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大概,这就是柯帅最后最无奈的办法了吧。

一个劲想要压制方河,可越压制却越得到了自己不想看到的结果,本以为能让同门帮自己出头,结果却引得同门被杀。

所以柯帅只能把事情闹大,如果不闹大引来其他的人,或许连命都要保不住了吧。

方河和戴博能杀那几个人,又怎么可能杀不了他柯帅呢,柯帅又不比那帮人多两个胳膊,如果说之前他还觉得是掌舵人徒弟能占得一丝优势,现在他觉得自己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

好在雪山上的同门们没有让柯帅失望。

就在他喊话之后,便能够看到从雪山上下来了乌泱泱一大群人。

“谁!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们清风阁的人!”

“什么?死的是北院的,哈哈哈,没我们南院什么事。”

虽然下来了一大帮人,但是南北两院的态度截然不同,北院弟子自然觉得同仇敌忾,可是南院弟子则在幸灾乐祸。

与方河对持的一群人,皆出自北院。

领头的是个身穿花衣的中年人,这人看起来好像是很神经病,但实际上他此刻已经非常生气。

夏日阳光宅女拍你散步

“花师叔,救我啊!就是这两个人,刚才杀了我们北院四五个弟子!”

被称作花师叔的人名叫花烧,他现在的职位是北院执法,今天专门带了北院的人过来搜寻东西,若不是还没找到,他都不可能直接蹦下来。

花烧不光是北院执法,同时也是阳泽的徒弟,并且还是柯以丛的师弟,就是柯帅的师叔。

今天本是花烧建功立业的机会,然而他却遇到了这种事情,不过也罢,轮到了那就是运气,该怎么做就得怎么做了。

北院弟子在与方河对峙,而南院的人都在看热闹。

花烧现在气得不行,他奉阁内的命令专程带人过来搜寻东西,怎么就碰到方河这样的人直接杀了他手下的弟子呢。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大的胆子,连我清风阁都不放在眼里?”

“哦,烦不烦啊,们清风阁就跟马蜂窝似的,打死一只又来一群。”

这便是方河对清风阁的评价,搞不懂他们到底准备做什么,难不成又要来送死吗,如果他们真的想要送死的话,方河可以不客气。

目前方河对清风阁仅存的那点客气都是来自于谢引,若不是认识谢引,怕是在场的人都会成为方河的敌人吧。

“既然想死,那我就快点让死!”

“好啊,准备过招吧。”方河倒是不怕,什么花烧花浇的,来了就杀,敢打扰莫泰实滑雪,那就都死了好了。

南院那边的人都在笑呵呵地看着这场争斗,就连负责封山的元策也被吸引了过来。

元策从人群里找到了一个领头的问道:“钟执法,这里出什么事情了?”

与元策对话的人名叫钟提,他是南院执法,虽然职位和修为比元策高,但他绝对没有傻到认为自己的地位会比元策高。

钟提对元策说:“看看吧,花烧那孙子跟明唐地区掌舵人闹腾起来了。”

见到这样,元策大叫不好,他之前虽然担心方河会跟阁内的弟子产生矛盾,但没想到这矛盾竟然直接闹到花烧头上。

这可让他如何是好。

元策没有想那么多,他觉得现在去找方河讨论一下才是正道。

着急的元策马上冲出人群到方河身边问道:“方先生,怎么回事?”

“们清风阁的人好厉害啊,非要杀我朋友,被反杀了反倒是找人来报仇。”方河的气氛有些冷,这种冷似乎也在针对元策。

元策这样一个天才人物,在见到方河那阴冷的眼神时竟然有些害怕。

他当然知道有些问题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说清楚的,但能让方河这么生气,着实也有些不太好。

他可是奉师命成为方河的终生护卫,这样闹起来的话,让他的立场比较尴尬。

“元天才,这是朋友啊?”花烧问道。

“人是我让进来的,有什么事都算在我头上好了。”

这是元策思来想去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了,他自然知道南北两院水火不容,可是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默默地忍受,希望以自己的身份能够压制住。

“哦?算在头上?我北院死了五个人,也要算在头上么?”

“是!就当是我杀的!”元策大义凛然。

钟提有些纳闷,他直接喊道:“元策,切莫逞强,谢长老不希望看到现在这个样子。”

“呵呵,南院击杀北院弟子,我明天就让阳泽长老上报到阁主那里,看看们南院怎么交待。”

相对来说,杀掉方河还是不如恶整南院来得爽快,他们积怨已深,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怎么可能会错过。

“人是我杀的,与元策无关。”方河站出去,将元策挡在身后。

“还有我,我杀得最多。”戴博也站了出来,将方河挡在身后。

“不要争,不要抢,今天们都会死在这里。”

“敢!”元策马上拔剑准备同花烧打一场,虽然他知道打不过,但他仍然愿意守护方河。

方河却对元策说:“不必这样,我不会让为难的,只是请帮我照看好莫教授,别让莫教授受惊了。”

“可是方先生……”

“不用可是,照顾好莫教授,其余的交给我来办。”

“不行,我要保护……”

“我说行就行!快点去做!”

元策很纠结,在他纠结了几秒钟之后只得口是心非地说了一声:“是!”

人已经都安排完了,方河马上笑呵呵地朝着花烧走过去,他已经准备好了大开杀戒。

“来吧,用最拿手的招式来,别给们清风阁北院丢人。”

“欺人太甚!看招!”

轰隆——

就在花烧与方河准备开打的时候,突然间旁边的雪山传来了轰鸣声,瞬间就有大块大块的积雪在滑落。

“雪崩!雪崩了!”

“什么情况,为什么会有雪崩?”

此刻,花烧也没了同方河战斗的想法,他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对。钟提和花烧几乎同时对弟子们大喊:“出现了!快点去搜!”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为了河少,红花会愿意跟任何一个组织鱼死网破!

这便是玫瑰的魄力!

当初救命之恩,换来整个组织无畏支持,方河的能量可想而知。

现在轮到冷柔和马奎害怕了,事情的意外程度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也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要亮出鉴宝堂的名号就能够让人害怕。

马奎虽然还没有受到伤害,但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距离死已经不远。

“可是鉴宝大会就要在明北市举行。”冷柔如此说道。

方河回答:“我不但不会去,我也不会向提供安保行为,明北市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鉴宝大会负责。”

这便是一开始冷柔来通知方河的理由,没想到如此被方河回绝。

倘若最开始的时候冷柔能对他尊敬一点,事情也不会急转直下到这个地步,然而想要再将双方的关系回暖也不太可能。

“希望不要后悔!”

冷柔领着瑟瑟发抖的马奎离开,她仍旧是高傲的,方河既然不同意她也不会强求,反正她也认为没人能去抢鉴宝堂的东西。

俏皮玲珑的娇气妹子

只是关系变得这么紧张是冷柔所没想到的,但她也不会害怕。

毕竟他们身后站着的是鉴宝堂,还不至于真的害怕方河,虽说红花会的花红榜单也要杀了马奎,但那跟冷柔又有什么关系,马奎只是个保镖而已。

冷柔二人吃了一身瘪之后便灰溜溜地离开,他们似乎是也没想到事情能够到这个样子,不过无所谓,做好自己就行。

凤凰别墅里,还剩下三个人,秦钟有些忧郁。

秦钟对方河说:“方家主,貌似这样……有些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对我不敬的人我没必要尊敬他们,哪怕是再大的势力,在我面前也得平等相待。”

方河并没有过分的要求,他只是想要一个平等。

而刚才冷柔在刚见到他的时候却是以命令的口吻在下达通知,就算组织很大又如何?

我不接受!

方河还没有落魄到非得去向那些权贵组织跪舔的地步,对方纵使再强大,也绝对不是让方河俯首称臣的理由。

“方家主,我也想去……参加鉴宝大会。”

秦钟现在有苦难言,他自然知道方河正在气头上,但鉴宝大会对于他以及他的家族来讲更是至关重要的,若是能在那里买到一件法器,对他整个家族的地位和实力都有着极大的提升。

本来是正常的交易行为,但秦钟认为,如果方河不允许,他绝对不敢去。

看到秦钟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方河不禁笑了。

“去就是了,我没那么霸道,只是不管他们的安全而已。”

“多谢方家主给在下这个机会。”

此时,秦钟已经冷汗直流,他生怕方河会因此而生气。

而方河仍然只是悠悠然地看着电视,丝毫没觉得这事算个什么事。

当天晚上,明北市风云涌动,几乎每个角落都能够听得到枪声。

红花会在两个小时之内就在明北市集结了五十多个职业枪手,每个人都配发一柄狙击步枪,目标只有一个,击杀马奎!

虽然只是区区五十人,可这些人已经足够在明北市布下天罗地网,马奎只要不离开明北市,那他插翅难逃。

除非说他能够一直躲在地下室里不出来。

堂堂一个招式七重的高手,鉴宝堂的保镖,竟然在明北市遭到如此对待,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可真的足够骇人听闻。

在其他的城市,哪怕是圣京也没人敢对他们鉴宝堂的保镖做出这种事。

可方河就是做出来了。

夜里两点的时候,冷柔很害怕,她那样一个高傲的女人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马奎就死在冷柔的身边,脑袋被子弹贯穿而入,即便他已经利用了全身的功力去抵挡,可狙击步枪的力度远比普通手枪厉害,他根本就挡不下来。

尽管冷柔不会在乎马奎的性命,可这样一个高手就死在她身边也让她非常害怕。

那些子弹只需要稍稍偏离几米就可以把冷柔也杀死,但红花会的杀手并没有那么做,可以看做是给她的一个警告。

万般无奈之下,冷柔马上向自己的上级汇报。

“先生,我们似乎遇到了强敌,马奎已被狙杀。”

“这么说,鉴宝堂多年以来所积攒的颜面,在这里被丢掉了?”

随着电话另一头的质问,冷柔浑身颤栗,很快就又虚脱了过去。

马奎被狙杀的事情仅仅用了两个小时的便传遍明唐地区各个城市,大佬们都不敢相信这种事能够发生。

唐岛大佬时若风得到消息时还一脸不可置信:“这……方家主怕是要疯了吧?”

秦钟、夏启战更是距离现场不远,他们一致认为,把现场清理好再说吧。

永莲市的荷叶集团也同样忧心忡忡,为了这件事他们专门在大半夜三点紧急召开了董事会,以商讨接下来的对策。

最终,董事长做出了董事会的一致决定:“完全听命于掌舵人!”

沙洲镇的卢天傲在自己家里一边赏雪一边发抖:“这该不会是要引发大战了吧。”

谢语彤则喜忧参半,喜的是方河再一次做出了如英雄般的举动,挑战了任何不可能的事情。

但她又非常担忧地问谢引:“爷爷,这样一弄,怕是翡翠项链会找不到吧。”

谢引同样也有些忧愁,不过他不像别人那样紧张。

“如果真的闹大,可能我对方家主做出的承诺就要兑现了,方家主应该不会意气用事……”

谢引所说的自然是那出手三次的承诺,可一切也要等到翡翠项链找到才行。

转念一想,谢引觉得情况应该不是那么简单,他马上回头对元策喊道:

“策儿,马上以清风阁南院弟子的名义去保护方家主,如果鉴宝堂有报复行动,千万不要让他们的报复行动成功!”

“是,师父。”

元策拱手抱拳,随后便直接前往明北市准备保护方河。

各方势力都如此紧张地关注着方河同鉴宝堂的矛盾,可是方河却跟没事人一样,一晚上吃吃喝喝,然后忘情地修炼呢。“杨骨、冯肥,速速下楼见我。”

.630shu.co,最快更新爷,夫人又逃婚了最新章节!

护卫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将求助的视线转向贺家的大小姐。

贺静淑不是贺静娴,贺静娴野心大,心思多,掺和进了贺家的生意里,知晓里面的门路和弯弯绕绕,能及时的撇干净对贺家不利的一切因素。

可贺静淑本就对生意一窍不通,更不论是对此时此刻突发的变故一筹莫展,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对护卫一通训斥:“竟敢克扣我们贺家分发下来的粮食?存心激起民怨?”

护卫:“……”

护卫有苦难言,低垂了脑袋,一时半会不知该如何是好。

承认吧,罪过部都要他来承担,封少瑾说不定会当场杀鸡儆猴平息众怒。

不承认吧,便是贺家有意为之,贺家的名声便越发不好了。

正当护卫踌躇不定之时,一道清越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贺大小姐,我来迟了一步,幸好赶上了。”

来人是季宗源,一个混迹在烟花之地的俊美男人,身形高大,容貌如云霄花一般艳丽。

马车稳稳的停在广场上,男人利落的从马背上跳下来,大步朝着贺静淑走过来。

封少瑾犀利的眯了眯眼,眸底闪过冷凝的光芒。

清纯西瓜妹如花似玉倾城美图

贺静淑和贺家的护卫好似找到了救命稻草,一同往声音的来源看去。

季宗源站在几人面前,对着封少瑾拱了拱手,视线转向贺静淑,粲然一笑,开口道:“贺大少爷命我押送过来的,贺家储存在附近粮仓的粮食已经捐赠完了,不得不连夜从别的地方调运粮食过来。

可冬日寒凉,路途遥远,并不好走,原本以为可以在施粥之前赶到这里的,却在途中耽搁了行程,害的这里的病人并未吃饱,差点就连累了贺大小姐和整个贺府……”

季宗源嗓音不高,可字字句句一清二楚的传入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顷刻间便平息了百姓的怒火。

贺静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

她不安的看向身侧依然不动如山的封少瑾。

季宗源怜惜的看着她,眸底闪过心疼,退开一步,踢了踢脚边依然跪着的护卫,冷声道:“还跪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将马车上的窝窝头搬下来,帮忙分给这里的百姓。”

护卫赶紧起身,加入到了分发窝窝头的队伍中。

季宗源建议道:“大小姐,不如您也亲自去帮忙分一分?”

贺静淑犹豫了。

季宗源徐徐善诱:“您往后便是封家的少帅夫人,说不定还会遇到这种事,能替封少分忧,也是少帅夫人份内的职责。”

贺静淑:“……”

贺静淑只得硬着头皮去给这些她看不起的难民和病患分窝窝头。

封少瑾看着如闹剧一般的场景,冷嗤一声:“季公子赶来的可真够及时的。”

“到底是来迟了一步,差点就牵连了贺大小姐。”季宗源言语里透着愤怒:“大小姐对少帅一片痴心,少帅就是如此对待大小姐的?”

“本帅如何对她了?倒是跟本帅说清楚。”

“……”季宗源抬眸看去,恰巧对上贺静淑看过来的视线,不得不将一腔怒火憋回去,低声下气的开口:“是我鲁莽了,还请少帅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 .】,精彩免费!

四姨太如坠噩梦,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如雪:“是,我记得们离开后,我从花圃回到卧房,突然看到二小姐的蛇盘旋在我的床上,吓的晕过去了……

我后来听我院子里的婆子们说是容嬷嬷带了人过来,把那条蛇赶走,又让人给我灌了药,我才醒过来,保住了性命。

因为这件事,督军知道后还发了脾气,把那两个专门把守蛇洞的小厮给打了一顿,赶出去了。

夫人派人过来传话,意思就是反正我人没事,那两个人也得到惩罚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传出去对二小姐的名声有影响。

我那时刚进府没多久,为避免又惹事端,就将这件事一直守口如瓶,连两位姐姐也没说过。

难道,我喝的那些药……”

四姨太想到这里,眼泪珠子如断了线一般从较好的脸庞上滚落下来,恨的咬牙切齿:“难怪这些年,除了跟在夫人身边的几位心腹,我这房里的丫头婆子被寻了各种理由都被打发出去了。

我原本以为这些人反正是夫人挑选的,肯定都是她的耳目,出去了也好,万万没想到……”

二姨太来督军府的时间最长,见识过容嬷嬷和督军夫人的手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安慰四姨太:“别太伤心了,我落到今日这个下场,何尝又不是这样。”

楚云瑶细细的手指尖戳着石桌,一脸凝重:“容嬷嬷通药理,们知道吗?”

“通药理?”三人一脸震惊,满眼的不可思议。

粉红少女心冬日暖阳美女房内唯美写真

见几人这个表情,楚云瑶心里一片清明。

容嬷嬷擅长伪装,有这种本事,绝对不可能轻易显露出来。

如果不是在少帅府太轻敌了,没将她放在眼里,以为她只是个从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也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手段。

只是没想到,容嬷嬷的对手是她,再高明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全是徒劳。

“通药理的人对医术多多少少会有涉猎。”楚云瑶看着四姨太因为愤恨而扭曲的面孔,叹了口气:“们跟督军提一下,让张神医进府给们把个脉。

张神医通晓妇科和儿科,一定能给们一个确切的答案。”

真相太过惨痛,楚云瑶怕她们承受不了后果,也不想趟进督军府内耗的浑水里。

四姨太年轻又聪明,很快明白了楚云瑶的意思:“多谢少夫人提点,见过几多医生,都不能给我们一个确切的答案,如今得知真相,死而无憾了。

只是不能便宜了谋害我们的人。

赶明儿,我们姐妹三人出去一趟,顺便拜访保仁堂。”

楚云瑶看着满园艳丽的花,顿时失去了欣赏的兴致。

这个鬼地方,难怪墨凌渊毫无好感,年纪轻轻就搬出了督军府自立门户。

换做是她,她也懒得整天混在一群女人堆里。

楚云瑶站起身,拿起手边的包包:“来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各位姨娘,有时间欢迎去少帅府做客。”

一直安安静静躺在包里的白貂突然从里面钻出来,浑身蓬松的毛炸开,小小的身子因为恐惧而颤抖着,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要说在外面的情报那么方河绝对是一流的情报获取者,或者说鲍来顺在全世界的情报界都是比较厉害的人,然而太川大学内部,最能搞成报的人大概就是赵开心了吧。

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从哪打听来的那么多事,反正只要他打听到的事,几乎就没有差劲的,他既然能够打听来,那么也就说明他非常非常厉害了。

这家伙以后如果走到社会上的话,也一定是一个包打听,假设在给他进行专业培训的话,说不定也能够成为鲍来顺那种人。

当然了,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麻烦的事,所以也只能在学校里展现一下他的实力了。

方河对于新来的美女老师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其实在他眼里,什么样的美女兴趣都已经不算太大了,想要在这世界上找一个比他老婆夏嫣然还漂亮的女生,几乎是微乎其微了。

所以方河对那所谓的美女兴趣根本就不可能太大。

下午就是体育课,方河虽然不太愿意上,但是因为今天赵开心向兄弟们请假,所以要占用了宿舍,他只能去上课了。

至于他为什么要请假,答案显而易见,新交的女朋友嘛……总是需要一些两个人独处的场合去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所以宿舍就交给他们两个人了。

方河虽然想要修炼,但是碰到这种事情,他当然要成人之美了。

再说赵开心家里条件也不好,让他出去开宾馆估计也开不起吧。

当然了,方河倒是愿意给他钱让他去开宾馆,但是如果直接给钱去开宾馆的话,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就会有些变质了。

清纯美女迷人微笑旅拍

想要两个人之间好好的相处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涉及到金钱上面的事情,尤其是不要有这种不经意之间的赠与。

一旦产生了这种事情,那么必然会有人地位高,有人地位低,到了那个时候,两个人之间就再也不是平等的关系了。

一旦没有平等的关系,那么所谓的友情又从何而来呢?

方河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不愿意去给赵开心钱。

当然了,以后如果赵开心在事业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那方河肯定会鼎力相助。

于是就这样,方河来到了体育室,准备去上体育课。

中文系汉语言专业的体育课聊胜于无,有的学生几乎都不会来上这个课,只不过就是考试的时候过来蹭一下,就当是积学分了。

但是今天所有的学生们都特别兴奋,因为他们知道学校里来了一位漂亮的体育老师还是一个大美女,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学生们都感觉特别开心吧。

方河也搞不懂,为什么这帮人要这么开心,但是来都已经来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当方河看到那名美女老师的时候,他差点把下巴吓到地上。

竟然是麦雅!

也就是方河的秘书兼私人助理!

一瞬间,方河都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当然了,并不是说他不能接受麦雅出来找工作,他只是比较好奇,这个在狼牙里面几乎是最高职位的女性了,为什么偏偏要来到太川大学当一名体育老师呢?

很快,学生们便都用眼光盯在麦雅的身上,她一身矫健的运动服,将身材勾勒得简直完美,由于常年接受军事训练所体现的英武气质也特别完美。

几乎她在所有的女生当中是鹤立鸡群一般的存在。

当然除了一个人,那便是缤纷。

缤纷在女生的阵容里面自然也是异常强大,只不过她的异常强大,显示的更是那种酷酷的感觉,毕竟她也是个不良少女出身,那种酷酷的感觉一般人还真就学不来。

相反麦雅就比较正经了,麦雅是军人出身,她的英姿飒爽更显一身正气。

两个同样亭亭玉立的女子,就这样在体育室里面隔空对阵起来,只不过她们对阵的仅仅是气势,而不是别的东西。

这倒是让方河比较纳闷了,他压根就不知道麦雅会来这里做体育老师,然而这女人就是来了,赶也赶不走啊。

趁着体育课还没开始的时候,方河朝着麦雅走了过去。

“们看!这方河是不是要去勾搭体育老师呢?”

“别提了,今天有好多帅男生想要跟体育老师讲话,根本就答不上话。”

“麦老师从来都不给他们好脸色,还有几个年轻的副教授也想要对麦老师献殷勤,同样碰了一鼻子灰。”

“既然别的人都是碰一鼻子灰,那这方河上去岂不也一样吗?”

“方河如果能跟他们一样,他就不是方河了,以前方河做了多少让人惊艳万分的事情,他肯定比其他人要厉害许多。”

当然,大家都觉得方河肯定是比较厉害,最起码在女人方面肯定如此,若不然,当初缤纷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搭理方河一个人了。

“们看们看,麦老师竟然真的跟他说话了。”

“这怎么可能啊!”

“方河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天赋异禀能够让这么多大美女对他垂青,平常如果我只跟一个美女说话,估计都会开心好几天吧。”

方河当然不会像其他学生那样关注那些庸俗不堪的东西,他只是想要知道麦雅为什么来这里,方河就弄不明白了,他来太川大学上学为什么总会有人悄悄地就跟了过来。

之前有一个缤纷,现在又有一个麦雅。

缤纷在看到方河朝麦雅走过去的时候,心中醋意横生,她恨不得马上跟麦雅打一架,但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这样的举止是否有些粗鲁,所以便将这个想法暂时压了下去。

这个时候方河走到麦雅面前,然后问道:“为什么突然来到这里当老师了?”

“无聊啊,在军营里待的时间太长,实在是没有意思,就想出来呼吸一下城市里的空气。”

“不对吧?是不是狼牙公司又给下达了什么样的任务?跟我有关吗?”“方教官!难道我看见的时候只能谈工作吗?我们之间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话题吗?”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景山公园夜色昏沉,本来方河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当他越走进里面,便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仔细的感受了几分钟之后,方河简直大惊失色:“这哪里是煞气,明明就是天煞之气!”

作为一名邪道修士,方河心里面很清楚天煞之气是集齐天地间所有的仇恨而酝酿而成的一股气息,这种气息常人感受不到,哪怕是正道修士也感受不到,只有极其厉害的邪修才能够感受得到。

这种气息可比普通的煞气要猛烈许多,但同时能够给人提升的修为也强大许多。

能够在这里进行修炼的人不用说也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只要不是傻子便很清楚在这修炼能够带来的修为有多么高。

但同时方河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能够提升如此强大的天煞之气呢?

方河仔细回顾了一下景山公园的历史,简单的一想便明白了。

这里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皇帝的殉国之处,崇祯皇帝本来是一个非常爱国爱民的人,但是由于大明朝在那个时期已经不行了,所以他也没有回天之力。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句话一样,朕非亡国之君。

确实如此,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崇祯皇帝当时都不是亡国之君,但是偏偏大明朝却在他的手里亡掉了,他怎么可能不恨呢?

大概这就是天地之间最为怨恨的气息了吧,没想到崇祯皇帝能够给人提供出如此强大的天煞之气。

公主长裙美女户外lomo风格写真图片

帝王的恨,怎么是普通人的恨能比的呢?

方河特别珍惜的在这里感受那天煞之气,心想总算是没有让别的人发现,要不然的话,这个地方肯定会被人争抢的。

方河慢慢的溜到了公园里面的山头上,在里面看到了一个墓碑,以及当年崇祯皇帝上吊而死的歪脖子树。

方河渐渐的向上走,越走到山顶,就越能够感受到那气息愈发浓烈,接着方河便赶紧作势开始尽情的吸收那天煞之气。

就在方河一边吸收天煞之气的时候,他还能够感受到当年崇祯皇帝的些许恨意,果然只有被逼到极端的情况下才会成为这种人。

想必有的邪修在入道的时候都会特别特别难受吧,说是邪修,实际上也只不过就是修炼的一种表达方式,当年要不是没点故事的话,谁会进入到邪魔歪道这条路上呢。

本来方河已经是筑基期的巅峰,普通的气息对于他来讲根本就不可能提供太大的发展,但是这一次方河却感受到了天煞之气的强大。

在这里修炼一分钟,简直比其他的地方修炼十分钟还要来得给力,这就是所谓的事半功倍吧。

以前方河感受过最纯粹的煞气,便是明北市的先天阴阳大阵,也就是以前的棉纺厂宿舍那里,现在方河终于能够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煞气了,这便是天煞之气。

方河尽情的修炼,看着自己的修为一点一点的增长,如果方河没有猜错的话,相信在这里用不了多长时间修为便能够突破筑基期进入到金丹期了。

但是方河还需要把控好,毕竟有的时候要考虑渡劫的问题,以及不被别人打扰的问题。

此刻戴着防风帽的方河就这样慢慢的修炼,一直到天快亮,景山公园的工作人员开始打扫卫生了,方河才算是结束了这场修炼。

一晚上的收获不可谓不大,方河彻底巩固了自己的修为,以后的时间他只需要慢慢的向金丹期冲刺就行了。

正在方河下山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耄耋老者拄着拐棍正在向山顶走去,那老者一个劲的咳嗽,好像生了一场重病,在他旁边还有一个随从在扶着他。

路过老者身边的时候,方河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方河的气息却让老者感觉到惊讶。

随着方河已经离开大约十米远的位置,老者回头看了他一眼,老者身边的随从问道:“残爷,您是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那个被称作残爷的老者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方河离去的背影:“我还是头一次碰到邪道修士来这修炼呀。”

“哦,他竟然是邪道修士吗?我们要不要去杀了他。”

“不不,千万不要冲动,能够在这里修炼的邪道修士绝对不是一般人。”

“好吧,那么残爷您为什么面露出这种表情呢,难不成您欣赏他吗?”

“要说欣赏可能是有一些吧,不过我已经老了。”

残爷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领着自己的随从继续向上走,同时他也对带着防风帽的方河,感觉到好奇,他命令随从去查一查:“这种装扮的人比较特殊,应该能查到。”

随从说:“按照残爷您在江湖里的身份,为什么要查他呢?直接把他抓起来问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不不,不能因为他是邪道修士就做出这种事情。”

随从虽然不理解残爷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残爷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他当然就要服从了。

方河就这样从景山上走了下来,然后准备回家,正在他回家的时候,又路过了积水潭医院。

看到安琪好像是刚刚下夜班,脸上特别憔悴,方河就知道安琪肯定是为了救助病号一晚上都没有休息。

虽然方河知道这是她的工作,但是亲眼所见她这种累得不行的样子,方河仍然会感觉到心疼。

于是方河便邀请安琪一起去吃早餐,本来睡意朦胧困得不行的安琪,看到方河突然要请自己吃早餐,当然特别开心。

所以之前还精神萎糜不振,马上就又生龙活虎起来,尤其是当安琪看到方河还戴着自己送给他的防风帽。

两个人就这样一起走到了一家卖早餐的小店,一直到进到店里面,方河觉得有些热,才将帽子摘了下来。

看到方河那可爱的样子,安琪都忍不住想笑:“没想到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还能记得住的头型。”“难道的意思是说我的脑袋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