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的生日,要她陪他?如果他要找人的话,可以找太多的人吧。

段蔓语不明白周离野为什么要拉着她,但是她却并没有挣扎,而是跟着周离野一路走着,一直走到了附近的一处小公园里。

他在一张长椅上坐下,然后把蛋糕的盒子打开,摆在了他的膝盖上。

就这样,月色下,他静静地睨看着这个蛋糕,就像是沉浸在了某种回忆中似的。而她则是站在一旁,有些出神地看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他蓦地抬起了头,对着她道,“要吃吗?”

“啊?”她楞了楞,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的生日蛋糕,要吃吗?”他重复了一遍道。

“哦,好。”她应着,莫名的只觉得这会儿的周离野表情有些怪怪的,似在嘲弄着什么,又似在告别着什么。

他把蛋糕店里赠送的代表着岁数的32岁的蜡烛插在了蛋糕上,然后又掏出了打火机,点燃了蜡烛。

在夜色下的小公园里,顿时有多了些明亮。

段蔓语瞅瞅蜡烛,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唱了起来“祝生日快乐,祝生日快乐……”

花园里的秀丽娇娘

直到周离野瞥了她一眼,她这才反应过来,住了口。这可不是在给工作室里的员工过生日,用不着她带头烘托气氛唱生日歌啊!

“……要不许个愿吧。”她呐呐地道,停下了唱歌,心中庆幸着还好这会儿附近没什么人,不然她可真的是要糗大了。

他轻轻的垂下了眼眸,薄唇一掀,“许愿吗?可是我已经不相信什么许愿。”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拿起了一旁放着的蛋糕店给的切蛋糕的小塑料刀,吹熄了蜡烛,切了一块蛋糕给段蔓语。

段蔓语接过蛋糕,“呃,谢谢。”

“不客气,反正这蛋糕也是掏钱买的。”他道。

换言之,她是在吃自己掏钱买的蛋糕。段蔓语一噎,干脆什么话都不说,坐在了周离野旁边的空位上,吃起了蛋糕。

而周离野也切了一块给他自己,原本蛋糕上的“I LOVE YOU”的字样,这会儿也都被切得四分五裂了。

坐在公园里吃着生日蛋糕,这种体验对段蔓语来说,倒还是头一遭。

她一边吃着,一边忍不住地瞧了瞧身边的周离野,只看他吃得很慢,却很专心,让她几乎有种错觉,仿佛在他面前,不是蛋糕,而是无比珍贵的食物,需要他用尽每一个细胞去感受着那份滋味似的。

“我有这么好看吗?让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他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段蔓语这才发现,自己盯着他看的时间好像长了点,“呵呵……”她干笑了两声,继续埋头吃着她的蛋糕。

“有被人当成一个笑话过吗?”他的声音,又再度地响了起来。

“有啊。”她回道,“当初我和黎黎要开工作室的时候,很多人都把我们当成一个笑话,觉得两个女人要弄游戏工作室,纯粹是瞎折腾,那时候各种碰壁,别提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也不知道那个叫夸巴九蛮人哪里来得自信,上来就说自己是王子殿下。

   其实所谓的王子殿下,大概也就是某大土司的儿子,说白了就是寨主儿子,在他们寨子里或许有九蛮人称呼其为王子殿下,可出了他们寨子谁会认呢。

   今天夸巴也就是欺负空姐鹿雨晴是个服务人员,所以想要这样欺负一下吧。

   鹿雨晴心情很是不好,然而也没有办法,她还要着急去工作,也害怕被投诉扣工资。

   思前想后,鹿雨晴不情愿地开口说:“夸巴王子殿下,对不起,我不该撞您。”

   “哈哈哈哈。”

   一听到鹿雨晴道歉,那夸巴马上就开心了起来:“们中原人也不过如此,见了我不还是要叫我王子殿下嘛。”

   他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惹得周围的中原人不满,大家都是中原的,凭什么让一个九蛮人这么说呢。

   况且在华夏早就没有王子这个称谓了,凭什么让人叫王子。

   但虽然生气,大家也就是不愿意多事,所以没有人去管鹿雨晴。

   既然吃亏了,那就赶紧走吧,鹿雨晴也不想再搭理这个神经病,然而夸巴却一直抓住鹿雨晴的手臂不放。

   萝莉美女森女系装扮手捧鲜花文艺范十足写真图片

   “既然叫我王子了,不如加我个微信,以后我领去我们的大寨里玩耍,顺便封个王妃,哈哈哈哈。”

   这才是夸巴的真实目的,他从头到尾就是想要撩妹泡妞而已。

   刚才他就是看到鹿雨晴走路太快太着急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坑害她,加微信泡她才是原本目的。

   “先生,请放开我,我要去工作了。”

   “加个微信。”夸巴满脸邪笑:“不然我投诉。”

   “先生,我已经道歉了,您如果再无理由投诉的话,公司也不会受理的。”

   鹿雨晴觉得对方真的已经很过分了,让叫王子也叫了,道歉也道了,现在居然还想要微信,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这点事也要投诉的话,公司肯定会站在鹿雨晴的这一边。

   但是那夸巴胸有成竹道:“我们大寨在们公司有长期包机合同,每年一个亿左右,觉得我的投诉有用吗?”

   此话一出,吓得鹿雨晴顿时慌乱。

   每年一个亿的包机合同,那确实是大客户了。

   虽然九蛮人总体比较穷,但每个大寨的土司可不穷啊,土司们几乎掌控着大西南的所有药材生意,甚至有的土司还是炼丹师,这种人怎么可能缺钱呢。

   作为大土司的儿子,夸巴每天闲着没事干就是游山玩水,经常坐飞机跑来跑去,好不悠闲。

   正如夸巴所说的那个样子,他投诉的话,不管有理没理,可能公司真的会受理。

   毕竟航空公司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空姐的正义去得罪这样的大客户。

   “先生,请不要这样。”鹿雨晴神色已经开始慌张,她真不知道夸巴会不会投诉自己。

   “哈哈哈,我就喜欢看们中原人无能为力的样子,来,微信号给我。”

   夸巴的恶趣味就是欺负欺负这些普通的中原人,真遇到什么门派高手修炼者的话谁会给他面子。

   然而这已经足够把身旁的中原人们都气炸了。

   可气炸又怎么样,似乎谁也不能把夸巴怎么样。

   鹿雨晴在纠结着自己的微信号要不要给,显然她如果说没有微信对方也不可能相信,可那是比较私人的东西,朋友圈里还发着自己每天的漂亮照片以及可爱吐槽。

   那样一个私密性极强的东西怎么可能给面前这个恶心的九蛮人呢。

   不给,对方就要投诉。

   鹿雨晴真的是没办法了,距离她要登机去准备的时间只剩下十分钟,如果十分钟之内她不到达的话可能真的就要丢工作。

   双重压力之下,鹿雨晴是要保住工作还是要捍卫自己的隐私。

   如此选择,根本就不是她一个小空姐能承受得了的。

   全部过程方河都在观看,一开始他没想出手帮忙,但是当夸巴说什么看不起中原人之类的话时,方河就忍不了了。

   方河走上前去,将自己手中冷饮一下子便扣在夸巴的脑袋上。

   带着冰块的冷饮顺着夸巴的脑袋流到他的脖子以及后背,吓得夸巴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

   “放开。”方河冷冷地说道。

   “又是什么东西,知不知道我是九蛮王子……”

   “放开!”

   方河一声历喝,如雷霆灌耳、迅疾若风,哪怕是机场的广播都没能把他的声音遮盖住。

   夸巴顿时被吓了一跳,可他的手仍然没有松开。

   方河已经不再给机会,他照着夸巴的胳膊就是一记手刀过去。

   这时,忍不了疼痛的夸巴才终于放开手,再看鹿雨晴那如白藕般的手臂上已经被捏出红印。

   “去上班吧,这里我处理。”方河对鹿雨晴说道。

   鹿雨晴难免会惊慌失措,她都不知道自己遇见了什么,但看样子应该是被人救了。

   “谢谢先生,谢谢您。”

   鹿雨晴特别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人家救了自己,也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她想看看方河会怎么样。

   旁边的空姐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都顿时眼放桃心。

   “哇,好帅。”

   “这才是英雄救美啊。”

   “唉,我要是鹿雨晴的话,我肯定留下这个帅哥的联系方式。”

   “如果救的是我该多好啊。”

   许多女孩都在梦想有朝一日被英雄救美,鹿雨晴被这样营救之后却没能好好地感谢恩人,大概是她最后悔的事情了吧。

   夸巴被打了这么一下当然难以忍受。

   “敢打九蛮人!我看不要命了。”

   啪!

   面对夸巴的威胁,方河反手上去就又是一巴掌:“打九蛮人怎么了?们的大土司如果做这种事,我也照样打。”

   “侮辱大土司,侮辱我爹,我们大寨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知不知道,现在站在中原的土地上,如果再闹腾的话,我也不会放过。”

   一番话,吓得夸巴不敢说话了。

   什么九蛮王子,一个寨主的儿子也配叫王子,遇到真正的高手,他算个什么东西。“好,这个中原人很厉害,不过我会让坐不了飞机的!”

楚初言垂眸看了眼墨思瑜紧紧揪着自己衣衫的手,拉着她跟在了管家的身后,不经意的问:“既然那边的路被封起来了,出不去,管家您刚才怎么会从那边出来?

这里头的厢房,似乎都是库房,没有人住吧?”

管家见两人跟来了,语气慢悠悠的开口:“当然没有人住,我刚才是去里头清点了一些东西。

听到了往这里来的脚步声,还以为谁进了这里,便急急的出来了。”

楚初言又问:“那您可有听到什么声音?”

“当然听到了。”管家一脸镇定:“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听到了们的脚步声。”

楚初言还想继续问下去,却被墨思瑜止住了,她对着楚初言轻轻摇了摇头。

楚初言便不再继续追问下去了。

两人跟着管家到了暖阁,这里灯火通明,墙壁上燃着的明亮的烛火,被琉璃灯罩住,犹如白昼。

墨思瑜将两大罐面霜摆放在桌上:“这两罐面霜够夫人用一阵子的了,不同的季节用不同的面霜,等用完了,大概到了明年春日,我若是来了月城,便继续给夫人配置。”

秦无言在其位谋其政,厚厚一堆的文件快要批阅完了。

闻言,放下笔,拿起其中一罐面霜放在鼻息下闻了闻,淡淡的幽香,清爽怡人,并不浓郁。

新街路头姐妹花清闲迷人

正好是发妻喜欢的味道。

秦无言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抬眸看向墨思瑜,问:“替本祭司的夫人配置了面霜,作为感谢,可以提出找本祭司要一样东西,或者提出一个要求,本祭司若是能帮做到,一定帮做到。”

墨思瑜哪里敢沾染秦无言的人情,赶紧摆摆小手拒绝:“不用客气,大祭司其实已经感谢过我了。”

秦无言倒是没料到她会如此说,“何时感谢过了?”

“我才来的时候,大祭司便答应我,让烈家往后不要因为那些护卫的死再找我和楚家的麻烦,这便是最好的感谢。”墨思瑜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天色已晚,还请大祭司派人送我们回楚家?”

“这么晚了,不如留下来住一晚?”

“不了,我这人认床,在外面睡不踏实。”墨思瑜随口胡扯。

管家闻言,侧过脑袋无语的看了墨思瑜一眼。

在辇座上都能靠着楚家小少爷睡的呼噜声直响的人,会认床?

这理由也太扯了一点吧?

对着我们洞察一切的大祭司,就不能找个用心些的理由?

就在管家以为秦无言会拆穿墨思瑜的时候,却没料到秦无言却应承了下来,对着他开口:“去备辇座,送两位回去。”

管家应声出了暖阁。

秦无言站起身,送两人去院门口,淡声开口:“天黑雪大,一路小心,后会有期。”

墨思瑜和楚初言上了辇座,虽然天色已晚,但总算离开了祭司府。

秦无言望着两人远去的方向,问身后站着的管家:“怎么回事?”

“他们两人差点就去了禁区,还好被老奴截住了。”管家战战兢兢的回:“不过必定是听到了什么,只是我问起来的时候,两人都不肯说……”

穆显一听到他的声音,下意识地一抬头,看到了晋苍陵那冰冷的脸,顿时就大吃了一惊,一屁股摔坐在地上,惊骇地看着他。

“镇、镇镇镇镇……”

镇陵王!

这么三个字,他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太过震惊和太过恐惧了,他根本就不敢说出这个名字来。

镇陵王怎么会在这里?

马上就是祭皇陵的时间了啊,镇陵王现在不该是早就被晋帝派人送往皇陵那边了吗?

不是该去喂煞龙了吗?

现在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老天爷,老天爷,这是要出大事了啊!

如果没有了镇陵王爷去祭皇陵,那岂不是说明晋帝就要没命了?

老天爷,怪不得他们都在说,皇上最近好像是有些失控了!

软萌小可爱美眉街头摆pose自拍

只是,镇陵王爷失踪的消息没有传出来啊!

还是说他逃离皇城的那个时候还没有传出来,后来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了?

“怎么,看到本王,如此吃惊?”

晋苍陵一边冷声问道,一边朝云迟走了过去。

他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有人一看到他就这么一副见鬼的样子了。

现在看到,竟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似乎他是真的已经不是那个令人闻之色变的鬼王,而是青龙军的明宸帝君了。

云迟突然想起来,这男人可是十分憎恨神女神将的,但是说穆呈风与神女有些关系,一直都梦见自己就是神女的侍卫,还跟了神将一段日子,也不知道再听到穆呈风,他会不会直接就把穆显丢出去。

“怎么,哑巴了?”晋苍陵在云迟身边坐下,随手就扣住了她的脉,仔细地查了查她的脉象。

他一直担心着她,不知道她的那股庞大内力到底是完全压制下去了没有,所以处理完了妖铃谷中的事情之后就把大军甩下了,一个人带着骨影匆匆赶了回来。

结果一回来便听到她到外院客房这边来见一个什么小乞儿,帝君大大顿时就恼了。

一个小乞儿,有什么可见的?

他当然是……

赶过来了。

见她安好,他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无奈,穆显还在颤抖着,他根本就不敢再抬头看晋苍陵。

怎么会是他?

到现在他都没能从这么一个消息中回过神来。

鬼王爷!

他在这里,怎么可能会同意去救他们家少爷?

什么时候听说镇陵王爷会救人?

他只有杀人!

怎么可能会救人呢?

“好了,也别把人家吓坏了,”云迟任他把了脉,这才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搭上了他的肩膀,偎了过去,一下子媚态流露,“这是从皇城来的,晋帝现在怕是疯了,想杀几个平静一下呢。”

“他不是早就已经疯了吗?”晋苍陵冷着脸,眸光闪过了杀意。

在他看来,早在二十几年前,晋帝就已经疯了。

若是不疯,怎么会听信那样的天师说的那样的话,竟然弄了那么一个恶心残忍的阵来,欺凌了一个女人,就为了生下这么一个儿子,养大他来祭皇陵!

那还不疯吗?

但是,若说他并不是晋帝的儿子,当年那个被他欺凌的女人到底还是不是他的亲娘?

当年,到底她有没有生下晋帝的亲生儿子?

这些,晋苍陵还不清楚。

穆显听到镇陵王这么说着晋帝,心里的惊骇更深。

那不是他的父皇吗?

好吧,虽然这样的一对父子,谁也不相信他们之间会有父子亲情,但是,镇陵王爷这是准备反了晋帝?

不,不对。

这里是青龙军的地盘,云迟是明凰帝后,现在她正偎在镇陵王爷的身上,那么,镇陵王爷难道就是……

明宸帝君!

穆显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可能是知道了一个了不得的真相!

他再次瑟瑟发抖了起来。

老天爷!

镇陵王爷就是明宸帝君!

他要反了大晋!

他正带着青龙军四处攻掠,已经抢了大晋的半壁江山!

也不知道那晋帝到底知不知道这一件事!

他现在知道了这事,还能活着吗?他会不会被灭口啊?

少爷恐怕也不知道这个真相吧!

穆显有些欲哭无泪。

现在他该怎么办啊,少爷!

“他的少爷,是何人?”晋苍陵还是没有忘记这个问题。

云迟是什么人?以前她根本就没有去过皇城,还是因为他才去的,所以她在皇城根本就不认识什么人。

现在竟然有人找到了她,要她去皇城帮着救什么人,这不是很奇怪吗?

云迟叹了口气,知道是瞒不下去,只好说道:“他叫穆显啊,他的少爷就是穆呈风,不是应该认得的吗?”

人家穆显都认识他,他怎么认不出来对方?

“穆呈风。”晋苍陵眸光一闪。

他哪里会记得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就是见过,也未必会记在脑海里。

“王、王爷,小的,小的家少爷已经被皇上抓起来了,他,他跟王爷不是对……”对头。

云迟扑哧一声笑了。

真是不容易,明明怕成了这样,还记着要帮穆呈风说一句好话,赶紧地把穆呈风跟晋帝给撇清了关系,免得晋苍陵迁怒。

“哦?”晋苍陵淡淡地道:“朕可是从小便知道穆家世代忠良,对晋皇室忠心耿耿,上战场也是枭勇无敌。”

他说到了这里,顿了一下说道:“穆呈风当年可是被称为英勇小将军的,怎么,听到青龙军已经打下了这么多的城池,没有马上跟晋帝请愿出战,带兵来对付朕吗?”

听到他自称朕,穆显就知道自己想的没错,镇陵王竟然是真的摇身一变,变成了明宸帝君。

要被送去祭皇陵煞龙的鬼王爷,现在成了率着青龙军势如破竹要来夺大晋的江山的帝君。

这当真是……

若是真的让他救了穆呈风,那岂不是说,穆呈风就要真正背离晋帝,背叛大晋,跟青龙军站在一方了?

穆显觉得自己脑子都要炸了,他要怎么办?

一时间,穆显有些进退两难,心里一片潇潇冰寒的感觉。

他还不知道镇陵王,不,明宸帝君到底会不会出手救他家少爷呢。

但是这个时候,他当然只能弱弱替自家少爷辩解。

“王、王爷,是少爷让小的来找帝后娘娘的……”

“哦?朕怎么不知道,朕的帝后,如此得穆小将军信赖?”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她的声音顿了一顿,视线又落在了他脖颈上那条铂金的链子,她知道,那链子的坠子,是什么。“只是我不知道,我其实……已经送过一枚领带夹给了。那时候我喝醉了,有些事情,事后……有些忘了。”

他像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似的,伸手把脖颈上的链子从衣领中掏了出来,“是啊,三年前就送过我了,可是却忘了。”

“当初,我知道我有很多不对的,可是以后不会了。君景恕,我喜欢!”她再一次对着他表白自己的心意,“我没有为了什么别的目的而勉强说这句话,这也不是什么违心的话,而是我自己真正的心意。因为喜欢,所以今天晚上,我才会来家,才会见父母!”

“喜欢我?那为什么却又和那个男演员那么亲密?周亦赐,就是这么喜欢我的吗?”他反问道。

“那根本就是别人偷拍的,更何况,当时的情况也不是想的那样,对方突然抱住我,要亲我,而我的回答是直接打了对方一巴掌,然后告诉他,我和他根本不可能。除此之外,还想要我怎么做?是把他打成猪头吗?还是直接来个全市广播,告诉所有人,我喜欢的人是君景恕,其他男人都别打我的主意?只要说得出,我就做得到!”周亦赐一鼓作气地道。

君景恕有些怔住了,显然她的这一番话,出乎了他的意料。

“好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呢?现在对我,还喜欢吗?”她瞪大着眼睛反问道,脸上的气势,似乎是非要弄出个答案来。

“我……”心,似乎从来没有这样乱过,面对着她,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不知道现在她所说的话,他是不是可以相信。

还是说,又会想当年一样,当年,那一夜,她给了他美好的许诺,让他以为最幸福的,莫过于此,让他以为,将来他和她会很幸福。可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是她人去楼空,甚至连张纸条都没有留下。

他的沉默,倒是让她忐忑了起来,“喂,倒是说句话啊!”

“……喝酒了吗?”他如她所愿的开了口,只是问出的话,却然她楞了楞。

追梦的女孩的幸福感觉

“我没喝酒。”她呐呐地回道。

“没有吗?”他的睫毛轻颤了一下,然后眼帘慢慢的垂了下来,“当年,喝醉了,结果第二天,全忘了对我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那么现在呢?明天早上,是不是也会全忘了今天晚上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吗?”

“这一次,我保证不会!”她急急地道,瞅瞅他脖颈上的项链,她道,“应该是……喜欢我的吧,否则也不会一直还戴着这项链了。”

“项链……就像说的,有些也许只是习惯了,其实要拿下来,随时可以。”他的手作势要取下项链。她急忙伸出另一只手,阻止着他要取项链的手,“别拿下来,是说要我爱上的,那好,现在我喜欢了,爱了,又吧认账了?君景恕,知不知道这样很可恶啊?!”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想到郁故恒和君寂生的关系,想到落城的大家族,孔父心中就有种不安的感觉。而这种不安感,自从第一次看到君寂生送自己女儿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这些天,在变得越来越强烈,好像在预示着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儿发生似的。

但愿……但愿不要像他所预计的最坏结果那样,但愿,什么不好的事儿,都不会发生。

孔父在心中祈祷着。

“爸妈,我想要见见郁故恒。”孔澄澄认真地道,“们可以让他进来一下吗?”

孔父还有些不愿意,倒是孔母道,“不是说好了,不管澄澄做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支持吗?”

孔父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了病房的门,让郁故恒进来了。

而当孔澄澄瞧见了郁故恒的样子后,却又种又心酸又好笑的感觉,这会儿的他,都发乱糟糟的,下巴处还冒着胡子渣,看起来完全和他平时的样子不一样。

至于郁故恒,则是双眼紧紧地盯着孔澄澄,此刻的她,靠躺在病床上,看起来那么的虚弱。

“爸妈,我想和他单独说几句话,好吗?”孔澄澄又道。

孔父还没来得及表态,孔母已经一把拉过了孔父,对着女儿道,“好,们聊,爸妈去找医生再问问的情况。”说着,她便把丈夫拉出了病房。

早安少女眉欢眼笑治愈系笑容闺房写真

此刻,偌大的病房,只剩下了孔澄澄和郁故恒两人而已。

孔澄澄强打精神笑了一下道,“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住这种一人单间的病房,是让医院安排的?”

郁故恒摇摇头,“是寂生安排的,当我赶来医院的时候,已经被送进急诊室了,我那时候,脑袋一片空白。”他只是不断地在想着,她不可以有事,如果她有什么万一的话,那么他该怎么活下去呢?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他不像寂生,没有继承那种血咒,所以寂生离开了思瞳,会活不下去,可是他不一样。

但是直到今天,直到自己站在急诊室外的那一刻,他才发现,原来如果没有了她的话,他也一样会活不下去!

“君上将还真的挺好的。”孔澄澄感激道,“说起来,这一次君上将是我和孩子的救命恩人呢。”

“是啊,真的幸亏有他在。”郁故恒道,“那时候,如果我有陪着一起离开休息室就好了,就不会……”

“这不关的事情,别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孔澄澄道,“是我自己大意,明知道乔雪娇这人有多卑鄙,我居然还站在楼梯口和她争论。”

郁故恒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声音干涩地道,“那现在……还痛吗?”他听思瞳提起过,在送进急诊室前,她很是疼痛。

“已经不痛了。”孔澄澄道。

“那个叫乔雪娇的女人,把害成这样,我不会放过她的!”郁故恒道,之前他在病房外的时候,已经命人去调查有关乔雪娇一切了,这个公道,他会为她讨回,敢伤害她的人,他会要对方付出更痛千百倍来当做代价。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韩霖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身上那种浑然天成的淡漠,让女孩不禁有些怯怯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这样贸然的拜托。

不过好在片刻之后,韩霖道,“可以。”然后接过了女孩手中的照相机,帮女孩和其男朋友拍了照片。

女孩和男友道了谢,两人牵着手笑着离开。

贝黎黎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两人的背影,对嘛,这样才像是情侣嘛,哪像她,走了半天,连对方的手都没有牵到。

“怎么,也想要拍照吗?”韩霖问道。

“有点……吧。”她知道他误会了,不过说到拍照,她和他好像都没什么合照,第一次约会,自然是需要拍点纪念照了!

“那找个适合拍照的点吧。”他说着,主动拉起了她的手,想要朝着前面走去。

她却是脚步一顿,有些呆愣地看着被他牵着的手。之前她还一直在想着要怎么样才可以牵上,结果却没想到,一下子就牵上了。

“怎么了?”他疑惑地道,然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两人牵着的手,“情侣之间,应该都是这样牵手的吧,如果觉得不适的话,那么不牵也可以。”他也是看到了刚才那对情侣牵着手,这才想到了这一点。

“别。”贝黎黎赶忙道,“牵着好了,就牵着好了……”一边说着,她的脸上同时也露出了笑容。

他们现在……有一点点像是男女朋友了吧,她暗自想着。

夏日阳光宅女拍你散步

两人漫步着,陆陆续续的拍了一些照片,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中午,韩霖选了个草坪,把野餐的东西铺好,而贝黎黎则是把保温食盒打开,即使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但是里面的菜却依然还是热腾腾的。

贝黎黎一边吃着午餐,一边翻看着手机里之前两人拍的照片,然后忍不住的感叹一把,美男就是美男啊,随随便便拍几张照片都好看的过分啊,不过也衬托地她脸圆了点,皮肤暗沉了点,早知道今天出来,她多少该画一些淡妆的。

如今这样,也只有回头指望着PS一下能好点了。

吃完了午餐,贝黎黎刚想要起身,小腿根部却倏然抽痛了起来。她脸色一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不敢乱动。

“怎么了?”他顿时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赶紧起来扶住了她。

“小腿,好像抽筋了。”她道,到了她现在的月份,其实抽筋也正常。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抚着她到了一旁的小石凳上坐下,蹲下了身子,手碰上了她的左脚小腿道,“是左腿吗?”

“嗯。”她点头。

“哪儿疼?”他的手指在她的小腿处摸索着碰触着,当碰到某个位置的时候,她倏然的痛呼了起来。

“是这里?”他问道。

“嗯。”她点了点头。

“我帮稍微揉一下,不过一开始的时候,会有点痛,但是过会儿应该就会舒服点了。”他道,开始在手指上缓缓的加上了一些力道,给贝黎黎揉捏着小腿的抽筋处。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郁宣怡死死的咬着唇,寂生去了G市那边,她自然也是收买了人,帮忙看着点,可有什么情况告诉她。

只是她没想到,这寂生才去了G市两天,就带着女人过夜了!这在她听起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么多年了,她很清楚寂生并不是那种为女色所迷的人,否则在落城,他就不会是只有她这样一个绯闻对象了。

而她,也多是靠着郁家,借着堂哥的关系,借着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情分,才得以靠近着寂生。

“那女人是什么人?”郁宣怡问道。

“目前还不清楚,不过看着挺年轻的,像是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的样子。”对方道。

“年轻”这两个字,无疑是对郁宣怡的一种刺激,她现在最缺的就是年轻了。

随着年岁的增长,她的脸上也无可遏制的出现了皱纹,即使她努力的保养,用最好的护肤品、化妆品,却也只能掩盖,延缓,却不能让这些皱纹消失。

“把她的信息给我打探出来。”郁宣怡道,在结束了通话后,她开始安排起了她的行程。

寂生这次去G市,据她所知,应该会呆上几周,她在落城这边,怎么也不放心,她必须也要到G市,盯紧寂生。

这么多年了,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全落城都知道,将来她会嫁进君家,成为君家的女主人,她决不能事到临头,却被人横插一脚。

短发文艺少女悠闲的样子

不管那个年轻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有多少的手段,她都要让对方灭了对寂生一丝一毫的企图。

她会让对方明白,只有她郁宣怡,才够资格成为君太太,其他的人,根本就没那个资格!

————

幼稚园放学的时候,秦思瞳去接了女儿,结果直接被秦乐颜班里的班主任给叫进了办公室里。

老师委婉地表达了一下秦乐颜小盆友最近在班级里的壮举:卖照片!

并且秦乐颜小盆友不光是把照片卖给自己班里的小盆友们,还卖给隔壁班,甚至连小班和大班的那些小盆友们也不放过。

尤其是秦乐颜小盆友还无师自通,懂得货物受欢迎的时候,可以适当的涨涨价,于是,一涨价就从五毛钱涨到了一块钱。

只是即使这样,也挡不住幼稚园里那帮小萝卜头们买照片的热情。一些原本对尚轻寒没啥明星意识的小盆友们,也跟风购买。用的全是家长给的应急的钱,还有些是直接问家长讨要钱。

本来这事儿,只是小孩子们私下的行为,老师也许还没这么快发现呢。

结果好巧不巧,今天有两个小女孩看中了同一张尚轻寒的签名照,结果扭成了一团,最后导致了一场幼稚园中班大混战。

没看错,是3个中班,一起混战了,而秦乐颜小盆友呢,倒是没被波及混战,不过人家那会儿,正在和小班里推销着照片呢。

班主任事后去逮秦乐颜小盆友的时候,她还在那边特用心的介绍着这些照片呢。

——求月票,有月票的亲们还望多多投票支持!多多支持文文,谢谢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因段旭霆受伤,苏怀宁带着他进了空间里疗伤。

“张妈,去杀一只鸡,把这根人参切两片炖里面。”苏怀宁进了空间,把段旭霆安排在主楼休息后,就去了木屋,拿出一根千年人参递给张妈。

张妈接过人参,见苏怀宁脸色苍白,关心的问道,“夫人,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我没事。”只是灵力用尽,身体有些虚弱而已。

苏怀宁也回了主楼,和段旭霆一起坐在蒲团上,拼命的运转体内功法,吸收周围的灵气,修复枯竭的筋脉和丹田。

四个时辰后,苏怀宁终于睁开了眼睛,展开内视,看向丹田和筋脉,见丹田筋脉里面已被灵力滋润的恢复了之前,只是,灵力才恢复一成。

神识再看向段旭霆,发现他的五脏六腑,破碎的十分严重,连筋脉都断裂了两根,还有丹田,也没有一丝内力存在,到这时,苏怀宁才发觉一件事,还魂丹因不是灵草所制做,所以不能修复灵力所造成的伤。

而用内力修复,也比修复普通伤要慢多了,何况段旭霆伤的那么重,用内力修复,只怕要三四年才能恢复如初。

苏怀宁就爬起身,走到他身后,一手贴向他的后背,将自己才恢复一成的灵力,缓缓输入到段旭霆的体内,满满的给他修复破碎的五脏六腑。

只是,灵力太少,一盏茶功夫,她那一成灵力,再次告竭。

苏怀宁收回手,又打了几个手势,运转功法,努力恢复灵力。

大眼朦胧少女娇媚可人

就这样,苏怀宁一边恢复灵力,等灵力有了一两成,她就用来修复段旭霆的内伤,直到灵力告竭,她再运转功法,恢复灵力。

反反复复,不知道苏怀宁帮段旭霆修复了多少次,知道她又累又饿,肚子都在反抗,实在没力气了,她只好先出主楼去吃饭。

“刀疤脸,我警告,这里是禁地,不许来这里,还不快回去看着庄稼,要是庄稼没种好,我就把赶出这里。”

苏怀宁刚走出主楼,前面就传出了争吵声。

听声,是贺大和刀疤脸在争吵。

苏怀宁就往外走,见到刀疤脸要进主楼,却被贺大拦住,刀疤脸不耐烦的伸手推了他一把,“个死胖子,叽叽歪歪,怎么这么吵,老子不就是想要去看看么,什么禁地,我呸,老子明明就看到有一个女人进去了,她能进去,凭什么老子不能进去?”

“那是夫人,这个庄园的主子,她当然能进。”贺大拼命阻拦,“刀疤脸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下人,怎么能踏入夫人的禁地,不行,刀疤脸,快跟我走,不然夫人知道了,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连他都会被夫人训一顿。

刀疤脸进空间后,确实是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情,刚开始,他还老实了几日,带着他那十几个兄弟,把几十亩的粮食都割收了,还重新种了新的庄稼。

可是,待了十来天,渐渐的,他就摸清楚了这个庄园的一切。

见庄园里除了他们一群庄稼汉子外,就一个总管,一个少年,一个厨师,剩下的,全都是一群女人。

可对方毕竟是九术宫大长老啊。

冼采星也对九术宫很是崇拜敬仰的,所以虽然觉得追星公子这话说得太过狗腿了,又代表着七星山庄这般表态她有些怪怪的感觉,可最终也没有说什么,依然坐在一旁温驯地听着。

“公子是在哪里救了花小狸的?”毕遥有些好奇地问道:“刚刚花小狸对着那位小姐那样生气,莫非是那位小姐要抓花小狸,或是要伤花小狸,然后公子从她的手里把花小狸救下来的?”

追星公子心念一动,在那一瞬间倒是真的想应一声是。

如果这样的话,他救花小狸的事情算是更明确一些,功劳也要大一些啊,说起来要比只是把花小狸给送到六通城来要好听一些。

但是他看了大长老一眼,还是不敢冒领这么一功。

刚才那个女人身边的男人修为那么高,他要是说他在那个男人手下把花小狸救下来的,谁相信啊?

他打得过那个男人吗?

他可是要成大事的人,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行差踏错的。

所以追星公子选择说了真话。

当然,真话也是经过润色的。

“这倒不是,其实我们就是无意中发现了花小狸,不过那个时候它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也是十分可怜,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吃东西。我们把花小狸带回了七星山庄,寻了些夜间开花沾着露珠的鲜花给它吃了,这才把它救了过来。想着毕小姐找不到花小狸不知道得多担心,又正好听到二位要来六通城的消息,我和采星就把花小狸给带来了。”

笑开心女生像个孩子超甜治愈系私房写真

追星公子温文有礼地说道:“现在看到花小狸终于回到毕小姐身边,在下这心也才算是放了下来。”

冼采星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难道不是花小狸自己跑到他们山庄去的吗?

而且是她看到花小狸的啊,看到花小狸的时候它还是活蹦乱跳的,也不像是饿了很久奄奄一息的样子啊。

冼采星把疑问咽了回去。

大姐夫都已经这么跟大长老和毕小姐这么说了,她哪里能拆他的台呢。

毕遥听着追星公子这么说就心疼起自己的宠物来了,一只手指轻轻抚着它的头,说道:“我可怜的花小狸,一定是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了,所以才会逼得你落到那么惨的下场。”

“遥儿,没有亲眼见过亲眼听过的事情,不要妄加猜测。”毕天度不赞同地对毕遥说了一句。

毕遥神情有些不以为然。

“是,谨遵爹爹教诲。”

要不是那个女人欺负花小狸了,花小狸怎么会对她那么生气?

再说了,这追星公子虽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欺负花小狸,可是他看到花小狸的时候它那么可怜,如果没有人欺负它,像花小狸这么聪明机智的小东西,怎么可能会把自己弄成那样?

别人看到花小狸都会对它很爱护把它送回九术宫的,就如同看到她一样。

可是之前那个女人看到她是什么态度?连对着她和爹爹都能那么肆意无礼了,对花小狸自然也会更加过分的。

毕遥垂下眼眸,暗暗决定要派人去查查那两个人的底细。

“不管怎么说,这次真是多谢追星公子了,”毕遥拿出来一块玉色的菱形令牌,说道:“这是我九术宫的信物,以后追星公子若是有什么难处,只管拿着这块令牌来九术宫,我们一定会帮忙的。”

得到了这一块令牌,追星公子心头大喜。

九术宫这个令牌可不容易得!

别说有什么难处可以拿着这令牌到九术宫寻求帮助,实际上它的用处远远不止于此。

以后行走江湖,他只要把这块令牌一亮,别人就会知道他是九术宫罩着的人,一定会看在九术宫的面子上,不跟他计较,也尊着他的。

可以说,这块令牌就等于给他挣了个门面。

他这一趟的其中一个目的就算是达成了!

至于另外一个目的,当然是即将要出土的异宝了。

尽管现在六通城可能高手云集,连大长老都来了,但是他自有他的本事,也未必不能跟这些人争一争异宝。

“在下多谢大长老,多谢毕小姐赐牌。在下已经为二位点了一桌佳肴,这就先告退了,也免得打扰二位用膳。”

追星公子还是很识趣的,目的达到之后赶紧就带着冼采星退了出去。

他可不觉得自己就真的有资格和九术宫的大长老同桌用膳了。

在经过云迟他们的门口时,追星公子脑海里又浮现起云迟那极致曼妙的身躯,心里的火几乎压不下去。

但是晋苍陵的修为还是让他颇为忌惮。

他暗自咬牙,等他真成了大业,修为也能大长,有了实力之后,他一定会把这两个人再找出来,把那男的杀了,把那女人收入自己怀中。

现在他就再忍忍吧。

“采星,我们走吧。”

追星公子带着冼采星离开了,雅间里,毕天度却正压低了声音问着毕遥,“遥儿,那追星公子说的话也未必尽是实情,你又何必就这么给他一块令牌?”

要知道那令牌当真不是随便人都能给的。

毕遥抱着花小狸,不以为然地说道:“爹爹,不管怎么样,的确是他把花小狸给救了,送到我身边的吧?这就值得我给他一块令牌了。”

她就是这么宠花小狸啊,谁伤了它的都是恶人,谁救了它的都是好人。

“好好好,这就随你吧。”毕天度无奈地笑了笑,认了。

他又不是不知道女儿对于花小狸的宠爱。

不过他更想问的是另一件正事。

“遥儿,你方才说那一位的紫气有些古怪,是怎么个古怪法?”

一想起那个戴着半面的冷酷男人身上的紫气,毕遥便又皱了皱眉,一边回想着一边说道:“我见过几位皇帝和太子,他们身上的紫气便是纯紫,只能说有些人紫气深一些有的浅薄一些,但是那个男人身上的紫气却隐隐挟着一些金红的颜色,爹爹,您听说过这种情况吗?”

“紫气中挟着金红?”毕天度愣了一下。

“嗯,是的,这很奇怪,我还是第一回看见这样的。”

“那他的紫气如何?可是浓郁紫?”