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是!”这几个中年男人应着,恭敬地退离,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几人的目光,都朝着贝黎黎这边瞥了过来,似有疑惑和猜测。

毕竟公司不少高层倒是知道,总裁的身边,如果会有哪个女人出现的话,通常只会是君家的那位小姐。

至于别的女人,除非是公司的人员,否则根本就很难靠近总裁,更何况是进这别墅。

等到这些人离开了花园,韩霖的目光才看向了贝黎黎,神情并没有什么意外,就好像她会来,根本就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贝小姐,来找我,是考虑清楚了吗?”

贝黎黎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之间明白了一件事,这个男人,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甚至于,他很清楚吴阿姨在她心中的地位,以及吴阿姨的病情。

就像是在玩猫捉耗子的游戏,让耗子逃离,不过只是让耗子精疲力竭到更加明白现实的命运,更加心甘情愿的屈从命运而已。

而现在的她,明知道一切有他的算计,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去指责他什么,毕竟放错精一子进她一体一内,不是他的错,而吴阿姨的病也不是他的错,杜浩把吴阿姨治病的所有钱都赌光了,更不是他的错。

甚至于,她还要去求他来做这个所谓的交易。

“只要我肯生下这个孩子,就会出钱救吴阿姨,对吗?”贝黎黎出声问道。

“是。”韩霖回道,“我还可以给她找更好的医生,负责她的一切医疗开销,甚至她被抵押的房产,和她儿子的赌债,我也都可以一并负责解决问题,但是必须要同意配合生下这个孩子,并且将来,和这个孩子再无干系。”

“那好,我要现在马上解决吴阿姨的所有医药费,并像说的,给她找更好的医生,她将来的医药费,都由负责,另外,她被抵押的房子,赎回来后,所有权归她,别人无权再动她的房子,还有她儿子的赌债,帮忙还了后,我要见她儿子杜浩。还有……”

清纯美女春色满园唯美写真

她顿了顿,“孩子生下来后,我希望有探视权,可以随便想任何的理由来解释我和没有结婚却生下他(她)的理由,但是我要有孩子的探视权,我也可以和签署协议,放弃其他任何的利益,将来也不会威胁什么!”

这些,都是她在来的路上所想好的,这会儿,她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

韩霖微微地扬了一下眉,“这个孩子,将来会继承韩家的一切,就算现在可以放弃任何利益,但是将来,难保孩子不会给其他的利益。”

贝黎黎抿了抿唇,“那么可以编个理由,把我形容成十恶不赦的女人也可以,我要的只是探视权!”

韩霖的眸光中闪过了一抹讶异,视线直直地盯着贝黎黎,贝黎黎迎着他的目光,没有回避。

就像是一场无形的博弈,周围的空气都充斥着一种压力。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梅北辰沉吟了片刻后,“要怎么哄?”这几个字,有些艰难地从他嘴里冒出,毕竟,从有记忆以来,他就没去刻意的哄过人。

“当然是说各种她爱听的话啦,然后夸她漂亮可爱啊,再给她买她喜欢的东西,小女孩嘛,不就喜欢那种洋娃娃啊,蕾丝裙子,还有甜食什么的嘛,话说和她在一起也好几年了,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吗?”王幸幸问道。

梅北辰沉默着,他倒是知道小家伙喜欢玩洋娃娃,喜欢给洋娃娃穿各种衣服,至于她自己,倒是对穿什么衣服之类的不挑剔,还有,对了,他记得小家伙挺喜欢吃一家蛋糕店的蛋糕,有一次还硬拖着他一起去买蛋糕。

那家蛋糕店的名字……梅北辰这会儿不断地回忆着。

然后他突然拿出了手机,吩咐着梅家的佣人,“……对,去商场那边买最新款的芭比娃娃,还有,去中山路上的那家SZM蛋糕店买蛋糕……口味?草莓的巧克力的香草的……各种口味都来一块好了。买好了之后,全部都送去君家。”

“这是……打算要哄小公主?”当梅北辰结束了这通电话之后,王幸幸忍不住地问道。

梅北辰却是看了一下时间,小学部那边放学时间比初中部早,等下节课上完了,就是小学部那边的放学时间了。

这一节课,梅北辰脑子里想着的尽是君乐颜,想着一会儿见到她了,他该对她说什么话?想着她有没有哭,想着他如何去解释。

这会儿,连他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态。如果他对她仅仅是同情的话,那么现在让她知道其实他并不喜欢她,就此趁机摆脱她,他不是该觉得轻松吗?

为什么却还有这样沉重的感觉,为什么他一点都不觉得轻松呢?为什么他尽是懊悔呢?

当一节课结束后,梅北辰迅速地站起了身子,朝着教室外奔去。

花裙娇娃陈韦蓉清雅迷人

王幸幸一愣,才想问好友这是要去哪儿,结果却才吐了两个字,好友已经彻底没影了。

“梅少这样急匆匆的跑出去是要干嘛啊?”

“该不会有什么急事吧。”

“就算有急事,梅少的性子,也不会那样急着跑出去吧。”

班级里有人议论着,而王幸幸忍不住地小声咕哝着道,“该不会真的是去找君家的小公主道歉吧。”

道歉?他还从没见过北辰有和谁道歉低头的呢!君家的小公主,能让北辰破例?

如果北辰真的道歉了的话,那又说明什么?

北辰……是真的喜欢上了小公主了吗?

而此刻,梅北辰已经迅速的穿过了初中部和小学部之间的那条林荫道,来到了小学部这边。

虽然说他并没有来小学部这边找过君乐颜,不过之前好歹他也在小学部这边读了6年,对于小学部这边自然是熟悉的,知道一年级在哪儿。

当梅北辰来到了小学部教学楼这边的时候,正好看到韩霖和君乐颜正背着小书包从教学楼这边走出来。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许家这会儿说这些话,显然也是打算撕破脸了。

而秦凯松除了被气得半死外,却是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谁让他女儿的确是私生女呢,按着一般来说,自家女儿这样的出生,的确是入不了许家的眼,当初两家能订婚,他自然也心知肚明,是女儿继承秦家的可能性很大,许家才会走这一步棋,而他未尝不想靠着许家,让女儿最终继承了秦家。

在前妻所生的大儿子秦宁尧和秦妍儿之间,他和女儿感情好,和大儿子反倒是没话可谈,感情也很淡。

所以他私心中,更希望是女儿继承秦家。

结果现在却是被许家这样的打脸,秦凯松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便立刻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大哥。

结果大哥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带上的那位太太,还有妍儿一起来一下秦宅,我有些话要说。”

于是这才有了秦凯松打给女儿的一通电话,在他的心中,大哥自然是要为他女儿讨回公道的了。

只是当秦凯松一家三口到了秦宅的时候,在秦家的大厅里看到了秦凯峰,此刻的秦凯峰,正一脸的冷然,尤其是目光扫过秦妍儿的时候,眼底更是掠过了一抹厌恶。

他虽然素来不喜欢这个侄女,总觉得这个侄女心思不纯,但是终归是秦家的人,终归是自己弟弟的骨血,所以一直以来,对于这个侄女的一些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没想到,这个侄女,竟然胆子大到了要来害他亲生女儿的地步。

秦妍儿原本还想着来这里是大伯要为她主持公道,但是此刻,对上秦凯峰那冰冷的眸光,一种不安的感觉,蓦地在心底升了起来。

“去让大小姐和大姑爷过来吧。”秦凯峰吩咐着一旁的佣人道,他口中的大小姐和大姑爷,指的自然是秦思瞳和君寂生了。

长发气质美女森系写真恬静优雅

秦凯松一怔,“哥,这……君寂生也在宅子里?”

现在可是早上10点出头点,这位君爷,是一大早就来了秦宅,还是说根本就是住在了秦宅中?秦凯松的脑子里忍不住的猜测连连,不过随即他又道,“这是要谈妍儿被许家退婚的事情,大哥,喊他们来做什么呢?”

“等他们来了,自然就清楚了。”秦凯峰道,心中却也叹气,自己这个二弟,唯一还算争气的儿子不重视,偏偏心疼的是袁彤娟生下的两个孩子,但是又偏偏这两个孩子……

不过,不管如何,今天,他都要为自己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秦凯峰在心中如此道。

而此刻,在秦思瞳的卧室中,秦思瞳看着君寂生的保镖提着行李箱进来,然后君寂生打开了行李箱,箱子里的尽是君寂生的私人衣物,她也是醉了。

看着君寂生把行李箱里的衣物一件件的放进她的衣橱,顿时把衣橱挤得那个满满当当啊!

“……放这么多衣服干嘛?”她问道。

“总会有需要的。”他轻轻一笑答道。

————有月票的亲们,还望投上宝贵的月票,支持文文啊,谢谢各位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在场的每个人,心思都和长公主一样,她们都不是笨人,谁都吃过苏怀宁送去的菜肴,也都知道,只要是出自苏怀宁之手的食材,味道都十分好,而且常年吃的话,还能强身健体。

只是,自苏怀宁去了女儿国之后,送去她们家的食材,味道虽然还是比外面卖的要好,可是比起苏怀宁手里出来的味道还是要差不少。

可惜,苏怀宁不爱热闹,举办宴会的日子少,她们又不好意思腆着脸皮朝她要菜吃,所以,只要是郡王府举办宴会,她们都会上赶子来,而且,来了都会埋头吃个够。

既然不好腆着脸要菜吃,就怂恿怀宁丫头多办几次宴会总行吧。

长公主一遍吃,一遍瞥了一眼脸黑,坐着没动筷子的老陵王妃婆媳一眼,她笑了笑,埋头继续吃。

老陵王妃气的,真想摔筷子走人。

不是说,长公主待客么,没看到她都没下筷子么?

客人都没下筷子,她一个待客的,竟然吃的那么欢快,这是故意给她难堪呢?

老陵王妃很想找长公主的茬,可是,陵王府如今在京城的地位,大不如以前,以前陵王府昌盛时,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怼谁,就怼谁,哪怕太后见了她,也得给她三分面子。

可现在……陵王府可经不起她一丝一毫的任性。

何况,对方是长公主,除了太后皇后外,身份最尊贵,权势滔天的长公主。

阳光明媚甜筒少女清新治愈系写真

“咳咳……”老陵王妃被怒气憋的脸通红,她终于忍不住了,咳咳两声,提醒长公主。

长公主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手上筷子,奋力攻占一盘蟹黄烧麦,小小的一个个烧麦,和半个大拇指差不多大,正好一口一个,长公主吃的那叫一个鲜香。

还是秦家老祖宗,有些看不过去了,道,“老陵王妃,吃啊,怎么不动筷子,是不是不合口味?”

“呵呵,我们家人一向噬辣,无辣不欢,就连蒸个蛋羹,里面都得加几片红辣椒,所以,我们从不吃清淡之食。”老陵王妃觉得,总算有人注意到她们了,她一口气,就把自己不爱吃桌上的菜说了。

心想,这一下,郡王府改准备重新上一桌菜上来吧?

谁知,秦家老祖宗却劝道,“炎炎夏日,吃那么多辣椒,人身体怎么受得了,呀,岁数这么大了,也该改一改口味,吃吃看,我家怀宁丫头家的宴席,味道可是一绝,绝对不是平常人家能吃的到的。”

再好吃,也没辣……

老陵王妃撇了撇嘴,脸上有些不悦,可再不悦,她也不敢仗着自己身份怼秦家老祖宗。

秦家老祖宗八十多了,按辈分,比她高一辈,按身份地位权势,秦家虽然没爵位,可秦家老太爷,在朝堂上是一品大臣,是文官之首,还是当今皇上的老师。

她若是惹了秦家老祖宗,就凭司马家现在的势力,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老陵王妃憋屈的忍了又忍,才忍下那一口浊气。

“去死吧!”

奎木狼暴喝一声,便施展他那太乙金仙的修为,抡起一狼牙棒,便虎虎生风地袭杀过来。

狼牙棒虎虎生风而起,有神光飞起,有道道诡异神光乍现而出,顷刻间就飞到江缺面门身前,欲要将之砸成一地碎肉不可。

风光云而动。

种种神异却悄然间便出现。

奎木狼,本就是天上的天神星君,本来就是神仙之流。

他自有无上**力。

虽只有太乙金仙境的修为,但他成道多年,且入得那封神榜后,又不停地琢磨,自是在太乙金仙境也拥有伟力。

有大神通。

若非他不想调动那天上的星辰之力,若非他一身力量都得不到提升,也不只是太乙金仙了。

疯狂的力量正在运转着。

江缺倒是吓一跳。

双辫子清纯小美女户外甜美可爱写真图片

一言不合便出手,这人好生恐怖的力量啊。

真是吓人。

“不过,你奎木狼反倒是惹怒我了。”

原本江缺并不想与奎木狼为敌,也并不愿意帮助那宝象国的百花羞公主,事也与他无关。

但现在奎木狼二话不多说,便朝他杀来。

这便是天大的恩怨。

瞬间诞生。

他乃是太乙玄仙境初期修为,这等境界自然也不是那奎木狼星君的对手,但那奎木狼也休想在第一时间打杀他。

作为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黑熊精此刻已经站在江缺面前,他不能让江缺真的被奎木狼所杀死,那样对他来说也有着莫大影响。

别的不说。

仅仅是日后镇元子大仙询问起来,他也没有办法。

想明白这些情况后。

黑熊精自然毫不犹豫地挡在江缺面前,手中一柄犹如方天画戟一样的兵器出现,运转他大罗金仙之境的法力,开始疯狂地朝那奎木狼星君杀起来。

一开始。

黑熊精还是有点好奇。

毕竟奎木狼是天庭的星君,是天上真正的神仙下凡,他还没有亲眼见过,正好也长长见识。

可是现在看来。

事情却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原来,这天庭的神仙也是如此的不讲道理,也是这般地不讲因果逻辑。”

他算是看明白了。

其实他和江缺完全是被误会的。

可你要说这误会,他奎木狼堂堂一尊星君,究竟是不是会知道呢?

答案是肯定的。

他一定知道,只是也想趁此机会杀人灭口,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黄袍怪乃是奎木狼星君下凡为妖的事实。

遮掩真相。

他以为就可以逃过一劫。

便要打杀江缺和黑熊精,只是两个没有身份背景,没有未来的修仙者罢了。

他奎木狼作为一位太乙金仙级别的星君,作为正牌的天庭神仙,他拥有完美的身份,杀几个人自然不在话下。

也自然是可以的。

杀几个人。

想来也不会受到多么严重的惩罚。

甚至有可能不会受到惩罚。

普通的人族修士,本来就不强,在奎木狼这样的仙神的眼里,那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啊。

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够看的。

正是因为不够看,所以无论是那高高在上的神佛,还是那高高在上藐视天下苍生的玉皇大帝,都不在乎。

或许是因为一场打赌,就能让瘟神散播瘟疫肆虐人间。

又或许因某些谋划算计,而导致人间界生灵涂炭也未可知啊。

由于此前的这种种因素在里面,奎木狼才敢在第一时间里,想到要打杀江缺和黑熊精。

在他看来,只有江缺他们都死去,才是最好的遮掩秘密的方式。

可如今的情况却有些不一样。

黑熊精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大罗金仙初期的气息。

虽然只是最初期的大罗金仙,但那也是大罗金仙啊。

和一般的强者是不一样的。

他们更加恐怖、怪异,也更加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这就是强大修士的好处。

“该死的,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一时间里。

奎木狼竟也有些震惊起来,实在是难以置信自己所见到的这一幕幕。

怎么回事?

这是哪一位大神通者,在跟自己开玩笑吗?

大罗金仙啊。

那可是如今三界的中流砥柱,是顶级的强者。

在准圣大能者不出的情况下,就是以大罗金仙之境的修士为尊了。

可以说。

在一定的程度上来。

哪怕是大罗金仙级别的修士,如今也能全然碾压他奎木狼。

纵然是他引动天上的星辰之力来,也是一样的效果,不会改变任何结果的。

“完了。”

在和黑熊精交手的瞬间,奎木狼便知道自己完了。

面对大罗金仙级别的高手,他却根本不是任何的对手啊。

这如何是好。

还没来得及想其他的,就已经看到黑熊精施展着各种各样的手段,朝着他杀来。

同时。

他也被黑熊精那方天画戟的强大力量,给狠狠地扔出去。

倒飞而去。

差点就消散不见踪影。

“轰隆隆!”

随后。

恐怖的爆炸之声响起来。

轰然地炸裂而开。

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包,顿时间也是炸裂而开了。

那恐怖的力量如同一狂暴的风雨一般,汹涌潮潮,如那天崩地裂之势一般。

还好那爆炸的声音及威力,也去得比较快。

仅仅是在几息之后就消弭掉,但他奎木狼也因此受到黑熊精法力的攻击,再一次被砸在地上。

他奋不顾身,利用手中的狼牙棒法宝抵挡。

但是也仅仅挡住那方天画戟落在自己身上,面对黑熊精那天生神力,面对他那一身大罗金仙初期的修为气势威压,他被狠狠地溃压在地下的坑中。

哪怕是大能者,如今也不够看了。

更何况。

他奎木狼只是太乙金仙啊。

比起那大罗金仙来说,要差了足足一个大境界呢。

虽然说是天庭的神仙,是天庭封神榜上赫赫有名的星宿星君,是曾经万仙来朝的截教弟子。

但终归只是太乙金仙。

或许能和孙悟空斗得个旗鼓相当,或许依靠着其他手段,也能和刚刚突破修为的黑熊精有一战之力。

但现在。

黑熊精早就利用镇元子大仙的人参果,来巩固自己的修为境界了。

也就是说。

现在黑熊精的战斗力,也不差了。

他完全可以力压奎木狼,完全可以把他镇压下去,这一点事都不会有。

而奎木狼作为堂堂星君,估计是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败得这么快,败得这么惨。

“你们赢了。”

眼看黑熊精停手,奎木狼也从坑中爬起来,“不过本王乃是天上的奎木狼星君,也绝对不是你们能招惹的存在。”

他料定江缺和黑熊精都不敢打杀自己。

毕竟他是一星君。

准确地来说,应该是天庭的正神。

杀他就等于是打天庭的脸,得罪玉帝,反而得不偿失。

更何况他的真灵被困于封神榜内,实际上也是一种被保护,只要有那真灵在,便可以随时随地利用封神榜的能力,直接复活他。

这也是天庭许多神仙们现在的状况。

主要是不死,便可以无所畏惧。

他们的真灵上了封神榜,本来就不死不灭,除非把封神榜连同他们的真灵也给灭了。

但那样的话又是得罪更大了。

实在是难过很。

现在面对黑熊精这一位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他只能暂且认怂了。

不过江缺却不饶恕他,“奎木狼,方才你不是还要喊打喊杀吗?怎么现在不继续了?”

奎木狼:“……”

他有些懵,心想:“现在还搞什么,你这朋友都是大罗金仙了,我还反驳什么?”

技不如人啊。

实在是尴尬不已。

早知道自己就不去招惹他了,可惜现在反悔已经是来不及了。

他心里好后悔,“此前太自大了些。”

他还是认账的。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