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那好。”韩霖颔首,转头对着贝黎黎道,“那走吧,我送回去。”

贝黎黎还有点云里雾里的,有点跟不上对方的节奏,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这样呢?她还以为韩霖会很生气呢。

看到贝黎黎还傻呆呆的站在原地,韩霖蹙了一下眉头,干脆直接拉起了贝黎黎的手,带着她出了警局。

出了警局,贝黎黎被迎面吹来的冷风给吹得回过神来了,赶紧问着韩霖道,“真的要让钟秘书保释那人吗?”

“当然。”韩霖回道。

“可是他刚才那样说。”怎么看韩霖也不像是那种以德报怨的人啊。

“既然他想要保释,那么我就让他保释出来好了,有些事情,不能在警局里解决,却可以在警局外解决。”韩霖道,话虽然是说得含蓄,但是贝黎黎也不是傻子,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好吧,看来那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不过那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韩霖去教训一下那人,贝黎黎却也不会同情之类的。

两人上了车,司机朝着贝黎黎所租住的小区开去,车上,韩霖突然问着贝黎黎道,“我很像小白脸吗?”

“咳咳……”贝黎黎差点被口水给呛住了,而在前排开车的司机,手也猛然抖了抖,方向盘都差点把不稳。

“……这是问我吗?”贝黎黎声音有些结巴地道。

可爱的小姑娘

“不然呢?以为我问谁。”韩霖没好气地道,说起来倒还是第一次有人用“小白脸”来形容他。

贝黎黎瞅瞅韩霖,车内此刻开着灯,浅黄色的灯光落在他俊美的脸上,倒是显得他的皮肤更加细腻光滑。

他的长相本就偏阴柔,肌肤也白皙,这样两厢交叠,会给人一种中性化的美感,也挺符合时下流行的那种俊美。

“像吗?”他的脸庞又凑近了她几分问道。

心跳,突然的加快了起来,好吧,面对着这样一张容易让女人心动的脸突然放大在自己的面前,贝黎黎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免俗啊。

“……呃,脸虽然是挺白的,长得也很漂亮……但是……也不能说是小白脸啊,人家小白脸都是用脸去赚女人的钱,完全是靠自己赚钱嘛……而且还有很多女人想在身上赚钱啊……”她结结巴巴地说道,说到后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点啥了。

看到韩霖的眉头蹙起,那双漆黑的眸子瞪着她,她赶紧精简了一下自己的言语,“不像。”好吧,相信这话是他想要听到的答案。

“真的觉得不像?”他又道。

“当然了,小白脸哪有长得这么好看啊,”贝黎黎讪讪地道,“要是当小白脸的话,那么其他那些小白脸,都可以失业了。”话出口后,她又觉得似有不妥,于是赶紧再补充道,“呃,我是说,比那些小白脸的级别可高多了,那个抢劫犯简直就是瞎了眼了,普通的小白脸,哪会有这种气势,而且身后还跟着个秘书啊!”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六皇子妃害太子侧妃,陷害太子,害三皇孙的事情,人证物证俱在,已不容六皇子妃再辩解。

皇上气急了,派人把六皇子关押起来,把六皇子妃给休了,并且赐了六皇子妃一碗毒酒。

陷害皇孙,太子,和太子侧妃,乃是死罪,而且还得牵连家人,不过,皇上顾念顺德伯对朝廷忠心耿耿,鞠躬尽瘁的份上,也没惩治顺德伯,只是把顺德伯府的爵位给撸了。

杜家的人丢了爵位,把一切责任都怪在了杜芊儿的母亲头上,认为她没教导好杜芊儿,才会使得杜芊儿连皇孙和太子都敢害。

杜老爷看在儿子的份上,没有休了杜芊儿的母亲,但从此以后,再也没进过她的房间,而杜家的管家权,也被杜家老夫人给了杜家的二太太,杜芊儿的母亲在杜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

傍晚,段旭霆来太子府接小丫头回去。

苏怀瑜就吩咐下人装了一大车礼物,非要苏怀宁带回去,“小宁啊,这次姐姐姐夫能平安回来,多亏了,这一车是姐夫和姐姐送的谢礼。”

苏怀宁看了一眼堆的满满一大车的礼物,她道,“姐姐,就算没有我,姐夫也不会轻易被杜芊儿害到。”

她的人带走表妹后没多久,李晋就带着人去了关押表妹的别院,所以,这次的事情,就算没有她的插手,太子也能反败为胜。

苏怀瑜生气了,沉下脸道,“是我妹妹,就算没有救我,我要给妹妹送点礼物,难道还要找借口?”

牵红点气球的小女孩图片

“不用不用,姐姐,别生气,我收下还不行么。”姐姐现在可是越来越有太子侧妃的架势了。

姐姐比以前有手段了,相信就算她离开了京城,姐姐也不会像前世一样,轻易被人害了。

何况,这一世的太子,经过了她的提点后,也比前世更加懂得怎么保护姐姐。

苏怀宁带着一大车的礼物,和段旭霆回了段家。

她吩咐木香先把礼物送去库房,而自己则和段旭霆去给段武峰请安,并且把两人五天后要走的事情,告诉段武峰。

段武峰愣了,惊愕的瞪着苏怀宁。

昨晚上,他把老管家叫到自己房间,问了他这十年来京城里发生的一些大事,自然也问了小儿媳妇的身份。

他身为小儿媳妇的家公,总不能连亲家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吧。

本以为,她只是苏家三房的嫡次女,虽然身份不高,但却习的一手好医术,且还有一身好武功,就凭这一点,就配得上他的小儿子。

可他万万没想到,小儿媳妇还有这一层身份在。

段旭霆看着他,道,“爹,我和宁宁走后,这个家就靠和大哥二哥了,大哥和二哥的年纪也不小了,爹要尽快给他们订一门亲事,好早点娶个大嫂进来掌管家里的中馈,照顾们,这样,儿子离开后,也能放心些。”

“什么,也要跟宁宁一起去女儿国?”段武峰大惊,“霆儿,可知道,在女儿国,的地位就……”

“爹,我知道。”段旭霆道。

“好像是有约定的吧,反正我看啊,辰光洛河的基金会肯定成立不了!”

“简直就是陪太子读书啊!”

在场的人在议论纷纷。

萧易梦他们感觉极为的丢脸,但都咬牙忍了下来。

“呵呵,白小蝶,你们来的真早啊!”

这时,钱子慧牵着宁建华的手,带着父亲钱程等人走了过来。

“看到了吗,现在还没成立,整个会场都是祝贺我们的了,你觉得你们的基金会还能成立?”

钱子慧一脸嘲笑道。

“还没到时间,一切难说!”

白小蝶不等萧易梦他们开口,主动站了出来。

萧易梦她们点点头,白小蝶越来越有担待了。

毕竟如此丢脸的场面,正常人可不敢说话的。

呆呆的站在镜子前

“好,我有的是时间等!”

钱子慧毫不在意道。

“白小蝶,不要做无用之功了,我当初甩了你,原因便是今天这样了,你只有给人丢脸,不能给人荣耀!”

“所以,我一点都不后悔甩了你!”

“你,永远配不上我!”

宁建华也淡淡开口,说完就牵着钱子慧的手离开。

“对了,等会我们订婚,我希望你不要提早离场!”

嘲笑般的声音同时传来。

白小蝶死死咬着嘴唇。

萧易梦与曾梅也是暗怒,这男的真是人渣。

“威尔家族到,恭喜美好基金会成立!”

“海天集团到,恭喜美好基金会成立!”

“kk集团到!”

这时,陆陆续续有世界知名企业集团到来,更有名门望族。

但都是支持美好基金会的!

现场气氛渐渐高涨,每个到来的人都向钱子慧他们祝贺,毕竟他们是基金负责人。

钱程一家,此刻意气风发,如成了世界名人般。

钱子慧与宁建华就更不要说了,亢奋的迎接着众人。

当然过程中不免看了眼白小蝶。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成立的基金会!

白小蝶,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宁建华吗?

“今天,好像除去美好基金会,还有一家基金会成立啊,怎么没见到呢?”

“喏,角落便是那就是了,孤零零的只有一家!”

“这么可怜,呵呵!”

祝贺的同时,不免看向辰光洛河这边,众人都暗暗嘲笑着。

而宁建华抽空的时候,再度找上了白小蝶:“那天那名男的呢?怎么没来啊!”

他一直以为林辰是白小蝶的男友,很妒忌。

“他女儿生病了,目前没有赶过来!”

白小蝶冷漠道。

“生病?真好的借口啊!”

宁建华哪相信,耻笑道:“人家就聪明了,明知会丢脸,所以不来了,留下你这个傻瓜承受着白眼!”

“你放心,他肯定会来的!”

白小蝶固执道。

“哈哈哈!”

宁建华一声大笑,捧着酒杯离开。

“林辰来了吗?”

另外一边,作为幕后老板的李耀秀也在问道。

一名手下道:“林辰,没有来!”

“他是不敢来了啊!”

李耀秀有点生气,毕竟今天的另一个目的之一,杀死林辰。

“我猜不会,因为辰光洛河的萧总都来了,他应该会来的!”手下道。

李耀秀点点头,继续静候着好戏。

“天乙宫到,体像美好基金会祝贺!”

这时,一群医生走了进来,将气氛再度推高。

“武神金在东先生到!”

随着天乙宫之后,一名老者缓慢进入。

场站了起来,特别是天乙宫的人更是鞠躬行礼。

“这老人是谁啊,面子这么广!”

其他不明所以的人都震住了。

天乙宫的人傲然道:“棒棒国第一高手,武神!”

嗤嗤嗤!

许多人倒抽着冷气。

第一武神啊!

这个第一已经代表一切了。

特别是有钱人都知道,想要在世界上出名,除去有钱权外,更要有实力。

毕竟,黑暗世界是混乱的,如果没有实力,你的钱与权未必能保的住。

别的不说,哪怕你是油国国主,如果手下不够强,别人单枪匹马就能拿了你的人头。

那时有钱有用?

那时有飞机大炮有用?

“塞拉小姐到!”

而这时,一辆劳斯莱斯在大门停下,随后一名穿着西装的女子走了进来,她个子高挑,脸色冷漠。

“塞拉小姐来了啊!”

见到那女子进入后,金在东立即亲自去迎接。

人们哗然一片!

这女的,似乎身份更高啊!

“她她她是谁啊!”

有富豪颤抖的问道,毕竟能让国宝第一人去迎接,脸面何其之大。

“这你就不懂了吧!”

有名门望族淡淡道:“塞拉小姐是跟着某位大人物做事的,是世界大罪犯!”

“世界大罪犯!”

所有人抽着冷气。

只要身处世界金字塔顶峰的人都知道,世界大罪犯有多可怕了!

他们掌控了大量最新热武器,导弹,飞机,坦克,更有着私人军队,对某些小国更敢直接攻打,也能干扰某些大国的选举。

这才是真正的大佬!

什么企业巨鳄,名门望族,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屁!

“塞拉小姐!”

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纷纷都客气打招呼。

大厅的气氛,终于被推至最高潮!

而钱子慧与宁建华也都被吓到了,这样的大人物也来了,他们的脸面大大提升了啊。

这一刻他们知道,自己已成为世界名人了。

特别是等塞拉小姐与他们碰杯后,他们更是幸福的差点晕过去。

世界大罪犯与他们喝酒了啊!

如果有人拍照了,这张相片也能成为免死金牌!

世界上,谁人敢惹他们啊!

而看着美好基金会越来越隆重,萧易梦他们的脸色都苍白如纸。

这里不是华夏,而是世界!

他们在世界上果然还是太嫩了。

“一尊世界大罪犯,这已经将我们所有的努力打翻了!”

曾梅长叹道,明白林辰上次对她说的话了!

想要在世界上成立基金会,靠的不是钱,权与声望,而是身份!

毕竟这里不是华夏,规矩已经变得不同了。

“如果,我们也能认识一尊世界大罪犯就好了!”

萧易梦也在叹气,但随后苦笑。

他们一直在华夏,怎么可能认识世界级大罪犯啊!

而这时,冷漠的塞拉看着金在东道:“我代表公司也送了贺礼,请接收吧!”

“塞拉小姐客气了!”

金在东客气笑道。

虽然他的实力比塞拉小姐更强,更是武神第一人。

但塞拉小姐的后台却不是他能惹的!

【 .】,精彩免费!

夜幕降临,海上升起一轮明月,映照在海平面上,随波荡漾,别有一番朦胧的美感。

潘远伸了个懒腰,目光看向凌峰几人的时候,仍然还有些震撼和敬佩。

作为一个新人,妖孽到这种程度,未免有些太夸张了。

事实上,就连玉珺瑶这样的上位神族天才,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都难免失利,最后遭受到了萧阳队长的惩罚,而凌峰他们几个,简直就是怪物。

毕竟,从头到尾,潘远作为一名老兵,他的表现,反而最为平庸了。

不得不服啊!

“我们可以回去交差了。”

潘远笑着看了看凌峰几人,托他们的福,自己这次也能赚取一些任务贡献点。

然而,就在一行人准备离开这座海盗的时候,在海岸边上,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因为隔得老远,只能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

凌峰凝目望去,在无限视界的配合之下,却见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连头发也是一片雪白的少女,光着脚丫子,正在海边行走,身后留下一排长长的脚印,被海水冲刷,很快又消失不见。

而这个发现,却让凌峰面色为之一变。

海边短发少女与她最钟爱的帽子

因为,在此之前,连他也根本没有发现,居然有人降临在了这座海岛上。

而从那排脚印来看,这个少女,应该已经来到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连他都无法感知到这个少女的气息,也就是说,这个少女,看起来虽然年幼,但是她的修为,很可能在自己之上。

而且,是远在自己之上!

“那是……”

潘远显然也看到了那团白色的身影,凝目思索了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露出一丝震撼之色。

而那个白发少女,似乎也注意到了外人的目光,眉头微微一簇,一股可怕的气息,顿时以少女为中心,席卷开来。

轰!

一声巨响,在少女身后的海面上,直接被压出一个巨大的凹坑,海水直接被压到两旁,蔓延数千丈之远。

而对于凌峰等人而言,只觉得有一座远古神山,当头镇压而下,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咯咯……”

看到众人狼狈的模样,少女先是露出一丝顽皮狡黠的笑容,继而又蹙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这样做好像不太好吧。”

“对的对的,总司大人说过,不可以这样的!”

然后,她又收回了气息,身影一闪,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呼……”

在那白发少女离开之后,所有人这才长出一口气,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所湿透,一个个都好似从海水中打捞出来的一般。

好强!

凌峰脑海中,唯一的想法便是,这个少女,未免强得有些离谱了。

他的目光看向了潘远,从他方才的模样来看,他似乎认识这个白发少女。

“潘师兄,刚才那个少女,认识么?”

凌峰看着潘远,开口问道。

“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做,笙。也是护廷十刃之一,排行第六。”

潘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苦笑着道:“不过,强大的护廷十刃,一般都在外面执行各种最为危险的任务,和我们这些低级成员,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凌峰面色微变,这就是玉珺瑶之前所说的护廷十刃么?

仅仅只是第六,就强大到如此地步,难以想象,护廷十刃之中的第一,到底会有多强!

“臭小子,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玉珺瑶噘起小嘴,一双眸子盯住凌峰,虽然没有明言,但凌峰心里清楚,她的意思是,自己和慕芊雪那位未婚夫,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是很厉害,不过,我却更有兴趣了。”

凌峰眸中,却燃起了熊熊斗志,只有更强的对手,才能对他产生足够的刺激。

有时候,压力,往往也是一种动力。

“哼,就继续自以为是吧。”

玉珺瑶白了凌峰一眼,轻哼一声道:“我才懒得管呢。”

凌峰和玉珺瑶的对话,让其他人听得云里雾里,都不明白二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他们也都看出,这两人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

笙的出现,无疑在很大程度上,让凌峰意识到了,所谓的护廷十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而这啸风营,的确是藏龙卧虎,高手如云。

他很庆幸自己来到了这里,因为,他将以这里为一个全新的起点,将一切的对手,统统击败!

“萧副队长,属下潘远,前来复命!”

三营二队所在的天禄岛上,作为办公议事的一座木屋之中,此刻依旧还是灯火通明。

萧阳则是十分惬意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双腿搭在面前的一张桌子上,似乎在等待着凌峰他们传回来的任务失败的消息。

他甚至都已经准备好了三营之中所饲养的最为凶狠的海兽,一定要给凌峰他们几个新人一个难忘的不眠之夜才行。

“终于回来了!”

听到潘远的声音,萧阳嘴角挂起一抹笑意,将二郎腿放了下来,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这才大咧咧道:“进来吧!”

木门轻轻被推开,整个二队人数都不超过三十个,所以在萧阳的房门外,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卫兵这种东西。

接着,潘远等人,鱼贯而入,走进了这座简陋而又略显狭窄的木屋。

“嘿嘿!”

萧阳咧嘴一笑,目光在凌峰几人的身上打量着,看到他们一个个脸色发白,汗流浃背的样子,阴笑了几声,这才绷起脸道:“怎么样,第一次执行任务,感觉如何啊?”

“还好。”

凌峰抬手摸了摸鼻梁,淡淡道:“虽然任务的确有些难度,不过,在我们大家的配合之下,还是圆满完成了任务,法阵没有损伤,灵田里种植的天材地宝,也没有任何损失?”

“嗯?”

萧阳面色微微一变,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凌峰几人。

就凭他们这四五个人,能够解决掉那么多的戮灵虫?

要知道,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一般来说,也要十个人左右,才能有效的控制住戮灵虫啊!

萧阳面色一寒,冷声道:“凌峰,任务失败了不要紧,但要是胆敢向上级谎报军情,那可是重罪!后果,很严重!”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周围涌着各种声音,而且围聚在一起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人都在拿着手机,对准着她在拍摄。

“别拍了,别拍了……”乔雪娇嚷嚷着,努力地想要把那些人给推开,想要逃离这里,可是却根本无济于事,她的帽子,她的墨镜,全都被人给挤掉了,而在纷乱中,还有咸猪手趁机在她的身上卡着油。

最后还是警察出动,才算是摆平了这场风波,而乔雪娇,也再一次的上了八卦版。

对于乔雪娇的种种,孔澄澄并不同情,如果没有故恒为她出手的话,也许乔雪娇今天还在工作室这里嚣张着,也许根本就不会觉得那一撞是多大的事儿,甚至,如果当时宝宝没有保住的话,只怕乔雪娇还会冷嘲热讽呢。

甚至就连乔雪娇那所谓的道歉,都是那么地让人觉得可笑。也许在她看来,她肯道歉那么别人就一定要接受,还得一定要原谅她。

晚上,孔澄澄对郁故恒说了这事儿,郁故恒道,“不用去理会她,如果下次她再敢接近的话,我会让她以后绝对不敢再靠近。”

对于他这话,她倒是相信的。

“今天人觉得怎么样,有吐吗?”郁故恒关心起了孔澄澄的身体状况。

“挺好的,今天去上班,也觉得还行吧。”孔澄澄道,“今天也没吐过,可能真的是已经过了孕吐期了吧。”

“要是累的话,就别上班了,待家里休息。”郁故恒道。

孔澄澄失笑,“我能有多累啊,是不知道,现在工作室的人全都知道了要娶我,就差没把我当熊猫给供起来了,我要是口渴,不用我自己去茶水间,都有人帮我倒水了。”

茂盛花海温柔可爱清纯美女阳光下写真

不过郁故恒听了之后,却是一副颇为满意的表情,还直言回头要给工作室的人加工资,弄得孔澄澄哭笑不得。

两人谈话间,孔澄澄的手机上发来了一条短信,孔澄澄一看,是伊泊发过来的,说是他才下飞机,因为不知道她睡了没,所以就发个短信了,还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出来一起吃个饭。

伊泊前段时间因为公办出差去了国外,所以也并不清楚孔澄澄身上发生的事儿。

孔澄澄看着短信,不自觉的扬唇一笑,正要回短信,脸颊却蓦地被两只大手给夹住了,然后脸就被迫抬起,正对上了郁故恒的面庞。

“干嘛啊?快把手松开,我还回短信呢!”孔澄澄赶紧道。

“这个伊泊是谁?干嘛要笑眯眯的给人回短信?”郁故恒郁闷的问道。

她有笑眯眯吗?孔澄澄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道,“伊泊就是……呃,上次在民政局见到的那个高高瘦瘦的,长得还不错的那个男的。”

郁故恒暗自咬牙,“说民政局就可以了,用不着再加上‘高高瘦瘦’‘长得不错’这俩形容了。”

孔澄澄囧了,“我这不是怕一时想不起来嘛!”

“我记忆力一向不错,这都过了才多久的事儿啊,我能想不起来?”他道,“总之,已经要嫁给我了,这种相亲对象,直接回绝了,至于他想要娶,这辈子都别想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们怎么会知道韩霖的?”贝黎黎问道,这是她想要弄清楚的。

“还不是昨天啊,我们去找,没想到看到他送回家。这孩子,现在和韩氏集团的总裁在一起,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呢。”卢秀娥道,“不过放心,爸妈会帮讨到该得的一切,那个韩霖,要是只想玩玩就算了,可没那么便宜的事儿。”

“不用了!”贝黎黎直接回绝道,“我不需要们帮我讨什么,更何况,我和他的关系,也不是们想象中的那样。”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卢秀娥不满地道,“我们这可都是为了好。”

“孩子,韩霖这么有钱,就算真的问他要上个几千万上亿的,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但是对咱们家可就不一样了,妹妹现在住院,家里开销大,到时候要进行手术,还有术后的护理,那就更要不少钱了,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妹妹考虑一下啊。”贝国诚提醒道。

贝黎黎突然轻笑了一声,“所以,为了妹妹,我就必须问韩霖要钱?还要把自己的肝脏移植给妹妹?那如果我不愿意呢?”

“……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还有没有一点亲情了?那可是和血脉相连的亲妹妹啊!”卢秀娥不满地嚷嚷道。

“那么们呢,对我有一点亲情吗?对,们是我的父母,但是也仅仅只是血缘上的而已,这么多年不找我,却到现在才来找我,原因呢?”她反问道。

卢秀娥和贝国诚一窒,两人正想要找理由,贝黎黎却已经先一步地道,“别说什么们想我念我的,谁都不是傻子,我之前就说过的,我想要的是家人,而不是利用我的人。”

她说完,便转头看向了一旁的保镖道,“韩先生呢,我想要见他。”

“韩先生在二楼的书房。”保镖道,显然韩霖之前有过交代,所以保镖并没有阻止贝黎黎。

书房里的可爱女生调皮惹人爱图片

贝黎黎没有再理会自己的父母,让其中一个保镖帮忙带下路,径自上了二楼的楼梯,来到了其中的一间房门前。

“韩先生在里面。”对方道。

“好,谢谢。”贝黎黎道,抬起手,轻叩着门,片刻之后,听到了门里传来了一声“进来”。

她推门而入,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此刻正站在书架前,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翻阅着。

在看到她走进来后,他把手中的书合上,“来了啊,是想要和我谈父母的事情吗?”

“抱歉,我不知道他们今天会去找。”贝黎黎道,刚才和父母的聊天,她几乎可以猜测出父母当着韩霖的面儿都说了些什么。

自己的亲生父母,却贪婪至此,这让贝黎黎有种难堪的感觉。

“父母突然间冒出来认,应该是想要给他们的小女儿进行肝脏移植,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的肝源,这事儿,知道吗?”韩霖问道。

“知道。”贝黎黎回道。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姑母,王夫怎么样了?”苏怀宁关心的道。

因为察觉到自己失败,且暴露了,第二天,就传出王夫病了的消息。

王夫病后,朝廷就传出了她继承女王的消息,且公布于众,而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赶鸭子上架。

这时,她才明白,为何女王都答应废除她这个太子,可她头顶上的紫色光圈却不见消散。

她的命格,就是帝王命格。

苏怀宁拉着姑母的手,看着裙摆上的玉佩,笑道,“谢谢姑母的礼物,姑母这份礼物太裴村这件王服,我就不跟姑母客气了。”

“不用客气,本来就是特意来送给的登基礼物,要拒绝,我还要生气呢。”

紫邬低下头,又抻了抻她的衣摆,“我屋子里的首饰匣子里,还有一块禁步环形凤纹玉佩,改日给拿过来,这裙摆有些开,压一压就好了。”

“姑母,那是曾祖母送给的礼物,自己留着,我这里有禁步。”

女王送给紫邬的东西,苏怀宁说什么也不要,她张开手掌,就从空间里拿出一块三彩禁步,往腰间一别,走路时,三色流苏带在裙摆间飘荡,十分引人瞩目。

简总管奇异的看了一眼苏怀宁,又诡异的看了一眼紫邬,这两个在群臣口中为王位争夺的死我活的姑孙二人,没想到,感情这么好,见了面,不但没见到火焰四起,反而和乐融融。

甜甜圈少女满脸涂奶油缤纷心情写真

这情景,跟外面传的谣言,是一点儿也不相符。

简总管顿时对苏怀宁的态度,多了几分恭敬,“太子殿下,看看,这王服可有要改的地方?”

“不用改,正好。”

苏怀宁对着桌上的铜镜,转了一个圈,然后又解下禁步和玉佩,把王服脱了下来,递给宁欢收起来。

简总管再三嘱咐宁欢,“要收妥当,千万不能有皱褶,别弄脏……”

磨磨蹭蹭,不放心的嘱咐了好几遍,直到苏怀宁和紫邬二人都露出不耐之色,简总管才行礼告退。

简总管走后,紫邬留了下来吃午饭。

饭桌子上,只有苏怀宁和紫邬两个人,段旭霆吃了辟谷丹,在闭关修炼。

“宁宁啊,的手下伤势怎么样了,都好了没有?”紫邬关心的问道。

“都好了,我还要多谢姑母赠送的疗伤丹药呢。”虽然,她空间里也买了不少疗伤丹药,甚至比姑母赠送的还要品级高,不过,姑母这份心意,她不会拒绝。

“都怪我,那日不离开就好了,有我在,也能帮和小霆一把。”紫邬一脸歉疚。

只有她自己才明白,她之所以对苏怀宁歉疚,是因为,她猜到对苏怀宁下杀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父亲。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对她祖母有救命之恩的侄孙女,她左右为难,既不敢告诉苏怀宁真相,也不能去责备父亲的所作所为。

因为,父亲一心为她筹谋,这份父爱,她就算不认同,也不能去责备,会伤他的心。

“姑母,只不过是巧合而已,就不用自责了。”只是太多的巧合在一起,就不是巧合,而是预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好了,人都到齐了,那就上山吧。”君寂生道,然后又低头对着站在他身边的秦思瞳道,“要是一会儿觉得累了,或者是身体哪儿有不舒服的话,就说出来,我背上去好了,这点分量,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秦思瞳道,“我身体没什么问题啦,身上的那些擦伤,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说这山也不高。”

只是君寂生却依然还是直直地看着她,因为他知道,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主动喊痛喊累的女人,她会宁可自己忍着,也不想去麻烦别人。

秦思瞳被君寂生给瞧得脸红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

一旁的孔澄澄瞧着这俊男美女的对视,只恨不得旁边有摄影机,可以把这一幕全都给拍下来,“君总好体贴啊。”

结果她的脑袋硬是被郁故恒给扭过来,强迫她面朝着他。

“看别人看那么专注干嘛?不如多看看我,到时候要真走不动了,也就我能把扛上山而已。”郁故恒有些吃味地道。

孔澄澄翻翻白眼,“谢了,我体力还没那么差。”再说了,她又不是大米,扛扛扛的,多难听啊。

人家君寂生说得多好听,那是背,听着都能想象到电视剧的场景啊。

四人出发上山,因为秦思瞳身上还有伤的关系,所以大家刻意地走慢一些,到更像是在山路上散步似的。

林间的新鲜空气,倒是让秦思瞳的精神振奋了不少。

每天可爱多一点

突然,孔澄澄“哎呀”了一声,人差点给摔倒,要不是郁故恒给及时拉了她一把,估计就要摔个狗啃泥了。

秦思瞳急忙上前道,“澄澄,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脚稍微扭了一下而已。”孔澄澄急忙道,“我很容易扭到脚的,小意思拉,一会儿就能活蹦乱跳的。”

结果她的解释,反而让郁故恒的脸更是铁青了。

郁故恒直接脱下了孔澄澄右脚的鞋子,惹得孔澄澄哇哇大叫。

“再嚷嚷的话,信不信我把的两只鞋子都给脱下来?”郁故恒没好气地道。

孔澄澄只得暂时闭上了嘴巴,不过当郁故恒揉压着她扭到的脚踝处时,她又生生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嚷嚷着,“痛啊,别压,别压,本来没事的,被压都要给压出事儿来了。”

这丫头,简直好心都当驴肝肺!能让郁故恒无奈的人,也就只有孔澄澄了。

郁故恒在揉压了片刻后道,“没伤了骨头,应该没大碍。”

“我早就说了没事儿了啊。”孔澄澄咕哝着道,想要捞过自己的鞋子穿上,不过另一只手却是比她更快一步地抓过鞋子,帮着她把鞋子给重新穿上,再系好了鞋带。

饶是孔澄澄脸皮够厚,在好友和君寂生的注视下,也脸皮红了一下,她急急的站起身子,想要证明自己能走路,结果脚还没迈出一步呢,就直接被郁故恒像扛沙包似的给扛起来了。

“我先带她去寺庙那边了,们慢慢来。”郁故恒道。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两人出了学堂,基本上都是傅七宝滔滔不绝的说着,李则鸣不时地点点头附和。

只是让他摔断了腿,小小的教训了一下,李则鸣自认为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不过,想起那个金元派出来跟踪的人,他的目光微凝。

金元要调查他的身份,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单纯的好奇,还是别有所图?

到了桃李巷,李氏看到了两人,还有些惊讶。

“小姑子,今天没回家吗?”

“嗯,有点事情耽搁了,今天就要在嫂子这里叨扰了。”傅七宝笑眯眯地开口,递上了过来得时候顺手买的鸡鸭鱼肉。

“嫂子的手艺好,多做点好吃的给大家补补。”

“这孩子,怎么这么客气?来嫂子家里哪里还要花钱买东西?”

李氏嗔怪地开口,赶紧把两人迎了进来。小姑子果然是长大了懂事了,又会做人,现在李氏对她是又喜欢又佩服。

小小年纪就能和金家做生意,还能拉拔着家里的哥哥,这样的妹妹谁不想要?

清纯甜美日系装扮软萌妹子户外风景浪漫写真

“那怎么行,我要吃什么自己买,也免得嫂子去操心了。而且,这也是我拿来贿赂嫂子,好让我在家里住下的。”

“嫂子这里想住多久都行!正好梨花也回来了,去找她玩吧。”

寒暄着进了屋子,这边,正在房间里面绣花的傅梨花听到了动静,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情况,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起来。

如今的情况,为何和她想象的大不一样?

傅七宝不应该是神情憔悴,被金少爷带回来,好商议纳妾之事的吗?那销魂散的药性极强,普通大夫根本配不出解药,至少,在这小小的景阳镇是没办法的。

就算金元身边有个京城来的韩大夫,也不可能在那么快的时间里做到解毒,一旦发作,金元自己也会受到影响,他们怎么可能忍得下去?

更别说哪里是酒楼,大庭广众之下,闹出苟合丑闻,压也压不下去的!

她为了避开嫌疑,今日都不曾出门,然而却也从绣坊的人口中打听到,今日飘香阁是出了事,金少爷可是封了酒楼的!

原本成竹在胸的一切,却是风平浪静,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

这怎么可能呢?

然而,她眼中所见,傅七宝毫发无损,一点也没有中了春.药,失去了贞洁的情况。而且,她还是和李则鸣一起回来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意外?

傅梨花心神巨震,好不容易才极力将翻滚的情绪压抑了下来。李氏已经在叫她了,待会儿出去见了傅七宝,却是绝对不能露出任何异样的。

“小姑,今天怎么过来了?”

脸上勾起一抹笑容,傅梨花装作羞怯而又惊喜的模样走出了房间。

“有点事情耽搁了,所以最近要在镇上住几天。”傅七宝和梨花的相处实在是不多,说完了这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什么事情呀?我听六叔六婶他们说,是要和金少爷谈生意,难道是生意出了什么意外吗?”

傅梨花好奇地问了起来,眸光中飞快地闪过一道暗芒。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而段旭昌和秦家的婚事,也当场就被人提了起来。

“不是说,段家的老四,要和秦雪家的闺女定亲么,怎么他还和王家的闺女搞到了一起,还当众作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

“哎呀,这段家和秦家要联姻的消息,也就是大家传传罢了,当事人,可没有一个站出来说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不是真的?”

“那倒也不是,不过,我听说,段家请了媒婆子去秦家提亲,不过,被秦雪和郑二拒绝了,秦雪当时还把媒婆子给骂出了大门,一直骂到大门口,当时,可是很多人都亲眼看到呢。”

“是啊,我也听说了这事,不过,我还听说,在媒婆子去秦家提亲之前,段侯爷还让郡王妃先去秦家说合亲事,只不过,秦雪和郑二没同意,郡王妃就没在管这门亲事了。”

“这么说来,秦家从头到尾,都拒绝了这门亲事,那这外面都传言&a;a;……”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啧啧啧……该不是被人拒绝,恼羞成怒,就想要逼迫人家把女儿嫁给他吧。”

“可别乱说,段侯爷可不是背后耍阴谋使手段的人。”

“哼,段侯爷不是小人,可那段家庶子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想当初,段旭昌可没少算计郡王妃,要不是郡王妃人精明,恐怕早就被他给算计死了。”

背带裤女孩清爽街拍神似董璇

“哎呀,提起段旭昌,我就想起了几年前,在苏家发生的事,貌似也和今日一样,被人当场抓姧在床……”

还在刘家做客没走的客人们,都议论纷纷起来,提起苏家当年那件丑事,在场都太太们都还记得。

太太们的眼神都立马变了,语气也变得鄙夷起来,甚至段旭昌娶了柳嫣然的当日,就纳了苏怀雯为妾的事都被人提了出来。

不过,这一切,苏怀宁都不关心,苏怀宁唯一关心的是秦文婄的名声。

在段旭昌和王家五姑娘的事发生后的一个时辰內,这件事就像龙卷风一样,瞬间席卷了整个京城。

京城的百姓们,顿时哗然了,然后,大家都同情起秦文婄来。

“啧啧啧,这还没定亲呢,这个段旭昌就在外面找外食,还在别人家府上干出这等龌

龊之事,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就是,这样的男人,谁嫁谁倒霉。”

“好在,段旭昌和秦家姑娘的亲事还没定,这要是定了,还不得呕死。”

“呸,什么亲事啊,人家秦家压根儿就没答应什么亲事,这是有人在背后预谋呢。”

“什么什么,说什么,说秦家压根儿就没答应段家的亲事,那之前几日那些谣传是怎么回事?”

“都说谣传了,那就是谣言,谣言不可信。”

这一日,关于管家和秦家定亲的传言,顿时转了风向,全都针对段家和段旭昌了。

而大多数人还同情秦家,觉得秦家这么被人算计,也是倒霉。

甚至因为这件事,秦文婄也被人关注了。

有不少人发现秦文婄长的漂亮,性格好,人贤惠,待人宽容,绝对是一个好儿媳妇好妻子人选,有些人甚至还起了要去秦家提亲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