之间最为怨恨的气息了吧,没想到崇祯皇帝能够给人提供出如此强大的天煞之气。

公主长裙美女户外lomo风格写真图片

帝王的恨,怎么是普通人的恨能比的呢?

方河特别珍惜的在这里感受那天煞之气,心想总算是没有让别的人发现,要不然的话,这个地方肯定会被人争抢的。

方河慢慢的溜到了公园里面的山头上,在里面看到了一个墓碑,以及当年崇祯皇帝上吊而死的歪脖子树。

方河渐渐的向上走,越走到山顶,就越能够感受到那气息愈发浓烈,接着方河便赶紧作势开始尽情的吸收那天煞之气。

就在方河一边吸收天煞之气的时候,他还能够感受到当年崇祯皇帝的些许恨意,果然只有被逼到极端的情况下才会成为这种人。

想必有的邪修在入道的时候都会特别特别难受吧,说是邪修,实际上也只不过就是修炼的一种表达方式,当年要不是没点故事的话,谁会进入到邪魔歪道这条路上呢。

本来方河已经是筑基期的巅峰,普通的气息对于他来讲根本就不可能提供太大的发展,但是这一次方河却感受到了天煞之气的强大。

在这里修炼一分钟,简直比其他的地方修炼十分钟还要来得给力,这就是所谓的事半功倍吧。

以前方河感受过最纯粹的煞气,便是明北市的先天阴阳大阵,也就是以前的棉纺厂宿舍那里,现在方河终于能够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煞气了,这便是天煞之气。

方河尽情的修炼,看着自己的修为一点一点的增长,如果方河没有猜错的话,相信在这里用不了多长时间修为便能够突破筑基期进入到金丹期了。

但是方河还需要把控好,毕竟有的时候要考虑渡劫的问题,以及不被别人打扰的问题。

此刻戴着防风帽的方河就这样慢慢的修炼,一直到天快亮,景山公园的工作人员开始打扫卫生了,方河才算是结束了这场修炼。

一晚上的收获不可谓不大,方河彻底巩固了自己的修为,以后的时间他只需要慢慢的向金丹期冲刺就行了。

正在方河下山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耄耋老者拄着拐棍正在向山顶走去,那老者一个劲的咳嗽,好像生了一场重病,在他旁边还有一个随从在扶着他。

路过老者身边的时候,方河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方河的气息却让老者感觉到惊讶。

随着方河已经离开大约十米远的位置,老者回头看了他一眼,老者身边的随从问道:“残爷,您是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那个被称作残爷的老者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方河离去的背影:“我还是头一次碰到邪道修士来这修炼呀。”

“哦,他竟然是邪道修士吗?我们要不要去杀了他。”

“不不,千万不要冲动,能够在这里修炼的邪道修士绝对不是一般人。”

“好吧,那么残爷您为什么面露出这种表情呢,难不成您欣赏他吗?”

“要说欣赏可能是有一些吧,不过我已经老了。”

残爷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领着自己的随从继续向上走,同时他也对带着防风帽的方河,感觉到好奇,他命令随从去查一查:“这种装扮的人比较特殊,应该能查到。”

随从说:“按照残爷您在江湖里的身份,为什么要查他呢?直接把他抓起来问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不不,不能因为他是邪道修士就做出这种事情。”

随从虽然不理解残爷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残爷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他当然就要服从了。

方河就这样从景山上走了下来,然后准备回家,正在他回家的时候,又路过了积水潭医院。

看到安琪好像是刚刚下夜班,脸上特别憔悴,方河就知道安琪肯定是为了救助病号一晚上都没有休息。

虽然方河知道这是她的工作,但是亲眼所见她这种累得不行的样子,方河仍然会感觉到心疼。

于是方河便邀请安琪一起去吃早餐,本来睡意朦胧困得不行的安琪,看到方河突然要请自己吃早餐,当然特别开心。

所以之前还精神萎糜不振,马上就又生龙活虎起来,尤其是当安琪看到方河还戴着自己送给他的防风帽。

两个人就这样一起走到了一家卖早餐的小店,一直到进到店里面,方河觉得有些热,才将帽子摘了下来。

看到方河那可爱的样子,安琪都忍不住想笑:“没想到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还能记得住的头型。”“难道的意思是说我的脑袋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