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2天堂app免费下载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为了河少,红花会愿意跟任何一个组织鱼死网破!

这便是玫瑰的魄力!

当初救命之恩,换来整个组织无畏支持,方河的能量可想而知。

现在轮到冷柔和马奎害怕了,事情的意外程度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也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要亮出鉴宝堂的名号就能够让人害怕。

马奎虽然还没有受到伤害,但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距离死已经不远。

“可是鉴宝大会就要在明北市举行。”冷柔如此说道。

方河回答:“我不但不会去,我也不会向提供安保行为,明北市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鉴宝大会负责。”

这便是一开始冷柔来通知方河的理由,没想到如此被方河回绝。

倘若最开始的时候冷柔能对他尊敬一点,事情也不会急转直下到这个地步,然而想要再将双方的关系回暖也不太可能。

“希望不要后悔!”

冷柔领着瑟瑟发抖的马奎离开,她仍旧是高傲的,方河既然不同意她也不会强求,反正她也认为没人能去抢鉴宝堂的东西。

俏皮玲珑的娇气妹子

只是关系变得这么紧张是冷柔所没想到的,但她也不会害怕。

毕竟他们身后站着的是鉴宝堂,还不至于真的害怕方河,虽说红花会的花红榜单也要杀了马奎,但那跟冷柔又有什么关系,马奎只是个保镖而已。

冷柔二人吃了一身瘪之后便灰溜溜地离开,他们似乎是也没想到事情能够到这个样子,不过无所谓,做好自己就行。

凤凰别墅里,还剩下三个人,秦钟有些忧郁。

秦钟对方河说:“方家主,貌似这样……有些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对我不敬的人我没必要尊敬他们,哪怕是再大的势力,在我面前也得平等相待。”

方河并没有过分的要求,他只是想要一个平等。

而刚才冷柔在刚见到他的时候却是以命令的口吻在下达通知,就算组织很大又如何?

我不接受!

方河还没有落魄到非得去向那些权贵组织跪舔的地步,对方纵使再强大,也绝对不是让方河俯首称臣的理由。

“方家主,我也想去……参加鉴宝大会。”

秦钟现在有苦难言,他自然知道方河正在气头上,但鉴宝大会对于他以及他的家族来讲更是至关重要的,若是能在那里买到一件法器,对他整个家族的地位和实力都有着极大的提升。

本来是正常的交易行为,但秦钟认为,如果方河不允许,他绝对不敢去。

看到秦钟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方河不禁笑了。

“去就是了,我没那么霸道,只是不管他们的安全而已。”

“多谢方家主给在下这个机会。”

此时,秦钟已经冷汗直流,他生怕方河会因此而生气。

而方河仍然只是悠悠然地看着电视,丝毫没觉得这事算个什么事。

当天晚上,明北市风云涌动,几乎每个角落都能够听得到枪声。

红花会在两个小时之内就在明北市集结了五十多个职业枪手,每个人都配发一柄狙击步枪,目标只有一个,击杀马奎!

虽然只是区区五十人,可这些人已经足够在明北市布下天罗地网,马奎只要不离开明北市,那他插翅难逃。

除非说他能够一直躲在地下室里不出来。

堂堂一个招式七重的高手,鉴宝堂的保镖,竟然在明北市遭到如此对待,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可真的足够骇人听闻。

在其他的城市,哪怕是圣京也没人敢对他们鉴宝堂的保镖做出这种事。

可方河就是做出来了。

夜里两点的时候,冷柔很害怕,她那样一个高傲的女人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马奎就死在冷柔的身边,脑袋被子弹贯穿而入,即便他已经利用了全身的功力去抵挡,可狙击步枪的力度远比普通手枪厉害,他根本就挡不下来。

尽管冷柔不会在乎马奎的性命,可这样一个高手就死在她身边也让她非常害怕。

那些子弹只需要稍稍偏离几米就可以把冷柔也杀死,但红花会的杀手并没有那么做,可以看做是给她的一个警告。

万般无奈之下,冷柔马上向自己的上级汇报。

“先生,我们似乎遇到了强敌,马奎已被狙杀。”

“这么说,鉴宝堂多年以来所积攒的颜面,在这里被丢掉了?”

随着电话另一头的质问,冷柔浑身颤栗,很快就又虚脱了过去。

马奎被狙杀的事情仅仅用了两个小时的便传遍明唐地区各个城市,大佬们都不敢相信这种事能够发生。

唐岛大佬时若风得到消息时还一脸不可置信:“这……方家主怕是要疯了吧?”

秦钟、夏启战更是距离现场不远,他们一致认为,把现场清理好再说吧。

永莲市的荷叶集团也同样忧心忡忡,为了这件事他们专门在大半夜三点紧急召开了董事会,以商讨接下来的对策。

最终,董事长做出了董事会的一致决定:“完全听命于掌舵人!”

沙洲镇的卢天傲在自己家里一边赏雪一边发抖:“这该不会是要引发大战了吧。”

谢语彤则喜忧参半,喜的是方河再一次做出了如英雄般的举动,挑战了任何不可能的事情。

但她又非常担忧地问谢引:“爷爷,这样一弄,怕是翡翠项链会找不到吧。”

谢引同样也有些忧愁,不过他不像别人那样紧张。

“如果真的闹大,可能我对方家主做出的承诺就要兑现了,方家主应该不会意气用事……”

谢引所说的自然是那出手三次的承诺,可一切也要等到翡翠项链找到才行。

转念一想,谢引觉得情况应该不是那么简单,他马上回头对元策喊道:

“策儿,马上以清风阁南院弟子的名义去保护方家主,如果鉴宝堂有报复行动,千万不要让他们的报复行动成功!”

“是,师父。”

元策拱手抱拳,随后便直接前往明北市准备保护方河。

各方势力都如此紧张地关注着方河同鉴宝堂的矛盾,可是方河却跟没事人一样,一晚上吃吃喝喝,然后忘情地修炼呢。“杨骨、冯肥,速速下楼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