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们怎么会知道韩霖的?”贝黎黎问道,这是她想要弄清楚的。

“还不是昨天啊,我们去找,没想到看到他送回家。这孩子,现在和韩氏集团的总裁在一起,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呢。”卢秀娥道,“不过放心,爸妈会帮讨到该得的一切,那个韩霖,要是只想玩玩就算了,可没那么便宜的事儿。”

“不用了!”贝黎黎直接回绝道,“我不需要们帮我讨什么,更何况,我和他的关系,也不是们想象中的那样。”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卢秀娥不满地道,“我们这可都是为了好。”

“孩子,韩霖这么有钱,就算真的问他要上个几千万上亿的,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但是对咱们家可就不一样了,妹妹现在住院,家里开销大,到时候要进行手术,还有术后的护理,那就更要不少钱了,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妹妹考虑一下啊。”贝国诚提醒道。

贝黎黎突然轻笑了一声,“所以,为了妹妹,我就必须问韩霖要钱?还要把自己的肝脏移植给妹妹?那如果我不愿意呢?”

“……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还有没有一点亲情了?那可是和血脉相连的亲妹妹啊!”卢秀娥不满地嚷嚷道。

“那么们呢,对我有一点亲情吗?对,们是我的父母,但是也仅仅只是血缘上的而已,这么多年不找我,却到现在才来找我,原因呢?”她反问道。

卢秀娥和贝国诚一窒,两人正想要找理由,贝黎黎却已经先一步地道,“别说什么们想我念我的,谁都不是傻子,我之前就说过的,我想要的是家人,而不是利用我的人。”

她说完,便转头看向了一旁的保镖道,“韩先生呢,我想要见他。”

“韩先生在二楼的书房。”保镖道,显然韩霖之前有过交代,所以保镖并没有阻止贝黎黎。

书房里的可爱女生调皮惹人爱图片

贝黎黎没有再理会自己的父母,让其中一个保镖帮忙带下路,径自上了二楼的楼梯,来到了其中的一间房门前。

“韩先生在里面。”对方道。

“好,谢谢。”贝黎黎道,抬起手,轻叩着门,片刻之后,听到了门里传来了一声“进来”。

她推门而入,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此刻正站在书架前,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翻阅着。

在看到她走进来后,他把手中的书合上,“来了啊,是想要和我谈父母的事情吗?”

“抱歉,我不知道他们今天会去找。”贝黎黎道,刚才和父母的聊天,她几乎可以猜测出父母当着韩霖的面儿都说了些什么。

自己的亲生父母,却贪婪至此,这让贝黎黎有种难堪的感觉。

“父母突然间冒出来认,应该是想要给他们的小女儿进行肝脏移植,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的肝源,这事儿,知道吗?”韩霖问道。

“知道。”贝黎黎回道。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姑母,王夫怎么样了?”苏怀宁关心的道。

因为察觉到自己失败,且暴露了,第二天,就传出王夫病了的消息。

王夫病后,朝廷就传出了她继承女王的消息,且公布于众,而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赶鸭子上架。

这时,她才明白,为何女王都答应废除她这个太子,可她头顶上的紫色光圈却不见消散。

她的命格,就是帝王命格。

苏怀宁拉着姑母的手,看着裙摆上的玉佩,笑道,“谢谢姑母的礼物,姑母这份礼物太裴村这件王服,我就不跟姑母客气了。”

“不用客气,本来就是特意来送给的登基礼物,要拒绝,我还要生气呢。”

紫邬低下头,又抻了抻她的衣摆,“我屋子里的首饰匣子里,还有一块禁步环形凤纹玉佩,改日给拿过来,这裙摆有些开,压一压就好了。”

“姑母,那是曾祖母送给的礼物,自己留着,我这里有禁步。”

女王送给紫邬的东西,苏怀宁说什么也不要,她张开手掌,就从空间里拿出一块三彩禁步,往腰间一别,走路时,三色流苏带在裙摆间飘荡,十分引人瞩目。

简总管奇异的看了一眼苏怀宁,又诡异的看了一眼紫邬,这两个在群臣口中为王位争夺的死我活的姑孙二人,没想到,感情这么好,见了面,不但没见到火焰四起,反而和乐融融。

甜甜圈少女满脸涂奶油缤纷心情写真

这情景,跟外面传的谣言,是一点儿也不相符。

简总管顿时对苏怀宁的态度,多了几分恭敬,“太子殿下,看看,这王服可有要改的地方?”

“不用改,正好。”

苏怀宁对着桌上的铜镜,转了一个圈,然后又解下禁步和玉佩,把王服脱了下来,递给宁欢收起来。

简总管再三嘱咐宁欢,“要收妥当,千万不能有皱褶,别弄脏……”

磨磨蹭蹭,不放心的嘱咐了好几遍,直到苏怀宁和紫邬二人都露出不耐之色,简总管才行礼告退。

简总管走后,紫邬留了下来吃午饭。

饭桌子上,只有苏怀宁和紫邬两个人,段旭霆吃了辟谷丹,在闭关修炼。

“宁宁啊,的手下伤势怎么样了,都好了没有?”紫邬关心的问道。

“都好了,我还要多谢姑母赠送的疗伤丹药呢。”虽然,她空间里也买了不少疗伤丹药,甚至比姑母赠送的还要品级高,不过,姑母这份心意,她不会拒绝。

“都怪我,那日不离开就好了,有我在,也能帮和小霆一把。”紫邬一脸歉疚。

只有她自己才明白,她之所以对苏怀宁歉疚,是因为,她猜到对苏怀宁下杀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父亲。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对她祖母有救命之恩的侄孙女,她左右为难,既不敢告诉苏怀宁真相,也不能去责备父亲的所作所为。

因为,父亲一心为她筹谋,这份父爱,她就算不认同,也不能去责备,会伤他的心。

“姑母,只不过是巧合而已,就不用自责了。”只是太多的巧合在一起,就不是巧合,而是预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好了,人都到齐了,那就上山吧。”君寂生道,然后又低头对着站在他身边的秦思瞳道,“要是一会儿觉得累了,或者是身体哪儿有不舒服的话,就说出来,我背上去好了,这点分量,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秦思瞳道,“我身体没什么问题啦,身上的那些擦伤,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说这山也不高。”

只是君寂生却依然还是直直地看着她,因为他知道,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主动喊痛喊累的女人,她会宁可自己忍着,也不想去麻烦别人。

秦思瞳被君寂生给瞧得脸红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

一旁的孔澄澄瞧着这俊男美女的对视,只恨不得旁边有摄影机,可以把这一幕全都给拍下来,“君总好体贴啊。”

结果她的脑袋硬是被郁故恒给扭过来,强迫她面朝着他。

“看别人看那么专注干嘛?不如多看看我,到时候要真走不动了,也就我能把扛上山而已。”郁故恒有些吃味地道。

孔澄澄翻翻白眼,“谢了,我体力还没那么差。”再说了,她又不是大米,扛扛扛的,多难听啊。

人家君寂生说得多好听,那是背,听着都能想象到电视剧的场景啊。

四人出发上山,因为秦思瞳身上还有伤的关系,所以大家刻意地走慢一些,到更像是在山路上散步似的。

林间的新鲜空气,倒是让秦思瞳的精神振奋了不少。

每天可爱多一点

突然,孔澄澄“哎呀”了一声,人差点给摔倒,要不是郁故恒给及时拉了她一把,估计就要摔个狗啃泥了。

秦思瞳急忙上前道,“澄澄,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脚稍微扭了一下而已。”孔澄澄急忙道,“我很容易扭到脚的,小意思拉,一会儿就能活蹦乱跳的。”

结果她的解释,反而让郁故恒的脸更是铁青了。

郁故恒直接脱下了孔澄澄右脚的鞋子,惹得孔澄澄哇哇大叫。

“再嚷嚷的话,信不信我把的两只鞋子都给脱下来?”郁故恒没好气地道。

孔澄澄只得暂时闭上了嘴巴,不过当郁故恒揉压着她扭到的脚踝处时,她又生生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嚷嚷着,“痛啊,别压,别压,本来没事的,被压都要给压出事儿来了。”

这丫头,简直好心都当驴肝肺!能让郁故恒无奈的人,也就只有孔澄澄了。

郁故恒在揉压了片刻后道,“没伤了骨头,应该没大碍。”

“我早就说了没事儿了啊。”孔澄澄咕哝着道,想要捞过自己的鞋子穿上,不过另一只手却是比她更快一步地抓过鞋子,帮着她把鞋子给重新穿上,再系好了鞋带。

饶是孔澄澄脸皮够厚,在好友和君寂生的注视下,也脸皮红了一下,她急急的站起身子,想要证明自己能走路,结果脚还没迈出一步呢,就直接被郁故恒像扛沙包似的给扛起来了。

“我先带她去寺庙那边了,们慢慢来。”郁故恒道。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两人出了学堂,基本上都是傅七宝滔滔不绝的说着,李则鸣不时地点点头附和。

只是让他摔断了腿,小小的教训了一下,李则鸣自认为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不过,想起那个金元派出来跟踪的人,他的目光微凝。

金元要调查他的身份,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单纯的好奇,还是别有所图?

到了桃李巷,李氏看到了两人,还有些惊讶。

“小姑子,今天没回家吗?”

“嗯,有点事情耽搁了,今天就要在嫂子这里叨扰了。”傅七宝笑眯眯地开口,递上了过来得时候顺手买的鸡鸭鱼肉。

“嫂子的手艺好,多做点好吃的给大家补补。”

“这孩子,怎么这么客气?来嫂子家里哪里还要花钱买东西?”

李氏嗔怪地开口,赶紧把两人迎了进来。小姑子果然是长大了懂事了,又会做人,现在李氏对她是又喜欢又佩服。

小小年纪就能和金家做生意,还能拉拔着家里的哥哥,这样的妹妹谁不想要?

清纯甜美日系装扮软萌妹子户外风景浪漫写真

“那怎么行,我要吃什么自己买,也免得嫂子去操心了。而且,这也是我拿来贿赂嫂子,好让我在家里住下的。”

“嫂子这里想住多久都行!正好梨花也回来了,去找她玩吧。”

寒暄着进了屋子,这边,正在房间里面绣花的傅梨花听到了动静,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情况,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起来。

如今的情况,为何和她想象的大不一样?

傅七宝不应该是神情憔悴,被金少爷带回来,好商议纳妾之事的吗?那销魂散的药性极强,普通大夫根本配不出解药,至少,在这小小的景阳镇是没办法的。

就算金元身边有个京城来的韩大夫,也不可能在那么快的时间里做到解毒,一旦发作,金元自己也会受到影响,他们怎么可能忍得下去?

更别说哪里是酒楼,大庭广众之下,闹出苟合丑闻,压也压不下去的!

她为了避开嫌疑,今日都不曾出门,然而却也从绣坊的人口中打听到,今日飘香阁是出了事,金少爷可是封了酒楼的!

原本成竹在胸的一切,却是风平浪静,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

这怎么可能呢?

然而,她眼中所见,傅七宝毫发无损,一点也没有中了春.药,失去了贞洁的情况。而且,她还是和李则鸣一起回来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意外?

傅梨花心神巨震,好不容易才极力将翻滚的情绪压抑了下来。李氏已经在叫她了,待会儿出去见了傅七宝,却是绝对不能露出任何异样的。

“小姑,今天怎么过来了?”

脸上勾起一抹笑容,傅梨花装作羞怯而又惊喜的模样走出了房间。

“有点事情耽搁了,所以最近要在镇上住几天。”傅七宝和梨花的相处实在是不多,说完了这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什么事情呀?我听六叔六婶他们说,是要和金少爷谈生意,难道是生意出了什么意外吗?”

傅梨花好奇地问了起来,眸光中飞快地闪过一道暗芒。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而段旭昌和秦家的婚事,也当场就被人提了起来。

“不是说,段家的老四,要和秦雪家的闺女定亲么,怎么他还和王家的闺女搞到了一起,还当众作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

“哎呀,这段家和秦家要联姻的消息,也就是大家传传罢了,当事人,可没有一个站出来说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不是真的?”

“那倒也不是,不过,我听说,段家请了媒婆子去秦家提亲,不过,被秦雪和郑二拒绝了,秦雪当时还把媒婆子给骂出了大门,一直骂到大门口,当时,可是很多人都亲眼看到呢。”

“是啊,我也听说了这事,不过,我还听说,在媒婆子去秦家提亲之前,段侯爷还让郡王妃先去秦家说合亲事,只不过,秦雪和郑二没同意,郡王妃就没在管这门亲事了。”

“这么说来,秦家从头到尾,都拒绝了这门亲事,那这外面都传言&a;a;……”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啧啧啧……该不是被人拒绝,恼羞成怒,就想要逼迫人家把女儿嫁给他吧。”

“可别乱说,段侯爷可不是背后耍阴谋使手段的人。”

“哼,段侯爷不是小人,可那段家庶子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想当初,段旭昌可没少算计郡王妃,要不是郡王妃人精明,恐怕早就被他给算计死了。”

背带裤女孩清爽街拍神似董璇

“哎呀,提起段旭昌,我就想起了几年前,在苏家发生的事,貌似也和今日一样,被人当场抓姧在床……”

还在刘家做客没走的客人们,都议论纷纷起来,提起苏家当年那件丑事,在场都太太们都还记得。

太太们的眼神都立马变了,语气也变得鄙夷起来,甚至段旭昌娶了柳嫣然的当日,就纳了苏怀雯为妾的事都被人提了出来。

不过,这一切,苏怀宁都不关心,苏怀宁唯一关心的是秦文婄的名声。

在段旭昌和王家五姑娘的事发生后的一个时辰內,这件事就像龙卷风一样,瞬间席卷了整个京城。

京城的百姓们,顿时哗然了,然后,大家都同情起秦文婄来。

“啧啧啧,这还没定亲呢,这个段旭昌就在外面找外食,还在别人家府上干出这等龌

龊之事,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就是,这样的男人,谁嫁谁倒霉。”

“好在,段旭昌和秦家姑娘的亲事还没定,这要是定了,还不得呕死。”

“呸,什么亲事啊,人家秦家压根儿就没答应什么亲事,这是有人在背后预谋呢。”

“什么什么,说什么,说秦家压根儿就没答应段家的亲事,那之前几日那些谣传是怎么回事?”

“都说谣传了,那就是谣言,谣言不可信。”

这一日,关于管家和秦家定亲的传言,顿时转了风向,全都针对段家和段旭昌了。

而大多数人还同情秦家,觉得秦家这么被人算计,也是倒霉。

甚至因为这件事,秦文婄也被人关注了。

有不少人发现秦文婄长的漂亮,性格好,人贤惠,待人宽容,绝对是一个好儿媳妇好妻子人选,有些人甚至还起了要去秦家提亲的念头。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是!”这几个中年男人应着,恭敬地退离,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几人的目光,都朝着贝黎黎这边瞥了过来,似有疑惑和猜测。

毕竟公司不少高层倒是知道,总裁的身边,如果会有哪个女人出现的话,通常只会是君家的那位小姐。

至于别的女人,除非是公司的人员,否则根本就很难靠近总裁,更何况是进这别墅。

等到这些人离开了花园,韩霖的目光才看向了贝黎黎,神情并没有什么意外,就好像她会来,根本就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贝小姐,来找我,是考虑清楚了吗?”

贝黎黎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之间明白了一件事,这个男人,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甚至于,他很清楚吴阿姨在她心中的地位,以及吴阿姨的病情。

就像是在玩猫捉耗子的游戏,让耗子逃离,不过只是让耗子精疲力竭到更加明白现实的命运,更加心甘情愿的屈从命运而已。

而现在的她,明知道一切有他的算计,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去指责他什么,毕竟放错精一子进她一体一内,不是他的错,而吴阿姨的病也不是他的错,杜浩把吴阿姨治病的所有钱都赌光了,更不是他的错。

甚至于,她还要去求他来做这个所谓的交易。

“只要我肯生下这个孩子,就会出钱救吴阿姨,对吗?”贝黎黎出声问道。

“是。”韩霖回道,“我还可以给她找更好的医生,负责她的一切医疗开销,甚至她被抵押的房产,和她儿子的赌债,我也都可以一并负责解决问题,但是必须要同意配合生下这个孩子,并且将来,和这个孩子再无干系。”

“那好,我要现在马上解决吴阿姨的所有医药费,并像说的,给她找更好的医生,她将来的医药费,都由负责,另外,她被抵押的房子,赎回来后,所有权归她,别人无权再动她的房子,还有她儿子的赌债,帮忙还了后,我要见她儿子杜浩。还有……”

清纯美女春色满园唯美写真

她顿了顿,“孩子生下来后,我希望有探视权,可以随便想任何的理由来解释我和没有结婚却生下他(她)的理由,但是我要有孩子的探视权,我也可以和签署协议,放弃其他任何的利益,将来也不会威胁什么!”

这些,都是她在来的路上所想好的,这会儿,她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

韩霖微微地扬了一下眉,“这个孩子,将来会继承韩家的一切,就算现在可以放弃任何利益,但是将来,难保孩子不会给其他的利益。”

贝黎黎抿了抿唇,“那么可以编个理由,把我形容成十恶不赦的女人也可以,我要的只是探视权!”

韩霖的眸光中闪过了一抹讶异,视线直直地盯着贝黎黎,贝黎黎迎着他的目光,没有回避。

就像是一场无形的博弈,周围的空气都充斥着一种压力。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梅北辰沉吟了片刻后,“要怎么哄?”这几个字,有些艰难地从他嘴里冒出,毕竟,从有记忆以来,他就没去刻意的哄过人。

“当然是说各种她爱听的话啦,然后夸她漂亮可爱啊,再给她买她喜欢的东西,小女孩嘛,不就喜欢那种洋娃娃啊,蕾丝裙子,还有甜食什么的嘛,话说和她在一起也好几年了,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吗?”王幸幸问道。

梅北辰沉默着,他倒是知道小家伙喜欢玩洋娃娃,喜欢给洋娃娃穿各种衣服,至于她自己,倒是对穿什么衣服之类的不挑剔,还有,对了,他记得小家伙挺喜欢吃一家蛋糕店的蛋糕,有一次还硬拖着他一起去买蛋糕。

那家蛋糕店的名字……梅北辰这会儿不断地回忆着。

然后他突然拿出了手机,吩咐着梅家的佣人,“……对,去商场那边买最新款的芭比娃娃,还有,去中山路上的那家SZM蛋糕店买蛋糕……口味?草莓的巧克力的香草的……各种口味都来一块好了。买好了之后,全部都送去君家。”

“这是……打算要哄小公主?”当梅北辰结束了这通电话之后,王幸幸忍不住地问道。

梅北辰却是看了一下时间,小学部那边放学时间比初中部早,等下节课上完了,就是小学部那边的放学时间了。

这一节课,梅北辰脑子里想着的尽是君乐颜,想着一会儿见到她了,他该对她说什么话?想着她有没有哭,想着他如何去解释。

这会儿,连他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态。如果他对她仅仅是同情的话,那么现在让她知道其实他并不喜欢她,就此趁机摆脱她,他不是该觉得轻松吗?

为什么却还有这样沉重的感觉,为什么他一点都不觉得轻松呢?为什么他尽是懊悔呢?

当一节课结束后,梅北辰迅速地站起了身子,朝着教室外奔去。

花裙娇娃陈韦蓉清雅迷人

王幸幸一愣,才想问好友这是要去哪儿,结果却才吐了两个字,好友已经彻底没影了。

“梅少这样急匆匆的跑出去是要干嘛啊?”

“该不会有什么急事吧。”

“就算有急事,梅少的性子,也不会那样急着跑出去吧。”

班级里有人议论着,而王幸幸忍不住地小声咕哝着道,“该不会真的是去找君家的小公主道歉吧。”

道歉?他还从没见过北辰有和谁道歉低头的呢!君家的小公主,能让北辰破例?

如果北辰真的道歉了的话,那又说明什么?

北辰……是真的喜欢上了小公主了吗?

而此刻,梅北辰已经迅速的穿过了初中部和小学部之间的那条林荫道,来到了小学部这边。

虽然说他并没有来小学部这边找过君乐颜,不过之前好歹他也在小学部这边读了6年,对于小学部这边自然是熟悉的,知道一年级在哪儿。

当梅北辰来到了小学部教学楼这边的时候,正好看到韩霖和君乐颜正背着小书包从教学楼这边走出来。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许家这会儿说这些话,显然也是打算撕破脸了。

而秦凯松除了被气得半死外,却是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谁让他女儿的确是私生女呢,按着一般来说,自家女儿这样的出生,的确是入不了许家的眼,当初两家能订婚,他自然也心知肚明,是女儿继承秦家的可能性很大,许家才会走这一步棋,而他未尝不想靠着许家,让女儿最终继承了秦家。

在前妻所生的大儿子秦宁尧和秦妍儿之间,他和女儿感情好,和大儿子反倒是没话可谈,感情也很淡。

所以他私心中,更希望是女儿继承秦家。

结果现在却是被许家这样的打脸,秦凯松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便立刻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大哥。

结果大哥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带上的那位太太,还有妍儿一起来一下秦宅,我有些话要说。”

于是这才有了秦凯松打给女儿的一通电话,在他的心中,大哥自然是要为他女儿讨回公道的了。

只是当秦凯松一家三口到了秦宅的时候,在秦家的大厅里看到了秦凯峰,此刻的秦凯峰,正一脸的冷然,尤其是目光扫过秦妍儿的时候,眼底更是掠过了一抹厌恶。

他虽然素来不喜欢这个侄女,总觉得这个侄女心思不纯,但是终归是秦家的人,终归是自己弟弟的骨血,所以一直以来,对于这个侄女的一些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没想到,这个侄女,竟然胆子大到了要来害他亲生女儿的地步。

秦妍儿原本还想着来这里是大伯要为她主持公道,但是此刻,对上秦凯峰那冰冷的眸光,一种不安的感觉,蓦地在心底升了起来。

“去让大小姐和大姑爷过来吧。”秦凯峰吩咐着一旁的佣人道,他口中的大小姐和大姑爷,指的自然是秦思瞳和君寂生了。

长发气质美女森系写真恬静优雅

秦凯松一怔,“哥,这……君寂生也在宅子里?”

现在可是早上10点出头点,这位君爷,是一大早就来了秦宅,还是说根本就是住在了秦宅中?秦凯松的脑子里忍不住的猜测连连,不过随即他又道,“这是要谈妍儿被许家退婚的事情,大哥,喊他们来做什么呢?”

“等他们来了,自然就清楚了。”秦凯峰道,心中却也叹气,自己这个二弟,唯一还算争气的儿子不重视,偏偏心疼的是袁彤娟生下的两个孩子,但是又偏偏这两个孩子……

不过,不管如何,今天,他都要为自己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秦凯峰在心中如此道。

而此刻,在秦思瞳的卧室中,秦思瞳看着君寂生的保镖提着行李箱进来,然后君寂生打开了行李箱,箱子里的尽是君寂生的私人衣物,她也是醉了。

看着君寂生把行李箱里的衣物一件件的放进她的衣橱,顿时把衣橱挤得那个满满当当啊!

“……放这么多衣服干嘛?”她问道。

“总会有需要的。”他轻轻一笑答道。

————有月票的亲们,还望投上宝贵的月票,支持文文啊,谢谢各位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在场的每个人,心思都和长公主一样,她们都不是笨人,谁都吃过苏怀宁送去的菜肴,也都知道,只要是出自苏怀宁之手的食材,味道都十分好,而且常年吃的话,还能强身健体。

只是,自苏怀宁去了女儿国之后,送去她们家的食材,味道虽然还是比外面卖的要好,可是比起苏怀宁手里出来的味道还是要差不少。

可惜,苏怀宁不爱热闹,举办宴会的日子少,她们又不好意思腆着脸皮朝她要菜吃,所以,只要是郡王府举办宴会,她们都会上赶子来,而且,来了都会埋头吃个够。

既然不好腆着脸要菜吃,就怂恿怀宁丫头多办几次宴会总行吧。

长公主一遍吃,一遍瞥了一眼脸黑,坐着没动筷子的老陵王妃婆媳一眼,她笑了笑,埋头继续吃。

老陵王妃气的,真想摔筷子走人。

不是说,长公主待客么,没看到她都没下筷子么?

客人都没下筷子,她一个待客的,竟然吃的那么欢快,这是故意给她难堪呢?

老陵王妃很想找长公主的茬,可是,陵王府如今在京城的地位,大不如以前,以前陵王府昌盛时,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怼谁,就怼谁,哪怕太后见了她,也得给她三分面子。

可现在……陵王府可经不起她一丝一毫的任性。

何况,对方是长公主,除了太后皇后外,身份最尊贵,权势滔天的长公主。

阳光明媚甜筒少女清新治愈系写真

“咳咳……”老陵王妃被怒气憋的脸通红,她终于忍不住了,咳咳两声,提醒长公主。

长公主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手上筷子,奋力攻占一盘蟹黄烧麦,小小的一个个烧麦,和半个大拇指差不多大,正好一口一个,长公主吃的那叫一个鲜香。

还是秦家老祖宗,有些看不过去了,道,“老陵王妃,吃啊,怎么不动筷子,是不是不合口味?”

“呵呵,我们家人一向噬辣,无辣不欢,就连蒸个蛋羹,里面都得加几片红辣椒,所以,我们从不吃清淡之食。”老陵王妃觉得,总算有人注意到她们了,她一口气,就把自己不爱吃桌上的菜说了。

心想,这一下,郡王府改准备重新上一桌菜上来吧?

谁知,秦家老祖宗却劝道,“炎炎夏日,吃那么多辣椒,人身体怎么受得了,呀,岁数这么大了,也该改一改口味,吃吃看,我家怀宁丫头家的宴席,味道可是一绝,绝对不是平常人家能吃的到的。”

再好吃,也没辣……

老陵王妃撇了撇嘴,脸上有些不悦,可再不悦,她也不敢仗着自己身份怼秦家老祖宗。

秦家老祖宗八十多了,按辈分,比她高一辈,按身份地位权势,秦家虽然没爵位,可秦家老太爷,在朝堂上是一品大臣,是文官之首,还是当今皇上的老师。

她若是惹了秦家老祖宗,就凭司马家现在的势力,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老陵王妃憋屈的忍了又忍,才忍下那一口浊气。

“去死吧!”

奎木狼暴喝一声,便施展他那太乙金仙的修为,抡起一狼牙棒,便虎虎生风地袭杀过来。

狼牙棒虎虎生风而起,有神光飞起,有道道诡异神光乍现而出,顷刻间就飞到江缺面门身前,欲要将之砸成一地碎肉不可。

风光云而动。

种种神异却悄然间便出现。

奎木狼,本就是天上的天神星君,本来就是神仙之流。

他自有无上**力。

虽只有太乙金仙境的修为,但他成道多年,且入得那封神榜后,又不停地琢磨,自是在太乙金仙境也拥有伟力。

有大神通。

若非他不想调动那天上的星辰之力,若非他一身力量都得不到提升,也不只是太乙金仙了。

疯狂的力量正在运转着。

江缺倒是吓一跳。

双辫子清纯小美女户外甜美可爱写真图片

一言不合便出手,这人好生恐怖的力量啊。

真是吓人。

“不过,你奎木狼反倒是惹怒我了。”

原本江缺并不想与奎木狼为敌,也并不愿意帮助那宝象国的百花羞公主,事也与他无关。

但现在奎木狼二话不多说,便朝他杀来。

这便是天大的恩怨。

瞬间诞生。

他乃是太乙玄仙境初期修为,这等境界自然也不是那奎木狼星君的对手,但那奎木狼也休想在第一时间打杀他。

作为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黑熊精此刻已经站在江缺面前,他不能让江缺真的被奎木狼所杀死,那样对他来说也有着莫大影响。

别的不说。

仅仅是日后镇元子大仙询问起来,他也没有办法。

想明白这些情况后。

黑熊精自然毫不犹豫地挡在江缺面前,手中一柄犹如方天画戟一样的兵器出现,运转他大罗金仙之境的法力,开始疯狂地朝那奎木狼星君杀起来。

一开始。

黑熊精还是有点好奇。

毕竟奎木狼是天庭的星君,是天上真正的神仙下凡,他还没有亲眼见过,正好也长长见识。

可是现在看来。

事情却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原来,这天庭的神仙也是如此的不讲道理,也是这般地不讲因果逻辑。”

他算是看明白了。

其实他和江缺完全是被误会的。

可你要说这误会,他奎木狼堂堂一尊星君,究竟是不是会知道呢?

答案是肯定的。

他一定知道,只是也想趁此机会杀人灭口,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黄袍怪乃是奎木狼星君下凡为妖的事实。

遮掩真相。

他以为就可以逃过一劫。

便要打杀江缺和黑熊精,只是两个没有身份背景,没有未来的修仙者罢了。

他奎木狼作为一位太乙金仙级别的星君,作为正牌的天庭神仙,他拥有完美的身份,杀几个人自然不在话下。

也自然是可以的。

杀几个人。

想来也不会受到多么严重的惩罚。

甚至有可能不会受到惩罚。

普通的人族修士,本来就不强,在奎木狼这样的仙神的眼里,那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啊。

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够看的。

正是因为不够看,所以无论是那高高在上的神佛,还是那高高在上藐视天下苍生的玉皇大帝,都不在乎。

或许是因为一场打赌,就能让瘟神散播瘟疫肆虐人间。

又或许因某些谋划算计,而导致人间界生灵涂炭也未可知啊。

由于此前的这种种因素在里面,奎木狼才敢在第一时间里,想到要打杀江缺和黑熊精。

在他看来,只有江缺他们都死去,才是最好的遮掩秘密的方式。

可如今的情况却有些不一样。

黑熊精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大罗金仙初期的气息。

虽然只是最初期的大罗金仙,但那也是大罗金仙啊。

和一般的强者是不一样的。

他们更加恐怖、怪异,也更加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这就是强大修士的好处。

“该死的,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一时间里。

奎木狼竟也有些震惊起来,实在是难以置信自己所见到的这一幕幕。

怎么回事?

这是哪一位大神通者,在跟自己开玩笑吗?

大罗金仙啊。

那可是如今三界的中流砥柱,是顶级的强者。

在准圣大能者不出的情况下,就是以大罗金仙之境的修士为尊了。

可以说。

在一定的程度上来。

哪怕是大罗金仙级别的修士,如今也能全然碾压他奎木狼。

纵然是他引动天上的星辰之力来,也是一样的效果,不会改变任何结果的。

“完了。”

在和黑熊精交手的瞬间,奎木狼便知道自己完了。

面对大罗金仙级别的高手,他却根本不是任何的对手啊。

这如何是好。

还没来得及想其他的,就已经看到黑熊精施展着各种各样的手段,朝着他杀来。

同时。

他也被黑熊精那方天画戟的强大力量,给狠狠地扔出去。

倒飞而去。

差点就消散不见踪影。

“轰隆隆!”

随后。

恐怖的爆炸之声响起来。

轰然地炸裂而开。

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包,顿时间也是炸裂而开了。

那恐怖的力量如同一狂暴的风雨一般,汹涌潮潮,如那天崩地裂之势一般。

还好那爆炸的声音及威力,也去得比较快。

仅仅是在几息之后就消弭掉,但他奎木狼也因此受到黑熊精法力的攻击,再一次被砸在地上。

他奋不顾身,利用手中的狼牙棒法宝抵挡。

但是也仅仅挡住那方天画戟落在自己身上,面对黑熊精那天生神力,面对他那一身大罗金仙初期的修为气势威压,他被狠狠地溃压在地下的坑中。

哪怕是大能者,如今也不够看了。

更何况。

他奎木狼只是太乙金仙啊。

比起那大罗金仙来说,要差了足足一个大境界呢。

虽然说是天庭的神仙,是天庭封神榜上赫赫有名的星宿星君,是曾经万仙来朝的截教弟子。

但终归只是太乙金仙。

或许能和孙悟空斗得个旗鼓相当,或许依靠着其他手段,也能和刚刚突破修为的黑熊精有一战之力。

但现在。

黑熊精早就利用镇元子大仙的人参果,来巩固自己的修为境界了。

也就是说。

现在黑熊精的战斗力,也不差了。

他完全可以力压奎木狼,完全可以把他镇压下去,这一点事都不会有。

而奎木狼作为堂堂星君,估计是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败得这么快,败得这么惨。

“你们赢了。”

眼看黑熊精停手,奎木狼也从坑中爬起来,“不过本王乃是天上的奎木狼星君,也绝对不是你们能招惹的存在。”

他料定江缺和黑熊精都不敢打杀自己。

毕竟他是一星君。

准确地来说,应该是天庭的正神。

杀他就等于是打天庭的脸,得罪玉帝,反而得不偿失。

更何况他的真灵被困于封神榜内,实际上也是一种被保护,只要有那真灵在,便可以随时随地利用封神榜的能力,直接复活他。

这也是天庭许多神仙们现在的状况。

主要是不死,便可以无所畏惧。

他们的真灵上了封神榜,本来就不死不灭,除非把封神榜连同他们的真灵也给灭了。

但那样的话又是得罪更大了。

实在是难过很。

现在面对黑熊精这一位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他只能暂且认怂了。

不过江缺却不饶恕他,“奎木狼,方才你不是还要喊打喊杀吗?怎么现在不继续了?”

奎木狼:“……”

他有些懵,心想:“现在还搞什么,你这朋友都是大罗金仙了,我还反驳什么?”

技不如人啊。

实在是尴尬不已。

早知道自己就不去招惹他了,可惜现在反悔已经是来不及了。

他心里好后悔,“此前太自大了些。”

他还是认账的。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