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卫延拉着木香,刚走到门口,忽又转回身,道,“王爷,我们来的路上,听说大西北有战事,就好奇的过去瞧了一眼,正好看到世子爷率领八万兵马,在激烈的进攻紧靠蛮荒之地的一座城池,属下就下去帮着世子爷打开了城门,不过,属下深深记得王爷的教诲,没有伤害凡人,事后也没有再参与两方战争。”

“已经到了蛮荒之地了吗,看来大哥的速度还真是不慢呢。”苏怀宁惊喜道。

又了卫延那一帮忙,原本久攻不下的城门,很快就被段旭城带领八万兵马冲了进去,也把蛮荒王占领的最后一座西北城池给夺了回来。

而蛮荒王剩余的兵马,也极速退回到了蛮荒之地,紧紧守着他们最后的一片土地。

卫延有心问一下三皇子怎么变成了蛮荒王,又和段旭城打起来的事情,可是,一看外面天色都黑了,他嘴巴张了张,又没问出口。

算了吧,早点回家见老爹,到时候,问老爹也是一样。

卫延就赶紧告辞,拉着木香走了。

两口子走后,苏怀宁就遣退了丫鬟,带着段旭霆进了空间,然后拿出卫延交给她的两个储物戒指,把里面的东西都掏了出来。

经过了夫妻二人一番整理后,多有东西都归类整理的整整齐齐,端端正正。

苏怀宁看着堆满了的仓库,呼了一口气,笑眯眯的道,“一千个百宝囊,够我们赚一大笔银子了,这一下,重建大西北的银子也不用愁了。”

段旭霆也很高兴,道,“明日我就去跟皇上告假,晚上我们先去东祁国。”

美女轩轩的梦幻图片

“嗯,明日我先去周家,找周家舅舅,让他也帮我们多介绍一些商人。”苏怀宁道。

两口子商量好后,又开始准备明日的东西。

次日,苏怀宁陪龙凤胎和灵儿吃完早饭后,就把龙凤胎扔给了灵儿看顾,自己则带着两匣子她早上做的点心,和几箩筐水果,两瓶养荣丸,去了周家。

一大早,她就派了丫鬟送了拜帖过来,因此,她的马车刚在周家大门口停下,周太太就领着苏怀颜从大门口出来迎接她。

婆媳二人,在苏怀宁下马车后,毕恭毕敬的先行了一礼,“民妇见过王妃,王妃万福。”

“周家舅母,堂姐,们快起身。”

晚了一步没来得及阻拦,婆媳二人的身子已经弯了下去,苏怀宁赶忙上前两步,亲自搀扶二人起身。

苏怀颜咧了咧嘴,道,“怀宁,今日怎么有空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平日没事或者没提前约好,怀宁是不会这么突然来周家的,且还是这么正式的拜访。

一定是有事。

苏怀颜心里猜测道,看向苏怀宁的眼中,就露出了着急和担心,以为苏怀宁是出了什么事。

苏怀宁道,“今日我上门,确实是有事,我们进去屋子里说。”

“对对对,屋子里说。”周太太忙把苏怀宁迎进屋子里。

很快,三人就在大堂坐下,等丫鬟们摆好点心,泡好花茶后,就被周太太都谴了下去。

苏辰更尴尬了,难怪他转了半天找不到方向,原来这里有阵法。

他堂堂一个高级神纹师,居然被这种简陋的阴风大阵给迷惑到了,这实在有些丢人。

不过那白衣女子倒没嘲笑苏辰,毕竟苏辰现在隐藏了自身气息,外人看上去他仅有天境初期的实力而已,连她队伍里的实习镖师都不如,能在这阴风大阵内不被阴毒之气侵入体内,七窍流血而亡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是要去鬼吼宗嘛?”陆清玲问道。

苏辰点了点头:“去办点事情。”

“跟我们顺路,过来吧,带一程。”

“多谢。”

苏辰虽然有自信破解阵法,但时间不等人,苏辰还要尽快进入鬼吼宗救人,不能耽误时间了。

苏辰刚进入车队之中,就听白衣女子身边骑着白鹿的胖小子嘀咕道:“师姐,对这裸奔变态这么好干嘛,虽然他长得确实比我帅几分,但变态终究是变态啊。”

这小胖子说话也不避讳,完完落入的苏辰耳中。

苏辰更尴尬了,看来捂脸完没效果啊。

只能装着没听见了。

黑色蕾丝的混搭

陆清玲没好气的说道:“不说话,没人把当哑巴。”

说着,陆清玲缓下速度,来到苏辰身旁说道:“我叫陆清玲,是顺天镖局的大镖师,叫什么名字?来鬼吼宗这种地方做什么?”

苏辰微微抱拳,说道:“在下苏辰,来鬼吼宗找人。”

“哦。”

陆清玲低声说道:“苏公子,身材不错哦。”

“咳咳……”

苏辰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了。

不多时,镖队顺利走出了阴风大阵,来到了亡灵谷的最深处,眼前是一片巨大的悬崖峭壁,在悬崖之中被挖出了一个巨型山洞,山洞中坐落着一片阴森黑暗的建筑,应该就是鬼吼宗了。

刚抵达鬼吼宗外,就有几名筑基境的鬼修走了出来。

“来者何人。”

陆清玲亮出令牌,说道:“顺天镖局。”

“原来是顺天镖局的陆小姐,快快请进。”

陆清玲收起令牌,带领众人准备进入鬼吼宗,顺便说道:“苏公子,接下来……咦?人呢?”

一转头的功夫,陆清玲发现苏辰居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顿时摇了摇头:“好心载议程,居然不告而别,真是没礼貌。”

“陆师姐,我就说吧,这变态不是什么好人。”

“少废话。”

“呵呵,希望他别在鬼吼宗里闹出什么乱子来,连累到我们。”

“他不过天境修为,能闹出什么乱子。”

“也对。”

进入鬼吼宗内,在鬼吼宗弟子的带领下,陆清玲一行人将镖车部押送到了一处宽阔的大厅内。

一名穿着宽大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男人走了过来,发出干涩的声音道:“在下鬼吼宗三长老墨者,陆小姐一路辛苦,我这就安排鬼吼宗弟子清点货物,请诸位先到隔壁的茶室休息,卸完货物,交接了尾款之后,我再派人护送们离开。”

陆清玲犹豫片刻,点头道:“那就多谢墨者长老了。”

有顺天镖局的名头撑腰,她也不担心鬼吼宗能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来。

……

苏辰混入鬼吼宗后,就立刻使用大伪装术,将自己的气息压制到了普通人的程度。

浑身没有半点元气波动,别人想要发现他就很困难了。

但苏辰的感知力却没有受到影响,他使用玄听八音,听到了整个鬼吼宗内的声音。

在鬼吼宗的最高层,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声音,实力不亚于玄水蛟,甚至要更强一筹。

除此之外,整个鬼吼宗内,筑基境的高手也超过了五名。

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天境,天境之下很少,但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却有不少。

这些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大多被集中在宗门的地下,那里又一片巨大的空间,里面充斥着凄惨的叫声。

肯定不是在做什么好事。

苏辰听声辩位,很快就寻找到了通往地下的通道,迅速打晕了两名守门的弟子,然后潜入道了地下空间之中。

这里仿佛是一个大型的下水道,空气潮湿阴暗,弥漫着腐臭和淡淡的血腥味。

几名鬼吼宗弟子正结伴而来。

“听说老肖今天带回来一个小女孩,这老淫棍专门对小女孩下手,实在是变态至极。”

“我刚还见过那女孩,长得确实漂亮,可惜了,如果能养大一点,定是尤物。”

“被老肖玩过,能活过今晚都算不错了。”

“别管那老淫棍了,没胸没屁股有什么好玩的,咱们还是赶紧去炼魂殿吧,听说今天要送来一批新的灵鬼,好的灵鬼我们没资格挑,但能捡几个剩下的也不错,若能练成一只的话,说不定就有机会晋升为内门弟子了。”

“说得对,早点去,别被其他人抢光了。”

苏辰心思一动,朝着反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苏辰就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叫喊声,来自一个柔弱无力的小女孩。

苏辰立刻寻声而去,一件划开一扇黑木门,闯入一间阴暗的房间之中。

定眼一看,只见一个满脸褶皱,形同厉鬼的老家伙,正在脱一个小女孩的衣服,一边脱还一边发出猥琐的怪笑声,小女孩脸色脸色煞白,哭喊不休。

“什么人?”

那老鬼发现苏辰,立刻祭出一颗阴魂珠,将一道黑雾释放出来。

黑黑雾瞬间凝聚成一只张牙舞爪的厉鬼,朝着苏辰扑来。

苏辰冷哼一声,龙炎力凝聚在拳头上,一拳砸去,直接将他厉鬼当场打爆。

那老鬼大惊失色,刚想逃走,就被苏辰一剑刺破喉咙,血溅三尺当场暴毙。

苏辰走上去,一脚踹开那老鬼的尸体,拿出一件外衣披在瑟瑟发抖的小女孩身上。

“是小七嘛?”

小女孩眸中的惶恐渐渐安定下来,连忙点了点头。

苏辰说道:“不用害怕,我是来救的。”

“谢谢大哥哥。”

见小七浑身都在发抖,苏辰知道她是被这里的阴气侵入了体内,立刻抓住小七的手臂,将一缕龙炎力送入她的经脉之中,驱逐了小七体内的阴气。

小七的脸色很快变得红润了起来。

还别说,这小丫头虽然穿的破破烂烂,头发枯黄,身上散发着一股酸臭味,看起来也好几天没洗澡的样子,但是长得粉雕玉琢,确实是个小美人胚子。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韩简的生日,只是在喊了一些相熟的人,原本按着韩简的性子,生日也就和家里人吃顿饭就好,但是奈何贝黎黎坚持要请人来家里一起庆祝一下,说是热闹热闹。

晚上,君景恕开着车,载着周亦赐前往韩家。一路上,周亦赐低着头,双手捏着自己的手拿包,包里,放着要送给韩简的生日礼物。

这个生日礼物,是她把这些年来的暗,仿佛随着那一笔一画,全部都释放出来了。是她决定,要把过去的那些感情,彻彻底底的放下。

也许,今晚对她来说,不仅是韩简的生日,也是她和过去的暗道别的时候的吧。

沉浸在自己心思中的周亦赐,并没有注意到君景恕的视线,时不时地朝着她瞥过来。

今天的她,明显画过妆了,头发、以及衣饰都是精心打扮的,是因为韩简的关系吗?

因为韩简,所以她才会这样的郑重?!

每每想到这些,一种嫉妒的情绪,又会弥漫在他的身体中,即使明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抹去她和韩简的那些过去,但是他还是会忍不住的在意。

会去想,她对韩简到底有没有感情了?她说她会放下对韩简的感情,她真的能放下吗?

而他呢?在她的心中,又有几分的位置呢?

到了韩家,韩霖在看到君景恕和周亦赐后,目光微微一暖,“们来了啊,小简和一一在后面花园里。”

夏日马尾死库水美少女泳池写真

“那我去找他们。”周亦赐道,笑嘻嘻地打算朝着后花园走去,但是才迈开了两步,却脚步一顿,原因无他,只因为她的手还被君景恕给牵着。

周亦赐略带诧异的看着君景恕,似在疑惑着对方怎么不松手。

君景恕抿了抿薄唇,这才慢慢的松开了五指,“一会儿我来找。”

“哦。”她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韩霖的目光看向了君景恕,却看到对方的目光依然是在看着周亦赐离开的背影,见到此情景,韩霖在心中不禁一叹。

君家的人,对自己的命依,还是这样的在乎呵。

若是没有经历过乐颜的事情,只怕他也会觉得所谓的血咒、命依就像是天方夜谭吧。

“的身体还好吗?”韩霖问道。

“没什么大问题。”君景恕这才收回目光道。

“亦赐是的命依吧。”韩霖问道,毕竟,之前他所有的猜测,也只是基于从儿女这边知道的一些事情上面所得出的结论。

“是。”君景恕没有隐瞒的道。

“和亦赐现在是在交往吗?”韩霖又问道,因为韩家和周家经常会聚一下,所以他倒是从周离野和段蔓语的口中知道了之前君景恕还曾和周家夫妇在餐厅里遇到过,并且还直言是亦赐的男朋友。

“是。”君景恕给了韩霖一个很肯定的回答。

“对亦赐好一些,这孩子我从小看到大的,她会是一个好命依的,只不过……”韩霖的声音顿了顿,他自然也知道,亦赐这孩子喜欢了自家儿子多年。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的生日,要她陪他?如果他要找人的话,可以找太多的人吧。

段蔓语不明白周离野为什么要拉着她,但是她却并没有挣扎,而是跟着周离野一路走着,一直走到了附近的一处小公园里。

他在一张长椅上坐下,然后把蛋糕的盒子打开,摆在了他的膝盖上。

就这样,月色下,他静静地睨看着这个蛋糕,就像是沉浸在了某种回忆中似的。而她则是站在一旁,有些出神地看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他蓦地抬起了头,对着她道,“要吃吗?”

“啊?”她楞了楞,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的生日蛋糕,要吃吗?”他重复了一遍道。

“哦,好。”她应着,莫名的只觉得这会儿的周离野表情有些怪怪的,似在嘲弄着什么,又似在告别着什么。

他把蛋糕店里赠送的代表着岁数的32岁的蜡烛插在了蛋糕上,然后又掏出了打火机,点燃了蜡烛。

在夜色下的小公园里,顿时有多了些明亮。

段蔓语瞅瞅蜡烛,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唱了起来“祝生日快乐,祝生日快乐……”

花园里的秀丽娇娘

直到周离野瞥了她一眼,她这才反应过来,住了口。这可不是在给工作室里的员工过生日,用不着她带头烘托气氛唱生日歌啊!

“……要不许个愿吧。”她呐呐地道,停下了唱歌,心中庆幸着还好这会儿附近没什么人,不然她可真的是要糗大了。

他轻轻的垂下了眼眸,薄唇一掀,“许愿吗?可是我已经不相信什么许愿。”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拿起了一旁放着的蛋糕店给的切蛋糕的小塑料刀,吹熄了蜡烛,切了一块蛋糕给段蔓语。

段蔓语接过蛋糕,“呃,谢谢。”

“不客气,反正这蛋糕也是掏钱买的。”他道。

换言之,她是在吃自己掏钱买的蛋糕。段蔓语一噎,干脆什么话都不说,坐在了周离野旁边的空位上,吃起了蛋糕。

而周离野也切了一块给他自己,原本蛋糕上的“I LOVE YOU”的字样,这会儿也都被切得四分五裂了。

坐在公园里吃着生日蛋糕,这种体验对段蔓语来说,倒还是头一遭。

她一边吃着,一边忍不住地瞧了瞧身边的周离野,只看他吃得很慢,却很专心,让她几乎有种错觉,仿佛在他面前,不是蛋糕,而是无比珍贵的食物,需要他用尽每一个细胞去感受着那份滋味似的。

“我有这么好看吗?让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他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段蔓语这才发现,自己盯着他看的时间好像长了点,“呵呵……”她干笑了两声,继续埋头吃着她的蛋糕。

“有被人当成一个笑话过吗?”他的声音,又再度地响了起来。

“有啊。”她回道,“当初我和黎黎要开工作室的时候,很多人都把我们当成一个笑话,觉得两个女人要弄游戏工作室,纯粹是瞎折腾,那时候各种碰壁,别提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也不知道那个叫夸巴九蛮人哪里来得自信,上来就说自己是王子殿下。

   其实所谓的王子殿下,大概也就是某大土司的儿子,说白了就是寨主儿子,在他们寨子里或许有九蛮人称呼其为王子殿下,可出了他们寨子谁会认呢。

   今天夸巴也就是欺负空姐鹿雨晴是个服务人员,所以想要这样欺负一下吧。

   鹿雨晴心情很是不好,然而也没有办法,她还要着急去工作,也害怕被投诉扣工资。

   思前想后,鹿雨晴不情愿地开口说:“夸巴王子殿下,对不起,我不该撞您。”

   “哈哈哈哈。”

   一听到鹿雨晴道歉,那夸巴马上就开心了起来:“们中原人也不过如此,见了我不还是要叫我王子殿下嘛。”

   他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惹得周围的中原人不满,大家都是中原的,凭什么让一个九蛮人这么说呢。

   况且在华夏早就没有王子这个称谓了,凭什么让人叫王子。

   但虽然生气,大家也就是不愿意多事,所以没有人去管鹿雨晴。

   既然吃亏了,那就赶紧走吧,鹿雨晴也不想再搭理这个神经病,然而夸巴却一直抓住鹿雨晴的手臂不放。

   萝莉美女森女系装扮手捧鲜花文艺范十足写真图片

   “既然叫我王子了,不如加我个微信,以后我领去我们的大寨里玩耍,顺便封个王妃,哈哈哈哈。”

   这才是夸巴的真实目的,他从头到尾就是想要撩妹泡妞而已。

   刚才他就是看到鹿雨晴走路太快太着急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坑害她,加微信泡她才是原本目的。

   “先生,请放开我,我要去工作了。”

   “加个微信。”夸巴满脸邪笑:“不然我投诉。”

   “先生,我已经道歉了,您如果再无理由投诉的话,公司也不会受理的。”

   鹿雨晴觉得对方真的已经很过分了,让叫王子也叫了,道歉也道了,现在居然还想要微信,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这点事也要投诉的话,公司肯定会站在鹿雨晴的这一边。

   但是那夸巴胸有成竹道:“我们大寨在们公司有长期包机合同,每年一个亿左右,觉得我的投诉有用吗?”

   此话一出,吓得鹿雨晴顿时慌乱。

   每年一个亿的包机合同,那确实是大客户了。

   虽然九蛮人总体比较穷,但每个大寨的土司可不穷啊,土司们几乎掌控着大西南的所有药材生意,甚至有的土司还是炼丹师,这种人怎么可能缺钱呢。

   作为大土司的儿子,夸巴每天闲着没事干就是游山玩水,经常坐飞机跑来跑去,好不悠闲。

   正如夸巴所说的那个样子,他投诉的话,不管有理没理,可能公司真的会受理。

   毕竟航空公司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空姐的正义去得罪这样的大客户。

   “先生,请不要这样。”鹿雨晴神色已经开始慌张,她真不知道夸巴会不会投诉自己。

   “哈哈哈,我就喜欢看们中原人无能为力的样子,来,微信号给我。”

   夸巴的恶趣味就是欺负欺负这些普通的中原人,真遇到什么门派高手修炼者的话谁会给他面子。

   然而这已经足够把身旁的中原人们都气炸了。

   可气炸又怎么样,似乎谁也不能把夸巴怎么样。

   鹿雨晴在纠结着自己的微信号要不要给,显然她如果说没有微信对方也不可能相信,可那是比较私人的东西,朋友圈里还发着自己每天的漂亮照片以及可爱吐槽。

   那样一个私密性极强的东西怎么可能给面前这个恶心的九蛮人呢。

   不给,对方就要投诉。

   鹿雨晴真的是没办法了,距离她要登机去准备的时间只剩下十分钟,如果十分钟之内她不到达的话可能真的就要丢工作。

   双重压力之下,鹿雨晴是要保住工作还是要捍卫自己的隐私。

   如此选择,根本就不是她一个小空姐能承受得了的。

   全部过程方河都在观看,一开始他没想出手帮忙,但是当夸巴说什么看不起中原人之类的话时,方河就忍不了了。

   方河走上前去,将自己手中冷饮一下子便扣在夸巴的脑袋上。

   带着冰块的冷饮顺着夸巴的脑袋流到他的脖子以及后背,吓得夸巴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

   “放开。”方河冷冷地说道。

   “又是什么东西,知不知道我是九蛮王子……”

   “放开!”

   方河一声历喝,如雷霆灌耳、迅疾若风,哪怕是机场的广播都没能把他的声音遮盖住。

   夸巴顿时被吓了一跳,可他的手仍然没有松开。

   方河已经不再给机会,他照着夸巴的胳膊就是一记手刀过去。

   这时,忍不了疼痛的夸巴才终于放开手,再看鹿雨晴那如白藕般的手臂上已经被捏出红印。

   “去上班吧,这里我处理。”方河对鹿雨晴说道。

   鹿雨晴难免会惊慌失措,她都不知道自己遇见了什么,但看样子应该是被人救了。

   “谢谢先生,谢谢您。”

   鹿雨晴特别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人家救了自己,也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她想看看方河会怎么样。

   旁边的空姐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都顿时眼放桃心。

   “哇,好帅。”

   “这才是英雄救美啊。”

   “唉,我要是鹿雨晴的话,我肯定留下这个帅哥的联系方式。”

   “如果救的是我该多好啊。”

   许多女孩都在梦想有朝一日被英雄救美,鹿雨晴被这样营救之后却没能好好地感谢恩人,大概是她最后悔的事情了吧。

   夸巴被打了这么一下当然难以忍受。

   “敢打九蛮人!我看不要命了。”

   啪!

   面对夸巴的威胁,方河反手上去就又是一巴掌:“打九蛮人怎么了?们的大土司如果做这种事,我也照样打。”

   “侮辱大土司,侮辱我爹,我们大寨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知不知道,现在站在中原的土地上,如果再闹腾的话,我也不会放过。”

   一番话,吓得夸巴不敢说话了。

   什么九蛮王子,一个寨主的儿子也配叫王子,遇到真正的高手,他算个什么东西。“好,这个中原人很厉害,不过我会让坐不了飞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