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是红果果的当众骂苏怀雯不要脸,是一个下溅的霪婦,上杆子去爬段旭昌的床。

郭氏气的,跳起来,就要去扇苏怀宁的嘴巴子。

“敢?”木香凶神恶煞的拦在她面前,“理亏了,就要打人,敢动我家太太一根手指头试试。”

郭氏瞬间就吓得面无血色,缩回手,噌噌噌后退了几步,脚下一歪,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苏邦德见她今日出尽了糗,且小女儿又也做出了如此不要脸之事情,真是丢尽了他的脸。

他觉得没脸再呆下去,拉起郭氏,就要走。

郭氏拽着他,道,“老爷,事情还没谈妥,我们不能就这么走啊,我不能让雯儿留在这里做一个小妾啊,老爷,不管怎么说,雯儿是我们的女儿,她要嫁段旭昌,也得做个平妻才行啊。”

郭氏眼泪巴巴的望着苏邦德。

苏邦德闻言,想着到底是自己的小女儿,就看向苏怀宁,苏怀宁淡笑,“聘为妻,奔为妾,既然四妹愿意给段旭昌做妾,我会成全他。”

显然是在告诉苏邦德两口子,苏怀雯只能是个妾,想做平妻,没门。

“雯儿是妹妹,给一个庶小叔子做妾,就忍心?这不存心要毁了她么。”郭氏哭喊道,“不行,怎么也得让雯儿做个平妻,不然,这事没完。”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平妻?”苏怀宁冷笑,“母亲,今日最委屈的不是四妹,而是嫣然表妹,成亲之夜,莫名其妙多了一个表妹跟自己抢男人就罢了,竟然还想要跟她平起平坐,母亲,觉得,若是,会同意么?”

郭氏嘴巴撇了撇,有心想说‘同意’,可是,这两个字还没脱口,就见到了柳嫣然凄楚的脸,且眼中满满都是冷意,仿佛在看死人办盯着她,吓得她忙把那字咽了下去。

苏邦德看看外甥女,又看看亲生小女儿,最后,只觉得脸皮子发烫,拉着郭氏,急匆匆离开了。

郭氏还想着,要趁机跟苏怀宁多要些聘礼,可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苏邦德脱出去了。

“賤货。”

出了门,郭氏还不忘地上吐了一口。

本打算来送二位的尤妈,气的脸色当即就黑了。

她立马转身进了屋子,不去送了。

婚事定下后,王三太太和苏邦彦也陆续告辞,段旭昌两口子昨晚上没休息好,也赶忙告辞,回去补觉。

而苏怀雯,似是被人遗忘了一样,苏邦德和郭氏走时没叫她一起回去,王三太太走时,只是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苏邦彦则看也么看她一眼,抬腿走了。

苏怀雯一脸失落,黯然,哀戚。

“尤妈,给雯姨娘安排两个丫鬟一个婆子,侍候她回去休息。”苏怀宁吩咐道,又看向苏怀雯道,“可怜见得,这么小,还没到十三呢,就破了身子。”

“是,一定是,苏怀宁,是害了我,是这个賤人,一定是,会不得好死……苏怀宁,会……唔唔……”

尤妈领着两丫鬟一婆子过来了,见苏怀雯正骂人呢,这还得了,赶紧冲上去,气急败坏的捂住了苏怀雯的嘴巴。

..co,最快更新爷,夫人又逃婚了最新章节!

云六推开门,就看到墨凌薇已经坐起来了,她整个人犹如大病了一场,脸色苍白,无力的靠躺在床榻上。

云六倒了温水过来,一边给墨凌薇梳洗,一边道:“大小姐,我算了算,爷从北方过来,快的话只要十日便到了,慢的话大概要二十日。

算上封家军打探消息耽搁的时日,我们爷最快七日就能到云城了,最迟不超过半个月的时间。

那个时候,脚踝上的伤正好也养好了,我和云四恰好陪着一同回锦城。”

墨凌薇慢慢的用湿润的毛巾擦洗好了脸和手,又道:“去打一些温水过来,我想要洗个澡。”

云六麻溜的收拾好了水盆,“好咧,大小姐先等一会,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好歹吃一点再洗澡。

封少帅说这几天会劳累过度,让我不要打扰,我才这个时候叫起床的。

想吃什么?”

墨凌薇垂下眸子,遮掩着眸底的羞恼,淡声道:“随便什么都可以。”

云六乐颠颠的倒了水,又打开了窗户,外面的风伴着后院的花香灌进来,猛地吹散了卧房里的味道,墨凌薇昏沉沉的脑袋也清醒了过来。

她坐在床头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幕幕,恍若做了一场梦。

清纯美女街拍复古写真

封少瑾近乎虔诚的哄着她,顾着她的感受,一点点的攻占了她的意识和神志。

云六端了点心和饭菜上来,摆放在墨凌薇的面前,墨凌薇捧着碗,却发现自己的手臂都酸的抬不起来。

她放下碗筷,只是挑了几个卷子捏在手里,胡乱吃了点,便由云六扶着去了耳房。

脱掉衣衫的时候,云六看着她后背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吓的不轻,“大小姐,身上怎么部都是淤青?”

封少帅人模人样,看似对大小姐很好,不应该会私底下打女人吧。

墨凌薇脸色通红,又羞又窘,赶紧沉到了水里,低声道:“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是封少帅弄得吗?”云六义愤填膺:“他打了?”

“没有,他不打人的。”墨凌薇急着辩解,可更多的解释却有些难以启齿,“没关系的,过几日就好了。”

可她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模样落在云六眼里,却越发显得欲盖弥彰。

云六神色狐疑,见墨凌薇不想多说,也不好多问了,只是对封少瑾的印象陡然间又差了一些。

那个看上去衣冠楚楚的家伙,人前一副深情宠溺的模样,人后竟然还有这种折磨人的恶趣味,难怪大小姐死活不喜欢他。

洗完澡,从水里站起来的时候,云六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只见墨凌薇的手腕一道道青紫的掐痕,浑身上下,除了脖子以上,能被衣服遮挡的地方简直没有一块好皮肤。

墨凌薇匆匆穿好衣衫,回了卧房。

云六给她的脚踝处重新涂抹了药膏,替她盖上被褥,心疼的开口:“大小姐,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煲点汤,晚些再端上来给吃。”

墨凌薇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窗外是嘈杂的声响,墨凌薇睡的迷迷糊糊,一会置身于浓雾弥漫的夜色里,看不清人和路,一会置身在血色弥漫的战场上,周边的人一个个的死在自己面前……

感受到萧长风身上散发出的寒意。

天机圣人眸中却是闪过一抹喜色。

只要萧长风还有求于他。

他便能继续与萧长风互利互惠。

这一次能够得到唤魂术。

下一次说不定能够得到更多魂归来兮仙法中的术法。

仅这一条。

对他而言就有莫大的吸引力。

而此时。

萧长风的四个问题,已经问完了。

第一个关于天机圣人的来历。

第二个是关于鬼仙宗的信息。

文艺恬静女子赏白梅花开图片

第三个则是关于母亲家族的。

第四个是欧阳家族和欧阳无量。

这四个问题。

因为层次太高。

以萧长风目前的实力还无法接触。

所以不得不询问擅长天衍之术的天机圣人。

至于其他的。

比如星斗圣地的情况、修罗圣地的信息。

这些萧长风自己便能解决。

自然也不需要欠更多的人情。

“萧道友,你我二人既为同道中人,日后必有更多互助之处,老夫特意为道友准备了三份礼物。”

见得萧长风的问题已经询问得差不多了。

天机圣人这才开口。

刚才双方最多算是互利互惠。

萧长风传授他唤魂术。

他回答了萧长风的几个问题。

所以他要继续加把火。

趁着萧长风目前实力还未恢复的机会。

多拉拢和交好。

多个朋友多条路。

更何况这还是位不弱于自己的同道中人。

在这武道为尊的异世界内。

他自然是更愿意和同道中人一起。

“哦?”

萧长风收回心思,微微诧异。

“第一份礼物,萧道友已经见到了。”

天机圣人含笑开口。

这第一份礼物。

自然不是眼前的地灵茶。

而是那场震动中土的金斗之战。

天机圣人强势出手。

斩杀电云圣人,震慑武魂殿。

让武魂殿不得不收回追杀令。

这份礼物,不可谓不重。

对此萧长风也是心知肚明。

此时微微点头。

“而第二份礼物,便是这个!”

天机圣人伸手一抓。

仿佛抓住了风。

随后呈现在萧长风的面前。

只见在天机圣人的手中。

有一缕缕细若发丝,柔似绸缎的风。

没错,就是风!风无形,更无质。

但此时却如同一块绸缎般,静静的躺在天机圣人的手中。

此风并非普通的风。

萧长风能够感受到其内的快意和侠气。

有一股气吞万里如虎的大气势。

“老夫知道萧道友在寻找快哉风,之前老夫便是因此而稍微耽搁了片刻,只得让天火和紫云先去助你。”

天机圣人抚须一笑。

萧长风得到了三清草。

又从李书生身上得到了浩然气。

如今这一缕快哉风,便是萧长风最需要的东西。

有了这三大主药,再加上剩下的灵药。

萧长风便能够炼制三清化神丹。

有了此丹,萧长风一旦突破到化神期。

其实力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天机圣人的这第二份礼物。

虽然不如第一份的珍贵。

但却是萧长风目前最需要的。

“此物我收下了!”

萧长风没有拒绝,顿时取出禁魂葫芦,将这缕快哉风收入其中。

这一缕虽然看似不多。

但却足以飘荡千里。

如此一来。

一点浩然气和千里快哉风。

萧长风便是部都集齐了。

接下来只需要等炼药师协会将其他辅药收集完毕。

他便能够开炉炼丹。

“至于这第三份礼物,萧道友请随老夫来!”

天机圣人起身。

萧长风跟随而去。

很快。

天机圣人便是带着萧长风来到了八卦湖之上。

“开!”

天机圣人眸中金光迸射而出。

如同两柄利剑,刺入八卦湖内。

顿时那如同镜面般的湖面。

缓缓向两旁分开。

“萧道友,这是老夫开辟的异度空间,请里面一观!”

天机圣人率先迈步,踏入其中。

萧长风神识散开。

没有犹豫,随之踏入其内。

天地变换,光线荏苒。

再见之时。

萧长风已经来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

这里的面积不大。

但也有方圆万米。

这里的灵气极为浓郁。

是外界的百倍。

便是与乾陵秘境的中心地带相比,都远远胜于。

而在地面之上。

生长着诸多灵药。

“圣药!”

萧长风没有去看其他灵药。

而是一眼便是看到了中心地带的三株特殊的圣药。

其中一株为金色的莲花,无根无叶,悬浮在半空中。

第二株为一片青色的莲叶,莲叶上有诸多异象虚影。

第三株则是一截白色的莲藕。

不过这莲藕的模样,却是形似童子。

“道门金莲,万象莲叶,童子莲藕!”

萧长风一眼便是判断出这三株圣药的来历。

“梦道友,看来这三株圣药成熟之时,就是你突破渡劫期之日。”

这三株圣药。

都是天机圣人为自己而准备的。

他是道宗弟子,最为需要这种圣药。

“道友慧眼如炬,这三株圣药大概还需要个几年才能完成熟,不过仙道艰难,每一步都来不得半点懈怠。”

天机圣人既然敢带萧长风来。

自然就不怕被萧长风认出这三株圣药。

而这三株圣药。

当然也不是那所谓的第三份礼物。

“此地乃是老夫于百年前开辟出来的异度空间,我称之为莲花境,这里有许多搜集而来的灵药,地下还有一条大型灵脉。”

“再加上老夫布置了一个聚灵阵,可将八卦湖的灵气汇聚而来。

使得此地的灵气极为浓郁,虽然比不上福地洞天,但也足以堪比一般的秘境。”

“这第三份礼物,便是除了这三株圣药外,其余一切道友皆可自行采用,老夫愿借此助你突破到元婴后期!”

天机圣人这第三份礼物。

不可谓不隆重。

他愿意牺牲三株圣药的成熟时间。

来让萧长风在此修炼,以求突破元婴后期。

此地除了那三株圣药外。

其余的灵药也都十分不凡。

宝药和半圣药更是布满四周。

而且还有一条大型灵脉以及聚灵阵的浓郁灵气。

恐怕便是天尊境强者所创的秘境,也不过如此。

斩杀电云圣人。

千里快哉风。

再加上这莲花境。

三份礼物,皆无比珍贵。

天机圣人可谓是诚意十足。

而萧长风,自然也不会拒绝。

“梦道友,你有心了。”

萧长风点头致意。

他没有说什么日后报答之类的话。

但天机圣人自然心领神会。

不过在闭关之前。

萧长风还有一事,需要麻烦天机圣人。

“梦道友,帮我送一份拜帖,前往星斗圣地!”

() 天星山脉。

这里有着无边无际的林海,放眼望去,一眼都看不到边境。

云雾弥漫起来,让原本就密密麻麻的云海更加震撼起来,叫人惊诧不已。

也颇有几分惊悚之感。

“怪不得连斗尊强者都进不去,好一座天然的星陨大阵,只怕一两个斗圣强者来了也找不到北。”

怪不得魂族没有对风尊者及星陨阁动手。

一是因为那风尊者本来就没有多少价值,加上隐姓埋名的缘故更是鲜少有人知晓。

二只怕就是因为这天星山脉里的一片林海了,一两个不精通阵法的斗圣都进不来。

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除非魂族出动更多的强者,可是那样一来就得不偿失了。

区区一个风尊者还不足以让魂天帝出动那么多强者来,况且魂殿这些年的行为魂天帝虽然知道大概,却不知道细节。

这也是一个原因。

向日葵气质美女白纱刺绣长裙侧颜精致五官漂亮图片

看了一眼天星山脉的林海后,江缺便知道了这座天然星陨大阵的厉害。

他道:“我虽然不懂阵法之道,但耳濡目染下依然清楚一些阵法里面的道道,当年药老你和风尊者为了寻找星陨阁驻地,只怕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药尘点点头,“当年,自我用骨灵冷火救了风闲后,他便一度改名为古灵。

其后,我们想创建星陨阁,于是便用了数年的时间来寻找驻地。

只有一个坚不可摧的驻地才能叫人放心。”

后来他们便找到了这里,便有了现在的星陨阁。

可以说这里的存在是他和风闲风尊者一起的心血,若非他们努力也不会有现在这片深不可测的天然林海大阵。

“走吧。”

江缺说道:“既然都已经来了,自然要进去看看才行,曾经你一手创建的星陨阁如今只怕已经更为强大了。”

“希望如此吧。”药老叹息一声,“只要我那老友没事就好,这些年来因为我的事,恐怕多少会影响到星陨阁。”

虽然外面的人可能不知道他药尘与星陨阁之间的关系,但是魂族那边想要调查的话,就一定会知道。

基于这样的情况,所以药老心里也没底,他也有点害怕起来。

进出星陨大阵的法子药老自然还记得,他站在那片林海前,几个复杂的手印掐动,顿时便有道道神异的光束从他的手中冒出来。

等江缺再仔细瞧时,竟恍然发现那磅礴的云海正在不停变幻,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路竟出现在面前。

“药老,厉害啊。”

江缺称赞起来,丝毫没有吝啬的意思,“即便是我想闯过这片林海,即使我想轻易地过去,也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行。”

可如今药老居然没事,虽然可能是因为研究过的缘故,但能够把这种天然大阵研究通透的人不多了。

阵法一道比之炼丹还要难,反正江缺是从来就没想明白过。

短短几息的时间过后,药老便道:“现在我已经暂时打开了进入的通道,江道友,咱们这便进去吧。”

也不知道星陨阁怎么样了。

他暗暗皱起眉头来,“虽然说此地非斗圣级别的强者进不来,但是就怕万一啊。”

这种不确定性的事情他怎么想得清楚,绝对是要亲眼看一看才行的。

现在依然有那么些担忧。

“嗯,也好。”江缺点点头,道:“天星山脉,过了这星陨大阵后,想必就是你们星陨阁的地盘了。”

药老应道:“是的,星陨阁就在天星山脉深处,被这座天然星陨大阵所笼罩着。”

“走吧。”江缺深深吸了口气,“希望你们星陨阁不要让我失望。”

此来,他也是抱着这个目的前来的,也是有想法的。

至少星陨阁的那些东西不能落入其他人手中,至少他得有点收获才行。

而这点也正是药尘所担心的,万一风尊者觉得不行,非常不愿意给呢。

这种可能也是有的。

他心里不禁担忧起来,脸色也越发地凝重,不由道:“江道友,若是进得里面,到了星陨阁后,我那老友如果有什么得罪之处的话,还请你多多担待一下。”

如此他便感激不尽。

江缺微微一愣,道:“无妨,既然是你药尘的老友,即便是稍微得罪之处本座也不会追究什么的。”

不过江缺并没有把话说完,如果真的得罪厉害了,那说不得也会生气的。

而追究责任也就成自然了。

药尘点点头,脸色泛喜地道:“如此我就多谢江道友了,今后但有需要我定不会推辞。”

江缺自然知道药尘所言非虚,也不是随口而为,作为曾经远古八族之一药族之人,他知道的东西有很多。

至少比江缺知道得细,这样的人在关键时刻肯定会有用,

因此江缺也没客气,“如此,那到时候可能就要麻烦药老你了。”

到时候,不管是去远古八族,还是去其他地方,他都有一个指路人了。

不用担心没搜刮到位,也不用觉得有些事情没做完。

双方算是暂且达成了一个共识,双方都很满意,也都各自放心下来。

星陨阁就在林海里面。

穿越过林海,进入到天星山脉内,再经过阵法后,便能到达一个特别的空间中。

而那里就是星陨阁的驻地。

“江道友,星陨阁到了。”走出林海后便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果然别有洞天。”江缺一脸诧异,这星陨阁的驻地确实选得不错。

易守难攻,且有一座天然的大阵守护着,没有几个斗圣级别的强者出手的话,根本进不去。

如此铜墙铁壁一般的地方,进出都困难,谁又能想到这里面居然还隐藏着意个宗门呢。

星陨阁。

或许这个宗门并不算太厉害的门派,也算不上是太强大的存在,但绝对算得上是药尘和风闲二人的心血,多年的努力都在这上面了。

在药老的带领下,江缺一脸平静地看着,神色淡定无比,如同气定神闲一般的存在。

药老忽然道:“嗯?如今这星陨阁中竟然没几个人了吗?”

自从进来后,他就感觉到这里人气不多。

似乎连人的声音都少了许多。

仿佛都出去了一样,可药尘知道,他们绝对不可能是出去了,只能有一个结果。

“可能是早就遭遇不测,导致星陨阁这里没落下来,出现如今这般恐怖的一幕。”

一想到这种可能后,药老就脸色一凝,“我那老友只怕是也……”

那般结果他不好猜,但那是最坏的结果。

并且也是有可能存在的。

一旁的江缺倒是安慰起来,“你就不要担心了,说不定因为你们星陨阁本来就不是什么厉害的宗门,你那位老友这些年虽然掌管着宗门事务,但想来他的主要精力应该不是在发展宗门上。

这里没有打斗过的痕迹,也没有被毁坏的痕迹,所以能肯定星陨阁绝对不是受人迫害了。

不过没落倒是一定有的,毕竟没有一个九星斗尊巅峰的强者坐镇,很容易出事。”

听到江缺的这一番话后,药尘的心里这才好受许多,“希望如此吧,不过外面那座星陨大阵并未遭人破坏,想来没人强攻。”

在他没有被魂族迫害之前,星陨阁并不为人所知,也就几乎没人知道星陨阁的存在。

正是这样的原因,所以才导致现在没有他药尊者坐镇,而使得星陨阁逐渐地没落了。

这也很正常。

甚至他都很能理解这件事。

江缺眉头紧皱着,淡淡道:“咱们进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两个人,毕竟这偌大的星陨阁不可能一个人都不在了。”

大阵没有被毁坏过,若真的没人那便是解散了。

一时之间。

药老的心情倒是有点复杂起来,他甚至还有点哭笑不得,心情万般郁闷得紧。

莫名地担忧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那位老友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在中州上毕竟强者无数,保不齐以风尊者那般四星斗尊巅峰的修为不够看,只要稍微来一个九星斗尊就能力压他。

更不要说还有魂殿和魂族的人。

万一自己那老友偏偏就招惹上魂族呢,搞不好已经被他们了结。

想想就好不郁闷。

他的脸色也万般难看起来,心绪复杂无比,急忙走在前面去查看是否还有人在。

星陨阁的驻地上,有一大片的建筑群,宫殿阁楼皆是有之,倒是显得格外金碧辉煌。

看起来这个地方早些年还是蛮热闹的,不过现在看来一些通道和小路上,甚至那演武场上都开始长杂草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人少没用的缘故,还是压根就没人用所导致的。

反正这里显得格外平静。

很安逸得可怕,寂静震人,这里仿佛就是一个让人莫名地觉得惊悚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没人气的缘故吧。

江缺则丝毫不担心,暗道:“星陨阁没落也在预料之中,应该不会有事才对。”

毕竟他记得原著里风尊者到最后都没事,还成功突破到斗圣了。

星陨阁最后也没被灭,还成了一四方阁之首。

是中州众多宗门里的翘楚宗门,斗尊斗圣级别的强者就有不少,好不风光的。

所以这星陨阁应该不会有事。

“只是如今这场面看起来着实有些恐怖,也确实有点惊人。”

他眉头微微皱起来,倒是仔细打量起来,“没落不是没道理的,星陨阁本来就不算是强大的宗派,能够还存在着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如果没有那位风尊者的话,说不定都没了。

药尘心急火燎地跑进星陨阁的演武场上,他喃喃自语道:“这块演武场是当年我和我那老友亲手弄出来的,没想到如今都杂草横生了。

唉!

果然是物是人非啊,一切早就变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在星陨阁待一辈子了,就此养老便没了后续。

可魂殿和魂族却找上他,以至于最后只留下一道魂魄藏身于萧炎的纳戒上。

不可谓不悲惨。

江缺突然道:“药老,有人来了,你看看认识吗?”

   云迟也想叹息啊。

   她倒是想先避着晋苍陵一些。

   可是她要是敢躲着那男人,只怕会适得其反,等被他逮到了不被弄掉一层皮都逃不掉。

   要是诸葛长空出现得早一点,先让他们知道这种事那还好些,那男人没开荤说不得还能忍。他都开荤了再让他忍,以他的狼性哪里忍得了。

   更何况他坚定不移地认为,如果这事是真的,爱过她之后应该是身子发虚才对。

   而昨天御书房都弄三回了,他觉得神清气爽,一副吃饱喝足的状态,哪里会有问题?

   按晋苍陵的话来说,真不给他,真让他一直憋着,那才要了命。

   摊上这种狼性的食肉男人,她怎么办?她也很无奈啊,腰酸到现在呢。

   但是这些话,云迟也不可能跟沐雪烟说半句。

   “母后真觉得我与苍陵可以先不要孩子吗?”云迟眨了下眼睛,说道:“我听说大臣们都心急着呢,苍陵只有我一人,他们都担心大朝皇位后继无人,怕我生不出太子来,想催着我早些怀上苍陵的孩子。”

   那些大臣们的心思,云迟倒也知道。

   他们之前想逼晋苍陵纳妃选美人扩充后宫,被晋苍陵铁血手段吓到了之后就不敢再提这事,现在改为变着花样地催她快快怀孕了。

   鲜橙少女甜美笑容化心房纯真唯美私房写真图片

   反正后宫只有她一人了,早点生他们早点放心。万一第一胎不是太子,还能趁年轻继续多生几个。

   这要是拖啊拖到她年纪大了,只怕就生不了了。

   云迟本来以为沐雪烟也是盼着她赶紧生孩子的。

   她现在不能生,沐雪烟也许该动心思给晋苍陵找别的女人了,毕竟对于皇室来说,子嗣是极重要的事情。

   “孩子的事不着急。”

   沐雪烟摇了摇头,“无垠海四宗主说的话还是可信的,他既然说了不适合生孩子,那肯定是真的。”

   异血者生——怪物?

   要是云迟当真生了怪物,那她和晋苍陵之间感情难免会生变吧。

   而且大臣们知道了肯定又得生事。

   到时候晋苍陵和云迟也是彼此痛苦。

   不,不能生,万万不能生。

   沐雪烟心里下了主意,又对云迟说道:“这事还是一样,等四宗主到了无垠海,一定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无垠海能解决天下难事!”

   真的对无垠海这么信任?

   云迟嗯了一声。

   不用沐雪烟说,她也已经决定先不要孩子了。

   万一真的生出了畸形孩子,她会痛苦,对孩子来说也是一辈子的痛苦。

   反正她还年轻得很。

   “那母后就没有想过让苍陵与别的女子生吗?”

   丛萝姑姑看向云迟,看看,帝后还真的一如既往地坦率啊,这种话竟然直接就问出来了。

   沐雪烟先是一怔,继而苦笑,“若是我真的这么要求,能同意?”

   “我自然不同意。”云迟笑了起来,目光晶亮,“苍陵也不答应的。”

   “倒是对苍儿极有信心。”沐雪烟轻叹一声。

   她倒是想啊,但凡要是晋苍陵少纵着云迟一些,她都会去求着儿子再找几个美人进宫。毕竟子嗣真的很重要。

   但是她又不是傻子,晋苍陵现在宠得云迟如珠如宝,寝宫里连个容颜出色的宫女服侍都没有,沐浴更衣向来不让宫女经手,怎么可能会要别的美人?

   晋苍陵之前的二十几年她都没有教导插手,在他成年之后,她有什么资格去管他房里的事。

   “母后,孩子的事我们会尽量想办法解决的,您别太过担心了,至于其他事,”比如床事,“我们也心里有数。”

   云迟只能跟她说这么一句。

   “们心里有数就好,那和苍儿说过几时出发去往虚茫吗?”

   想要到回到虚茫,沐雪烟的手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她还有机会回去啊。

   “待这边的事情安排好便出发。”云迟说道。

   今天早晨起来她已经安排了人带兵出去接赫拉叶了,倒要看看赫拉叶到底拿了什么东西过来。

   就算没有她法老之书,赫拉叶是多逻国王女,她在来大朝的路上有了危险写信求助,大朝按理来说也应该派人保护她,省得两国之间生了事。

   这要是他们没有打算去虚茫之境,云迟倒是可以更肆意妄为一点,邦交什么的,看心情吧,要是多逻国因为这事情要打,那就打。

   说不定在这边他们还能把天下一统了。

   有了青龙大军,有了她打造的兵器,这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他们既然要去虚茫,这边最好能安定下来,与其他国家还是和平相处为好。

   “们要是走了,这大朝怎么办?”沐雪烟对此也有些担心。

   国不可一日无君,不是吗?

   “这事就让苍陵去烦恼吧。”云迟看着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心中一动,“母后,我让诸葛长空来替您看看眼睛如何?”

   如果不说,当真看不出来沐雪烟的眼睛看不见。

   “四宗主也不是大夫,不用了。”沐雪烟摇了摇头。

   等到云迟离开,丛萝姑姑看着沐雪烟欲言又止。

   “怎么了?”沐雪烟却是能够感觉到她的心思。

   “殿下,听说多逻国王女要来皇城了。”

   “哦?多逻国?”沐雪烟微一怔。

   对于这片大陆她根本不了解。

   “多逻国王女似乎对小主子一往情深。”

   沐雪烟轻笑一声,“姑姑,这事我也管不了啊,随他们去吧。迟迟是个好姑娘,我不想给她添堵。”

   “奴婢也知道帝后很好,只是这子嗣……”

   “如果那位王女能够抓住苍儿的心,那是她的本事。”

   不然,这事她还真的不想管了,也不能管。是云迟救了她,她也不能恩将仇报。子嗣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真能到了虚茫,无垠海的人说不定真的有办法。

   只是他们能拿出贡礼吗?

   多逻国王女赫拉叶进皇城的动静不小。

   虽然她带来的侍卫已经折损大半,但是仪仗还是很引人注目,尤其是她的那辆纯金马车,一进城便引得全城百姓围观。

   多逻国说是极为富有,但是直接用黄金打造的马车还真的是够奢侈的。而且她身边跟着的所有骏马也都是黄金马鞍,连侍女侍卫的腰带都是明晃晃的金子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